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南老師說 » 修性與修命/南懷瑾老師

修性與修命/南懷瑾老師 - 十方准提
版主
Bb26bb91ff61399386773ff1997d10eabbebc715
帖子:1668

修性與修命/南懷瑾老師

一切修行教派 共有的目標都是
法身成就、報身成就、化身成就。
法報化三身成就,才是真正大徹大悟的見道。
總結:1、只修命,不修性——修性才能成就法身。禪宗的最高處就是認識了法身,不經過法身成就,見地就不清,亦不能談修持,所以五祖對六祖說,不見本性,修法無益。
2、只修性,不修命——修命才能成就報化身。報化身不成就,只有等到中陰才可能成就,充其量,死後中陰身的陰神不散,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聖境。破初參以後,如何修轉這個報身,這個在禪宗、在佛法裡找不到的,等於道家南宗的祖師薛道光也是和尚,開悟了以後,重新來學道家,變成道家南宗的三祖。
3、性命兼修密宗的即身成佛,道理就在性命雙修,既有禪宗的理性,又有道家的功夫。
所以:敦儒家之品行,參佛家之理性,循道家之功夫。


馬祖固然於言下頓悟,但還是從他南嶽衡山打坐多年的基礎而來的。現在的人兩條腿都降伏不了,還談什麼降伏其心呢!這就是參禪、做功夫修定的真正榜樣。
但我坦白地下結論:就算能了法身,報、化二身還有問題。所以,中國有些學者講,禪宗容易走入小乘的路線,這個小乘並不是說“行”上之小,連見地、修證、行門,都容易走上小乘路子。報、化二身要想圓滿成就,可不容易。
明心見性是見到法身;修至六通具足,三身四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是報身圓滿。至於千百萬億化身,就是化身成就。

許多禪宗的師父們,見到了法身,不見得有報身成就。在印度過去的二十八位祖師,及在中國的五、六祖以前,三身成就者有之,六祖以後,三身成就的非常少。
《法華經》所以是佛法中的大經,因為是修報身成就。當然這很難的,千古以來能修到報身成就的是少之又少。《華嚴經》及其他大經都是這麼顯示,一切佛的報身,都是在色界中成就,欲界中必須轉了色身,才能成就。無色界中也不易成就報身。
禪宗祖師當中,有好幾位修到了報身成就,比如臨濟禪師,他三十多歲時就當大和尚,因為太年輕,怕聲望不夠,所以他兩位已經悟道的師兄,克符和普化禪師,還特意去皈依臨濟以孚眾望。後來等臨濟成了宗派,普化要走了,普化就告訴跟隨他的弟子,自己要在某日在某地入寂。後來一看去的人太多,就改了一天。結果還是很多跟的人,但是少了一些,他就再改一天。如此改了幾次,跟隨的人少了許多,他終於決定可以走了,就自己跳進棺材。大家抬起棺材時覺得很輕,一望沒有人影,只聽到空中傳來他平時搖的鈴聲。他這就是報身有成就的。
法身報身都成就了,就可以行千百萬億化身。真正悟道的成就是三身的成就,才是大徹大悟。法身是自性之體,報身是自性之相,化身是自性之用。

禪宗的最高處是認識了法身,但報、化二身是否成就,大有問題。可是不經過法身成就,見地就不清,亦不能談修持。所以五祖對六祖說:“不見本性,修法無益。”因為他們都是見了本性之故。雪岩欽的一段,是見法身的道理,透透徹徹,下死功夫的用功道理,也講得徹徹底底,但報、化二身,則不包括在內。

例如禪宗講大徹大悟成佛,成佛了嗎?成了,只不過大部份成的是法身之佛,明心見到自性。法身起用成就了沒有?還沒有,因為色身沒有轉。悟了道要轉這個父母所生的肉身,轉成毘盧遮那佛所代表的色身,那是光明的。據說一千年來都沒有色身成就的人。肉身在死後不爛,還不能算是色身成就,仍是法身成就的一個附帶作用。色身成就的修行者,生時自然是有六通,要走時不用去燒他,他化作一道光就去了。借用道家兩句話來講,到了最後是「散而為氣,聚而成形」,色身成就也自然能脫胎換骨。


佛教大廟子的正殿供的三尊佛,代表了“法、報、化”三身;如果我們用道家的觀念來講就是“精、氣、神”——“精”是“化身”,生生不已;“神”是“法身”;“氣”是“報身”。

精氣神三者應為一體:煉精成就,報身即色身才能圓滿。煉氣成就,百千萬億化身才能成就.煉神成就,清淨法身才能圓融.精氣神三者圓融合煉,則法報化三身皆得成就。然後散而為氣,寂然不動,涅槃清淨。聚而成形,百千萬億化身即其妙用。


道家講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最後得道了就粉碎虛空,連空都不要了,這不是同佛一樣嗎?學道的人能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還虛才真正證到空。

神就是清淨法身(擴而充之之謂神),氣就是圓滿報身(生命之源),精就是百千萬億化身(菩薩內觸妙樂),主人是靈明,賓客是樂明無念,永嘉大師《證道歌》“降龍體、解虎錫,兩股金環鳴歷歷,不是標形虛事持,如來寶杖親蹤跡。”心念與神譬諸龍,精氣譬諸虎,故應將神氣二者調伏,龍變化莫測。


