侠侣丹心
2011,3,24,雕龙

快意如滴酒,落剑即飞花。

好女如婵娟,一枝送英侠!

伊人一曲广陵散,云卷江山添奇葩。

谁言无心真豪客,几见有情越风沙。

云霄轻羽双飞宿,丹心一片向天涯。

条目添加者: 几壶真趣
复制
侠侣丹心 2011,3,24,雕龙 快意如滴酒,落剑即飞花。 好女如婵娟,一枝送英侠! 伊人一曲广陵散,云卷江山添奇葩。 谁言无心真豪客,几见有情越风沙。 云霄轻羽双飞宿,丹心一片向天涯。 - 十方准提


醉香海

怡然禅座,幻梦如飞,飘飘似已归。

碧海茫茫,水漫漫,莹莹潋光辉。

绿叶翠,莲花白,绽芳菲。

接天无际空中缀,香溢袅袅,过神髓。

恒沙如来,圆明自在,清澄定三昧。

梵音丝呗,声悠悠,神机普天瑞。

财名贯日,江山在手,千娇百味美。

怎及我,佛国香海醉.

读楞严经25位菩萨圆通路月光童子修行有感---雕龙

条目添加者: 几壶真趣
复制
醉香海 怡然禅座,幻梦如飞,飘飘似已归。 碧海茫茫,水漫漫,莹莹潋光辉。 绿叶翠,莲花白,绽芳菲。 接天无际空中缀,香溢袅袅,过神髓。 恒沙如来,圆明自在,清澄定三昧。 梵音丝呗,声悠悠,神机普天瑞。 财名贯日,江山在手,千娇百味美。 怎及我,佛国香海醉. 读楞严经25位菩萨圆通路月光童子修行有感---雕龙 - 十方准提


再来初相见
2011,4,雕龙

人生若只如初见,粉面桃花醉心田。
梦里最嫌春宵短,执子之手把魂牵。

倾我几世红颜老,换得相思常欲断,
寞影冰心追华年,可把残生折与换?

条目添加者: 几壶真趣
复制
再来初相见 2011,4,雕龙 人生若只如初见,粉面桃花醉心田。 梦里最嫌春宵短,执子之手把魂牵。 倾我几世红颜老,换得相思常欲断, 寞影冰心追华年,可把残生折与换? - 十方准提


五公子论剑仙

潜山有寿者隐,五公子访之不得,循入阜山,遇一樵,以匕伐木。乃问曰:何不用斧?

樵曰:无他,惟称手而。

五公子曰:匕身短而利,其用在刺,焉如斧之力大?

樵曰:世人用斧,以力胜,我用匕,以巧胜。

五公子曰:尝闻庖丁者,以无隙入有间,是为巧胜。然其所解者牛也,非木也。骨肉有隙,木无间也,何以巧胜?

樵曰:庖丁解牛,知牛也,然不知刃。吾不知牛,知刃也。

五公子曰:愿闻其详。

樵曰:知牛者,非知其形,乃知其性。故心中之牛,不同眼中之牛。因无其形,故可解其形,因得其性,故可揉其性。知刃者亦然。因无其形,故不随其形而动,因得其性,故可随其性而用。是巧也。

五公子曰:何得其性?

樵曰:善养也。先养己,得己性,而后养物,知物性,两性相化,物我同性,乃得之。

五公子曰:养己者,各家皆有,养物则鲜矣。何以养?

樵曰:天地之间,灵气沛然,滋之万物,皆有其性。人物不同,惟其自性而。然灵者,渺渺冥冥,非独我有,物亦有之。忘我之形,存我之灵,听之,视之,抚之,爱之,如我之子,如我之妻,同我之父,合我之母,我生它随,它死我灭,本来同根,何以有别,两性同化,无我无物。

五公子曰:此与炼丹同理同趣,然则万物皆可养也,先生何以养匕而伤木?

樵曰:自古善养物者,大则养天地,齐万物;小则养虫草,得一用。然万物可养,其性不同。自性圆者,其灵已聚,物性杂者,其灵散乱,故取物性纯而不生者养之。五行之中,火性炎上,水性趋下,皆无其形。木性生发,多为生灵,土性至正,同天地之德,非大德不养。故养物者,多养西方之金。吾之匕,亦剑也。剑者,纯金之性,可以养之。

五公子曰:愿闻养剑之法。

樵曰:初三年,食则同坐,寝则同眠,行走皆抱于怀,战战然如养赤子,惶惶然如携美妻。再三年,诵之以经,动之以情,严严然如教弟子,悠悠然如对友朋。再三年,喂之以火,洗之以水,静以察其气,动以感其灵。如此九年者,性情随化,灵气俱足,是剑亦非剑,是我亦非我,而后养之如养己。

五公子曰:此亦剑仙之法乎?