如果把禪宗後代分成三關,先破參,破初關,再進一步到重關,最後大徹大悟,破末後牢關。拿三關來做標準的,我這個朋友,聖士和尚,他真正是破了初參的,可是呢,破初參以後,他覺得不對的,不是不對,佛法只到這個程度了,如何修轉這個報身呢,父母所生之身如何把它修轉、轉化,甚至可以自由,這個在禪宗、在佛法裡找不到的,等於道家南宗的祖師薛道光也是和尚,開悟了以後,重新來學道家、學密宗,所以認為禪宗所謂悟了見道,不過只了了法身,報身與化身還做不到,所以薛道光後來學道了,變成道家南宗的七祖。


真正要學佛證道是專修的事,是絕對的出世法,行願可以入世與出世,這是屬於心行上的事。如果要專求修證,非有一段絕對放下外緣,而去專修的時間不可。一個普通人,只談變化氣質一事,在生理方面,也非要有十幾年專修不可,而且在十幾年中,還不能碰到一點障礙。唐宋以後道家雲:“百日築基,十月懷胎,三年哺乳,九年面壁。”對付色身氣質的變化,起碼三年的專修是絕對需要的,而且中間還不要碰到逆境。但是據我的經驗,幾十年來,幾乎連打好百日基礎的人都沒有,可見修行之難。


道家修持講百日築基,一百天的基礎要打穩,但是多數人都辦不到。百日築基之後,第二步是十月懷胎,用溫養的功夫來長養性胎。再其次要三年哺乳,九年面壁,差不多也要十一年。我算過這個帳,我們從六歲開始讀書,如果念了十二年書,還沒入大學,也就可能找不到什麼理想的工作。假如修道十二年可以成仙,還是這個比較划算。百日築基是很困難的,我們學佛的人不講這一套,但是我們講戒定慧,能入定一百分鐘都了不起了,不要說一百天,如果這個基礎都沒有的話,所有佛學理論都是空談。


十月懷胎,百日築基,你想一個人修道不管你修到神仙,那麼你們算算看,專修多少年,照道家說法,十月懷胎加百日築基一年,一年多一點,是不是,我不會算帳的,十月懷胎到百日築基一年吧,然後所謂懷胎,這個是借用的名詞,《楞嚴經》,借用佛經的名詞,《楞嚴經》佛說一句話,長養聖胎,你得了道的境界,隨時在定中成長、培養,自己變成,一個凡人變成聖人境界,叫做長養聖胎。道家後來借用佛經這一句話叫十月懷胎,這要十個月都在定中。百日築基,十月……,那麼這只有一年多,就是講專修真做到,沒有做到,你閉關三年、十年也沒有用啊,真做到了得定境界,十月懷胎,然後等於這個嬰兒給他長大生出來,三年哺乳,還要喂,把自己的定力功夫修養增大,三年,然後增大了變成,比方,像一個人生出了孩子變成嬰兒了,然後在那裡九年面壁,這樣說,就變成超越世間的聖人境界,就叫做神仙,就是佛的境界,我們算算帳多少年?十三年。道家的仙分五類——鬼仙、人仙、地仙、天仙、大羅金仙,到了大羅金仙就是佛的境界了。


正統的道家,這個真正的安那般那做好了,自己生命功能氣機充滿了,整個的身體會變換,但是真正得定,與身體的變換,這個要九年到十二年的專修才能做到,九年到十二年的專修,這個才可以,所以你們大家都講修行要專修,專修,是找一個地方,萬事不管,專門修持,你以為閉關一百天,閉關三年、五年就做到了,不可能啊,以道家來講,你看道家的話,我們算算帳看,百日築基,道家來講,一百天裡頭打基礎,百日築基,一百天只有三個多月,十月懷胎,等於男女生一個孩子一樣,十個月懷胎,三年哺乳,九年面壁,然後嘛,就修得成功是神仙,不過神仙有分五等,鬼仙、人仙、地仙、天仙、大羅金仙,分五個階級。修道沒有成功,學佛沒有成功,但是心還能專一,死了以後,不是普通的鬼,是叫鬼仙。人中之仙,是活到的人,健康不老,不一定是不死,所謂……,神仙有標準的,身輕如葉,身體輕的像樹葉子在空中飄一樣,身輕如葉。夜睡無夢,行如奔馬,隨便怎麼跑步走路跟馬那個一樣快,輕靈,而且可以辟穀了,可以辟穀了,就不吃人間煙火了,不吃人間煙火,這個不過是人中之仙而已。


再進一步呢,地仙就不同了,《楞嚴經》上提到,地行仙壽命可以活到一萬、十萬歲,佛也承認的哦,你翻開《楞嚴經》十種仙,這十種仙,佛說他沒有成佛,就差了一點沒有大徹大悟,他的境界是很高的,地仙。到天仙就不同了,那當然不要買飛機票囉,到太空去也不要買票了,一陣風就過了,風也沒有,一陣風,這是天仙的境界。到了大羅金仙就是佛的境界了。這是道家的仙分五類。剛才講十月懷胎,百日築基,你想一個人修道不管你修到神仙,那麼你們算算看,專修多少年,照道家說法,十月懷胎加百日築基一年,一年多一點,是不是,我不會算帳的,十月懷胎到百日築基一年吧,然後所謂懷胎,這個是借用的名詞,《楞嚴經》,借用佛經的名詞,《楞嚴經》佛說一句話,長養聖胎,你得了道的境界,隨時在定中成長、培養,自己變成,一個凡人變成聖人境界,叫做長養聖胎。道家後來借用佛經這一句話叫十月懷胎,這要十個月都在定中。百日築基,十月……,那麼這只有一年多,就是講專修真做到,沒有做到,你閉關三年、十年也沒有用啊,真做到了得定境界,十月懷胎,然後等於這個嬰兒給他長大生出來,三年哺乳,還要喂,把自己的定力功夫修養增大,三年,然後增大了變成,比方,像一個人生出了孩子變成嬰兒了,然後在那裡九年面壁,學達摩祖師九年都在定中,這樣說,就變成超越世間的聖人境界,就叫做神仙,就是佛的境界。


性命雙修是宋朝以後,元、明之間所提出來的問題。學佛的人,也批評一般修道的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其實道家修完命就是修性,只不過多數人修命的階段都沒有過。)
道家有句話,批評佛家一般打坐參禪念佛的,也包括道家的一般修行人,叫做:“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

“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譬如許多學佛的人,很多隻講學理,流於口頭禪,身體一點都沒有轉變;有一點明心見性的,又不能念念不迷,這個身體的轉變不去管,所以精氣神不能凝合為一;這樣充其量只修了一半,會出陰神,不會出陽神,只有等到中陰才可能成就,現世不會成就報身、化身。 “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英靈難入聖。”充其量,死後,中陰身的這個陰神不散,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成佛成仙的境界,沒有達到聖人境界,這是批評佛家的。


你看佛經,看阿含經,看戒律上,佛在世的時候,他的弟子證得阿羅漢的人好幾個都自殺了,而佛還公開,瞪起來眼睛讓他們自殺了,為什麼?因為修持白骨修到某一個階段會這樣,所以白骨觀,我只提一下,我不主張,你們沒有這個福報,沒有這個氣派,不容易修,連佛在世的時候這些阿羅漢修到這一步都產生偏差的問題,但是在佛在的時候沒有關係,這個偏差很好,可以說佛在等他在中陰身,馬上使他大成就了,沒有佛在世,不要隨便搞。安那般那法門最穩當。


南宗的一個祖師張紫陽真人,道也通,佛也通,禪宗更高明,後來雍正選歷代的有成就的語錄,佛家、道家,雍正語錄就選了張紫陽。所以一般歷史學者搞不清楚沒有學過這個,說雍正想學長生不老啊!也修道都沒有弄懂的。張紫陽真人關於參禪的經驗靜坐,他有一首偈子、詩非常好,“心內觀心覓本心,心心俱絕見真心,真心明徹通三界,外道邪魔不敢侵”。


道家有南北兩派,我說呂純陽祖師等於佛家的六祖一樣,南宗北派同他都有關係。南宗到了張紫陽真人,他得道的弟子是和尚,後來當道士去了,名叫薛道光。他參禪參了幾十年,他師父們都認證他大徹大悟了,但是他覺得沒有悟。悟道要了“性”及“命”,這個“一念不生”全體現這些,他都懂都證到了;但是他認為悟了道大徹大悟,只了了一邊,另外還有一邊,還有這個命功沒有了。在禪宗來講,就是所謂向上一路的事。因此他不穿和尚衣了,穿了和尚衣到處訪道找明師不方便,後來碰到了張紫陽真人,他才成就。


這個就是說,你要修道,沒有修明心見性的性功,只做有為工夫也不成功,原因是著相。所以修道修密宗的人,非常容易著相,解脫不了,性功很難悟透徹。但是修性功的人,專坐禪達到明心見性,也只見到法身,了了性,沒有了命,報身不成就。報身是要修命功的,所以性命雙修就是道家的理論。可是修命功必須要先悟到性功,所以“人若不知本來真性,末後何歸”,也是枉然。“了性是末後大事”,在道家講了性是什麼呢?明朝以後道家“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還虛還不是了性,什麼時候是明心見性?粉碎虛空!虛空都要打破,所謂“虛空粉碎,大地平沉”,這個時候就了性。命功修成了再了性功,那麼這個神仙就不是神經了,就是真正的神仙了。


(相傳張紫陽曾遇一僧人,僧人專修戒、定、慧,自以為得最上乘禪旨,能入定出神,數百里問傾到就到。二人雅志大發,相與契合,約定同游於揚州觀賞瓊花。二人共居一室,瞑目而坐,皆出神游揚州,伯端神至揚州時,僧已先到,伯端要求各折瓊花一朵為記。結果,二神歸,僧取不出瓊花,伯端卻取出瓊花玩耍於手中。僧十分慚愧,不明自其中道理。伯端告曰:“今世人學禪學仙,如吾二人者可問見矣。”二人結為莫逆之交。隨後弟子問曰:“彼禪師與吾師同此神遊,何以有折花之異?”伯端答曰:“我金丹大道,性命兼修,是故聚則成形,散則成氣,所至之地,真神見形,謂之陽神。彼之所修,欲速見攻,不復修命,直修性宗。故所至之地,人見無複形影,謂之陰神。”)


宋、元、明以後的道家,也就是正統的道家,老實講是反對佛家也反對儒家的,認為他們都不會修道沒有用。他說佛家跟儒家光修性不修命,只從心理入手,對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仍是生老病死,很痛苦。但是,宋元明以後的道家同時也反對一般修道的道家,認為他們光是修命,只是練氣功啊,煉身體啊,在身上搞來搞去玩弄精神。王陽明所批評的就是這種。所以只修命,不修性,光煉身體,不懂佛家的所謂明心見性和儒家的修心養性的原理,也是不行的。