樵曰:非也。剑仙者,以剑养人以至于仙。吾辈则以人养剑以至于化。其致一也,其用否也。

五公子曰:或云有将军者,执剑而立,鬼神莫敢近之者,此剑养法同否?

樵曰:此养煞也,非剑也。

日将偏西,樵欲归,五公子请从之。之其舍,樵取匕温语曰:有客自远方来,请茶以待之。细观其匕,刃与脊皆青色,唯尖有赤色,玄颈黄穗,似有微光泛其周。

五公子与樵论天下,虽山野陋舍,时事莫不其知。片刻,有童子奉茶出,青衣朱履,裹玄巾,腰悬黄色丝绦。观樵身侧,匕已不见矣。

2011-04-07 谈易论禅 雕龙

条目添加者: 几壶真趣
复制
五公子论剑仙 潜山有寿者隐,五公子访之不得,循入阜山,遇一樵,以匕伐木。乃问曰:何不用斧? 樵曰:无他,惟称手而。 五公子曰:匕身短而利,其用在刺,焉如斧之力大? 樵曰:世人用斧,以力胜,我用匕,以巧胜。 五公子曰:尝闻庖丁者,以无隙入有间,是为巧胜。然其所解者牛也,非木也。骨肉有隙,木无间也,何以巧胜? 樵曰:庖丁解牛,知牛也,然不知刃。吾不知牛,知刃也。 五公子曰:愿闻其详。 樵曰:知牛者,非知其形,乃知其性。故心中之牛,不同眼中之牛。因无其形,故可解其形,因得其性,故可揉其性。知刃者亦然。因无其形,故不随其形而动,因得其性,故可随其性而用。是巧也。 五公子曰:何得其性? 樵曰:善养也。先养己,得己性,而后养物,知物性,两性相化,物我同性,乃得之。 五公子曰:养己者,各家皆有,养物则鲜矣。何以养? 樵曰:天地之间,灵气沛然,滋之万物,皆有其性。人物不同,惟其自性而。然灵者,渺渺冥冥,非独我有,物亦有之。忘我之形,存我之灵,听之,视之,抚之,爱之,如我之子,如我之妻,同我之父,合我之母,我生它随,它死我灭,本来同根,何以有别,两性同化,无我无物。 五公子曰:此与炼丹同理同趣,然则万物皆可养也,先生何以养匕而伤木? 樵曰:自古善养物者,大则养天地,齐万物;小则养虫草,得一用。然万物可养,其性不同。自性圆者,其灵已聚,物性杂者,其灵散乱,故取物性纯而不生者养之。五行之中,火性炎上,水性趋下,皆无其形。木性生发,多为生灵,土性至正,同天地之德,非大德不养。故养物者,多养西方之金。吾之匕,亦剑也。剑者,纯金之性,可以养之。 五公子曰:愿闻养剑之法。 樵曰:初三年,食则同坐,寝则同眠,行走皆抱于怀,战战然如养赤子,惶惶然如携美妻。再三年,诵之以经,动之以情,严严然如教弟子,悠悠然如对友朋。再三年,喂之以火,洗之以水,静以察其气,动以感其灵。如此九年者,性情随化,灵气俱足,是剑亦非剑,是我亦非我,而后养之如养己。 五公子曰:此亦剑仙之法乎? 樵曰:非也。剑仙者,以剑养人以至于仙。吾辈则以人养剑以至于化。其致一也,其用否也。 五公子曰:或云有将军者,执剑而立,鬼神莫敢近之者,此剑养法同否? 樵曰:此养煞也,非剑也。 日将偏西,樵欲归,五公子请从之。之其舍,樵取匕温语曰:有客自远方来,请茶以待之。细观其匕,刃与脊皆青色,唯尖有赤色,玄颈黄穗,似有微光泛其周。 五公子与樵论天下,虽山野陋舍,时事莫不其知。片刻,有童子奉茶出,青衣朱履,裹玄巾,腰悬黄色丝绦。观樵身侧,匕已不见矣。 2011-04-07 谈易论禅 雕龙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