道家有一句重要的名言:“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光煉身體,在身上轉河車,轉來轉去,不瞭解心性的道理,不懂一切唯心的道理,是一般修道人的第一錯誤。相反地,他說“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只曉得在心性方面入手,在明心見性的學理上參,這個空了那個空了,但身體氣質變化不了,他認為這是陰陽沒有調好,永遠不能證到仙佛的果位。


所以正統的道家主張性命雙修,對佛法也是非常恭敬的,認為佛是修成功了的。一般學佛修道沒有成功,因為不是偏在修性就偏在修命。這個主張拿佛學來講合理不合理呢?非常合理。研究了佛學唯識,研究了般若就懂了,這個身體是阿賴耶識的一部分,身和心各一半。所以修道的認為一定要半斤八兩,要兩個齊頭而並進,也就是要性命雙修。最後身體由衰老變健康,由健康變化氣質,由變化氣質達到脫胎換骨。再配合上心性的修習,這個道才能修成功。


性命雙修成功了以後,道家稱為“無縫塔”,修成一座無縫的寶塔一樣。佛學的說法就是證得無漏果,得漏盡通,一切都成就了,沒有滲漏,沒有遺憾,沒有缺點,這個生命是個完整的。

道家所謂天心就是佛學講的無念真如這個境界。這個時候天心叫做“天心正運”,運就是運動的意思,就是這一刹那之間,指南針剛停在那裡,對著南北極最准的這一刹那。所以有些算命看風水地理的,要想懂天心正運就很難了,那是極微之間,刹那之間。所以天心也就是佛家講明心見性那個階段,是萬緣放下一念不生時。“天心無改移”,這個時候,陽氣將要發動,道家叫無陰陽之地,不陰也不陽。也就是佛家講非空非有,即空即有,所謂止的道理。


在山東青島有個名山叫嶗山,本來是道教聖地,佛教傳入中國之後,有些得神通的大阿羅漢發現,這嶗山也是得道菩薩的道場,因此嶗山就叫作那羅延窟。那羅延是梵文的音譯,那羅延菩薩就是金剛大力士菩薩,等於密宗的金剛藏菩薩。這名稱代表顛撲不破的意思,在任何時間環境都不會被打倒。

佛的十個名號,其實佛不止十個名號,讀《華嚴經》就知道了,佛又叫神、主、上帝、金仙等等,你不要胸襟太狹隘了。如果學佛還分宗派,還分入世出世,那你不如去學睡覺好了。佛的這些名號,是適用於所有一切佛的,在中國,通常只用佛或如來這兩個名號作代表。


有些學佛人反對,認為佛教裡佛不叫金仙。事實上,佛教的大經《華嚴經》,就稱佛為金仙,這都是有根據的。修道人裡,佛家罵道家,道家罵佛家,罵來罵去,給讀書人笑話罷了。


我們這個生命,不生不滅的根本,有一個名稱,悟了道的人證得了這個叫法身。法身本來寂滅清淨,不是我們修出來的。修它也寂滅清淨,不修它也寂滅清淨,所謂本性如然。「身與滅身,無二無分別」,這句話更嚴重了!
我們學佛許多年了,幾時見到過清淨法身?清淨法身在哪裡?要把此身空掉了,把受陰想陰都空掉,好像連這個肉體都沒有了,當然法身就清淨了。所以法身就在你現在的肉身上。禪宗的雲門祖師說:「中有一寶,秘在形山。」這寶貝就在你肉體上:臨濟祖師也說:「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等面門出入。」無位真人就是生命本來,就在我們眼耳鼻舌身面前跑進跑出,只是我們不知道。所以法身就在你這個肉體上找,你能把這個找清楚,也就對了。古德還有一首偈子: 五蘊山頭一段空 同門出入不相逢 無量劫來賃屋住 到頭不識主人翁。


本性在我們身上,可是你找不到,我們很可憐就在這一點。不過,禪宗祖師絕不提這一套,但是也有幾個祖師明白地露了一下。雲門祖師說“我有一寶,秘在形山”,就藏在這個身體上,可惜你找不到。臨濟祖師也講,“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等面門出入”,人人有位無位真人,天天從面門出人,我們卻抓不住。能夠抓住的話,在這個肉體鍋爐中重新鍛煉一番,肉體同它結合,就變成長生不死之藥,修成功了永遠不生不死。但是你看不見!它散而為氣,聚而成形,在佛家叫做法身、報身、千百萬億化身成就。實際上法身在道家來講就是“神”,報身是“氣”,化身是“精”。精、氣、神三樣合一,三寶合一就成丹,就成道。這一篇我們也沒有解釋完,借他們兩位祖師的嘴,漏了這個消息。是不是這樣啊?你們諸位去試試看。


我們這色受想行識五蘊之上有一段空,這空就是法身,就在我們身體上,你怎麼樣去求證?為什麼有人用觀的或者用聞的就悟道了,而我們不行?法身就在你身上,能把這個找到了,才是悟道。


進一步說,你也不要看不起這個肉體,肉體就是法身。所以永嘉禪師在《證道歌》也說,「幻化空身即法身」。懂了身與滅身不二的道理,肉身與法身一樣,生與死一樣,「於其中不驚不懼」,就是入不二法門。


在佛家說來,一個人成佛要證得三身:法身、報身、化身。法身是體,不生不滅,不垢不淨;報身就是萬象,宇宙萬象各有一個報身,體是一個,變成了萬有以後各有一個報身,也就是色身;化身是法身變化出來的,有千百萬億化身的不同,成佛叫做應化身等等,很多的名稱,就是有一個實質的身體。道家改變了三身的名稱,成為“一炁化三清”,都是這個炁的作用,變化出來就化三清。三清就是太清、上清、玉清,這同法、報、化三身同一個道理。譬如說基督教,一切宗教,最後的哲學都有點相同,所謂上帝天父、自己、聖靈是三位一體,也是這個道理來的。(在道家的道書中,統統都用隱語,術語。關於隱語及術語的意思,在古時是秘不外傳。比如,道書中的:“左青龍,右白虎”。就是佛門密宗的左右脈。“前朱雀,後玄武”指的是人體經脈學的任脈與督脈。“大周天”是指氣通左右二脈。“河車運轉任督二脈”就是小周天。密宗的中脈,即中醫上的“沖脈”。)


我們假使把人體分成三節,這個精、氣、神三大關要把它打通很難,尤其是玉枕關的氣,好難走通啊!你們說,自己是學佛的,四大皆空,何必管這些!你啊,一大都空不了!不管道家、佛家,這個生命肉體的法則是呆定的,等於太陽一定是這個行度。至於說學佛的可以不管它,可是你受它左右就空不了,所以道家、密宗非要把身體搞到絕對的健康不可。絕對健康就是“日月合璧,璿璣停輪”,身體的感受障礙沒有了,才可以談修道。


道家說到性命雙修,怎樣是性?怎樣是命?最後歸結到佛家的八識。這個第八是阿賴耶識,第七識命根,命根的情識。所謂見思惑清淨了,煩惱清淨了,就返本還原,返回自己的本性。以前曾講到《青天歌》,丘長春道長講性功,修性修到了就可以了命。道家修持方法同藏密修持的方法,基本理論是一個,就是先了命,了命以後自然返本還原,性功就到了。


世界上用功的方法,不管學佛修道,永遠難求得一個真正瞭解貫通而統一的方法。如果真正有的話,修行起來並不難,很快,不過有一點很難,就是培養功德做善事,這個太難。一般人貪便宜,以為只要打坐做工夫就可以成仙成佛,好事一點都不做;小的好事馬馬虎虎做一點,大的好事是不幹的,永遠辦不到的,所以善行很難。


我們把這個道理講了,現在看注解。“此節,正言後天立命之功”,前面講過這個理論,你不要認為空洞,必須要透徹瞭解。這一節開始就告訴我們先了命,命功做到了自然明心見性。現在講立命之功,修道就叫了命,不再受這個肉體物質世界的拘束,甚至變化了肉體,這個叫做了命。了,佛家名稱叫解脫,道家的解脫也有好幾種,他們認為佛家的修煉方法,到達最高的境界也就是煉陰神,所以成仙成佛有很多的法門,很多的道路。


但是這些都不是了命,真正了命是把這個肉身轉化,散而為氣,聚而成形,要有就有,要沒有就沒有。道家也好密宗也好,這些理論這些方法都非常多,過去都非常秘密,現在幾乎十之八九都公開流行,可是旁門左道也非常多。

“真汞一見真鉛,才不飛走”,那個愛流動的心念,道家的比喻叫“真汞”。所以剛才我們講正統道家,只有四個字:神凝氣住。現在講坎離交,就是告訴我們如何能神凝氣住的法則。這個真汞,自性後天的第三重作用——心念,碰到真鉛——真正的元氣時,一切內外呼吸都寧靜,那個就是佛家的真息。所以數息是那個“息”,不是呼吸往來之氣,道家的真鉛講的也就是這個。一見真鉛,念頭不動了。換句話說,當氣不動時,人的思想念頭也不動,兩個結合,就給拉住了。等於兩個年輕男女互相看對了,腳就走不動一樣,神就被氣牽住了。


佛家修行上有一句話:“不破本參不入山,不到重關不閉關。”不初步悟道,住山的資格都沒有。你說要到山上修道,你道都沒有悟,到山上修個什麼道啊?“經營養鄞鄂”還不過是破初關,還沒有資格住山呢!“凝神”以後還要到重關,所謂身外有身這個境界,才可以真正地閉關。


我平常罵人搞氣脈,是因為你們執著氣脈就是道,所以我才罵你們不對。可是有些人根本不懂氣脈,卻罵氣脈不是道,那我就會強調氣脈是道。


“水火既已相濟,其中一闔一辟,便有呼吸往來”,外表上的氣住脈停是沒有用的,也就是說用閉氣的方法勉強做到,並不是真的氣住脈停。真到了氣住脈停這個境界,所謂內丹凝結了,實際上仍在呼吸的,這叫做內呼吸。真正的內呼吸,並不是鼻子呼吸比較少,自覺肚臍下面丹田在呼吸,這個不是的,不叫做內呼吸。內呼吸你看文字上差不多,程度差別很大,到這個時候,水火既已相濟,有氣住脈停的現象。“其中”,注意“其中”這兩個字,不一定說心窩裡頭,或是中宮,也不一定說到肚臍,而是說其中自然有一闔一辟,就是自然而起這個一開一放的作用。這就是說,在身體的內部有呼吸往來的現象。這個時候用不用外來的空氣呢?還是有用,很久很久,或者是個把鐘頭偶然一下,不像我們現在鼻子這裡呼吸,而是鼻根那裡輕輕一下就吸了。


道家把修煉身心的精氣神,叫做煉丹。丹就像月亮,圓圈中間一點,代表圓滿自覺靈明的一點覺性,佛家說“得定”,即道家的“結丹”。道家到什麼時候才可以結丹呢?後頭章節會講到,真的得到神仙的丹藥時,則“日月合璧,璿璣停輪”,日月合璧是太陽跟月亮兩頭掛在那裡,彼此輝映。你們諸位有沒有碰到這個境界?我在西藏西康、雲南看到很多。有一次到晚上太陽沒有下去,月亮又上來,這邊太陽那邊月亮,這個天地是另外一個境界。都說多少年難得碰到一次,我一到昆明就碰到,所以運氣好。“璿璣停輪”,璿璣代表北斗七星中央指揮轉動,停輪是現在不轉了,停掉了。所以這個氣脈通,是為了最後達到氣住脈停,呼吸停掉,沒有身體感覺,身上氣脈也沒有在轉動,心臟都不動了。在佛家“璿璣停輪”叫做、定,寧靜不動了。修道要到這個程度才談得上結丹。
身體變成氣體,在密宗來講,這個身體就變成一個琉璃球體,所以東方佛藥師琉璃光如來,身體就是個氣,是水晶體了。水晶是形容,說明他沒有實質了,內外透明。“淫淫若春澤”,口水,荷爾蒙的分泌源源不絕像春天。“液液象解冰”,形容這個身體晝夜那個舒服呀!都像冰一樣的,到了春天太陽光一來,嘩啦嘩啦就化成液體。你身上精氣越來越多,“從頭流達足,究竟複上升”,這真正叫做灌頂了,不是密宗喇嘛給你摩摩頂,拿一些水在頭上倒一倒。天主教的洗禮、佛教的灌頂都是同一個來源的,“灌頂”是印度名稱。五大教主都是東方人,到了西方變了一個名稱叫做“洗禮”。到了這個境界就是真灌頂,真休息了,一路下來渾身都轉變了,下來以後再上升,上升又下來,所以九轉還丹,就是還丹九轉,氣脈真正通了。


每人不同,拿佛學來講,每人業力不同,根器修持不同,變化就不一樣。但是有一個是一樣,就是所證的境界是一樣的,要搞清楚這個道理。


我希望年輕同學們注意,中國文化在秦以前是儒、墨、道三家。儒家以孔子代表,墨家是墨子,到唐宋以後才是儒、釋、道三家。老子、孔子、釋迦牟尼,這三位都是我們的根本上師,根本的大老師,但是三家的文化各有偏重。佛家是從心理人手,達到形而上道。據我的知識範圍所及,世界上任何宗教哲學沒有跳過如來的手心的。當然我的知識並不一定對的。道家的思想偏重於從物理及生理入手,而進入形而上道。那麼我們也可以說,講物理、生理入手的修持方法,任何一家無法跳過道家的範圍。儒家則偏重從倫理、人文、道德入手,而進入形而上道。


因此我常常告訴青年同學們,我們三位根本的老師,加上後來兩位外國的,耶穌和穆罕默德,都是我們的老師,都不錯,各有各的一套學問。他們五個人坐在一起,一定是很客氣,彼此相互敬酒。可是他們的徒弟太差了,彼此打架。當然我不是五貫道,也不是三貫道,純粹是公平的學術立場。所以我說今後的中國文化,要學儒家的品性,我們做人做事不能不學儒家的道理。儒家就等於佛家大乘菩薩道的律宗,講究戒律,所以儒家非常注重行為。


除了學儒家的品性還要參佛家的理性,你要想明心見性,直接領悟成道,非走佛家的路線不可,否則不會有那麼高,不會成就的。同時還要配合道家做工夫的法則,不管密宗、顯教,都跳不出這個範圍。但是道家的學問不止修道這一方面,中國歷史有一個奧秘之處,每逢天下變亂的時候,出來救世,所謂撥亂反正的,一定都是道家的人物。等天下太平了,他們多半走老子的路線,功成身退,天之道也,隱姓埋名,什麼都不要。等到盛平的時候,又都是儒家人物出面。


“委志歸虛無,無念以為常”,禪宗講的“無念”是《參同契》先提出來的,當時佛教還沒有進入中國;禪宗六祖所講“無念為宗”,實際上是取用《參同契》中的話語。


我經常說,中國文化裡頭,真正發生作用的是道家的隱士人物。三代以來,一直到秦漢唐宋元明清,沒有哪一個時代沒有這種人物。時代到了撥亂反正的時候,他們出來了,但是做完了就走了,隱姓埋名,歷史上也看不見。這一類道家的隱士人物,就是受“絕跡易,無行地難”的影響,真正做到了“無行地”。

只說出家堪悟道,誰知成佛更多情。法身一邊的事,夠不上圓滿報身和千百億化身。道家有位成仙的人,他仙逝之前寫了首詩給他的弟子,最後一句是「心頭熱血比丹紅」,我當年讀了這句詩,非常佩服,這是一個得道之人應該有的心。


我這個人素來喜歡打抱不平,當著西醫我就說中醫好,當著中醫我說西醫對,所以我一輩子四方八面都挨駡,反正不討好。我覺得偏見很可怕,因為各家有各家的道理,是你沒有融會貫通。我當年的宗旨是你有道我就求,求來了我自己摸索摸索,不對的丟掉,對的就留下來。


我認為道是天下的公道,既然是天下之公道,就沒有什麼可秘密的——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千古神仙不敢講,據說講了天打雷劈。不過我已經被天打雷劈很多次了,雷公來了我也跟他講理。


版主
Bb26bb91ff61399386773ff1997d10eabbebc715
帖子:1668

瑾老師:修行要「性命修」,才能圓滿成就



歸納道家的法,分為兩部分,神屬於性,本性;精和氣屬於命。道家早就把身體分成兩個宇宙,我們這個肉體存在是我們的命,所以身體是命。至於那個性呢?那個就是神,不屬於這個身體,但身體也是性的部分。比如電,這個電是通過燈泡發亮而發生作用。燈泡壞了就不能通電,也不起作用了。因此道家的理論同佛家或其他的不同,認為修道的人必須要性命雙修。性命就是陰陽,也就是坎離所代表的,性命雙修就是兩樣要齊頭並進。


宋、元、明以後的道家,也就是正統的道家,老實講是反對佛家也反對儒家的,認為他們都不會修道沒有用。他佛家跟儒家光修性不修命,只從心理人手,對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仍是生老病死,很痛苦。但是,宋元明以後的道家同時也反對一般修道的道家,認為他們光是修命,只是練氣功啊,煉身體啊,在身上搞來搞去玩弄精神。王陽明所批評的就是這種。所以只修命,不修性,光煉身體,不懂佛家的所謂明心見性和儒家的修心養性的原理,也是不行的。


道家有一句重要的名言:「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光煉身體,在身上轉河車,轉來轉去,不了解心性的道理,不懂一切唯心的道理,是一般修道人的第一錯誤。相反地,他「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只曉得在心性方面入手,在明心見性的學理上參,這個空了那個空了,但身體氣質變化不了,他認為這是陰陽沒有調好,永遠不能證到仙佛的果位。


性命雙修成功了以後,道家稱為「無縫塔」,修成一座無縫的寶塔一樣。佛學的法就是證得無漏果,得漏盡通,一切都成就了,沒有滲漏,沒有遺憾,沒有缺點,這個生命是個完整的。

——《我參同契》


道家要學神仙長生不老的修法,如果不懂明心見性,是無法談修神仙長生不老的。明心見性是心靈的。如果我們人們修長生不老之道是個圓,明心見性是屬於一個圓的一半,身體方面是長生不老的另一半。兩半合起來才能成功一個圓、才完整。所以道家稱做性命雙修,就是根據《易經》來的。


明心見性走的是禪宗的路線,偏向於所謂見性成佛這一面;而道家、密宗走的路子是偏重生理的一面,就是先把生理修好,修到返老還童,再走明心見性以成佛。這就是性命雙修。所以道家由《易經》這個法則生了兩句話:「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英靈難入聖。」


中國文化關於修煉生命的方法有兩派,一派反對雙修的(不是指男女的性,而是指性命雙修而言)。譬如道家、密宗偏向修命,禪宗偏向修性。另一派注重雙修,所以後來道家修煉長生不老的才有「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的警語。只曉得煉功夫,煉精氣神、鍊氣脈,把身體搞好,就是只修命。


下面一句是「但修祖性不修丹」,講佛家的人光念佛呀,參禪打坐呀,身體方面不管,那就「萬劫英靈難入聖」了。不修命就不能煉成純陽之體,不能成佛、不能成仙,永遠也不會成功的。這也是真話。所以中國正統的道家注重性命雙修。性命雙修的法則,要身體與心靈同時並重。

——《易經系傳別講》


道家有句話,批評佛家一般打坐參禪念佛的,也包括道家的一般修行人,叫做:「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有些修行人,熱衷於練氣脈,打通任督二脈,做功夫,練身體,這只是修命,不是修性,不曉得明心見性,這是修行第一病;這樣的修性是一個錯路,落在了身見上。

「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譬如許多學佛的人,很多隻講學理,流於口頭禪,身體一點都沒有轉變;有一點明心見性的,又不能念念不迷,這個身體的轉變不去管,所以精氣神不能凝合為一;這樣充其量只修了一半,會出陰神,不會出陽神,只有等到中陰才可能成就,現世不會成就報身、化身。


所謂報身成就,是轉變了這個業報之身。出陽神是化身成就,不靠媽媽,自己能生出來另外一個生命,別人也看得到這個化身的。我們平常從女人下面生,修到陽神成就,從頭頂上化生出另一個自己來。道家跟密宗的修法幾乎是一個路線,這個不應該在這個課題上講,今天是順便到。

——《人生的起點和終點》


我們做功夫、打坐為什麼不能進步呢?大家一定以為是方法不對,拚命找明師求方法,不是的!不要受自己的騙。功夫為什麼不能進步?為什麼不能得定?是因為心行沒有轉。心理行為一點都沒有改變的話,功夫是不會進步的,見地也不會圓滿。這在中國文化上,不論是儒家、道家,法都是一致的,都是同一個論調。


比如學道家的人講,學道成仙有五類(好比佛家的五乘道),有鬼仙、人仙、地仙、天仙、神仙(也叫大羅金仙,相當於大阿羅漢)。道家認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光練氣脈,做身體上功夫,而認為這是道,這是修行的第一大毛病。又「只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學佛的人只高談理論,對於生命根源沒有掌握住,經一萬劫也證不到聖人的境界。不論怎麼,有一個基本原則,就是想成仙要修無數功德,無數善行才行。

——《如何修證佛法》


氣脈的修煉,在中國道家有一個名稱叫做「修命」,進修身體的生命。

再譬如,我們曉得,外國人信宗教的,每天到天主教、基督教堂做個禱告,中國人拜佛,念個南無阿彌陀佛,或者每天念經修養,這個叫「修性」,是關於形而上心性這一面入手的,不管生理方面。那麼一般,印度也好,密宗也好,道家也好,中國徹底的禪宗也好,很注重這一面,都是含藏在的,不明顯告訴你。


後來中國道家就生了一個術語叫做「性命雙修」,如果一方面注重生理的變化,健康無病,對的健康無病,一方面追尋形而上的生命最後的道理,把性命同時修的,叫做「性命雙修」。唐宋以後,生兩句名言,很重要,「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光鍛鍊身體,認為是修道,不曉得形而上生命來源最後的究竟,這叫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

那麼另一方面,他也批評,有些宗教信仰只追尋心性的道理,那叫做修性,所以又「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只追求精神生命這個道理,不管身體,不會圓滿修成功。

等於佛家的道理,佛生命修成功的人有三個身體,我們現在這個身體叫做肉身,是父母精子和卵子構成的這個肉體的身,這個身體叫做業報之身,一生的命運,行為,結果,包括壽命的長短,運氣的好壞,是過去生命的因果報應來的,所以叫業報之身。


所以這個肉體生命是假的,叫做「借假修真」,必須要利用這個假的機器造成一個新的生命。那麼如果光修性,只從心念方面修,不管身體的,只能修到法身成就,「法身」就是代表本體,回到本體的功能上面去。「報身」是父母所生的這個肉體。

——《南懷瑾老師對「青草南園」學員開示記錄》


道家修持,如前述分為兩派。一主清凈單修,如北派邱長春所創的龍門派。一主雙修,如唐宋以後白玉蟾以次的流派。自從禪道融合後,道家批評禪家單修性功(心性之道),不修命功(丹法),而主張性命雙修。基本的理論是根據中國傳統文化「窮理盡性而至於命」的道理,而認為禪家只窮理盡性,卻未至於命。同時也批評一般修道者「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不能達到聖人境地。但如「只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也不能即身成就。故主性與命必須雙修。


性即無為之道,是一念不生全體現,清凈無為,當下即是,是真空的。命是修身入手,煉精化炁,以至煉神還虛,便是妙有。這一種理論體系,在基本原則上不能不對,合於佛學的真空妙有,妙有真空之原則。但他們偏重於修行方法,忽略真正的窮理,他們看一般佛家(尤其是禪),是煉神修神養神而已。氣與精未能配合,等待解軀殼後,只能成為靈鬼。


又認為持咒念佛等法門,只是煉炁,也不能入道。密宗的觀想這一類,也只是修精,都不究竟。精炁神三者應為一體:煉精成就,報身即色身才能圓滿。煉炁成就,百千萬億化身才能成就。煉神成就,清凈法身才能圓融.精氣神三者圓融合煉,則法報化三身皆得成就。然後散而為氣,寂然不動,涅槃清凈。聚而成形,百千萬億化身即其妙用。

——《習禪錄影》


靜坐並不難,用心實不易。一般學習靜坐的人,十分之七,為了健康長壽;十分之二的人為了好奇而求玄求妙,或者想達到神通,如放光、預知等境界;十分之一的人為了求道;而真正了解道是什麼,修道的正法又是什麼,則幾乎是萬難得一。


關於學習靜坐如何用心的問題,首先需要了解學習靜坐的目的何在,如此才能切實商榷如何入手和如何用心。現在一般較為普遍流行的靜坐用心方法,大體歸納起來,在東方的中國方面,都可納入傳統文化的儒、佛、道三家。此外,有瑜伽的靜坐用心方法、有從歐美回籠的催眠術,以及其他宗教的祈禱、齋期、避靜等,也都屬於靜坐的用心方法之一。


但在中國,通常最流行的靜坐中,用心的方法大體都以佛、道兩家為主,縱然有許多方法,不屬於佛家或道家的正統,但已積非成是,而都認為那些就是佛、道的方法,在此不必嚴加區分,徒事理論。


在佛家的方法中,現在最流行的,便是念佛、修止觀、或觀心、參禪等。至於,篤信密宗的;便以持咒、觀想等為正當的用心方法。各執一端,輕視余者。不過,在佛家的用心方法中,除了部分學習西藏流傳的密宗以外,的確都是重視「修心」為基礎,不大注意身體生理上的變化,而且認為重視身體生理變化者,便是外道之流、甚至,大有嗤之以鼻,不屑親近之慨。


但在道家的方法中,卻極端注重身體生理的變化。甚至,認為由於靜坐修持的方法,達到身體生理預定的效果,打通任督二脈,以至於通達奇經八脈,恢復健康,增加壽命,才是道的真正效果。倘使如佛家一樣,只知「修心」而不知身體生理的奇妙,便不合道。


所以道家者流,便認為佛家的修法,只知「修性」,而不知「修命」,並不完全。因此道家主張「性命雙修」,才是正道。並且:「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命功),萬劫陰靈難入聖。」


乃至引用《易經》的觀念與《中庸》的大旨。確定「窮理,盡性,以至於命」作為無上的原則。


其實,無論佛家或道家,乃至其他各宗各派所謂的旁門左道,除非不講究靜坐修持,便無話。倘入進入靜坐修持的法門,試問:除了這個生理的身體和有知覺情感的心理思維狀況以外,還有什麼方法能離開身心以外而可以起修的嗎,假定是有,那便是從事物質科學的研究,或者專門注重醫藥,或藥物化學、生理化學等的事情。它與人生生命起修的方法迥然不同,一個是藉著自己生命的自在功能而求證形而上道;一個是籍外物的實驗,而了解宇宙物理的奧秘。

——《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版主
Bb26bb91ff61399386773ff1997d10eabbebc715
帖子:1668

魄中魂半

假定有一個人修道也好,學佛也好,打坐得定了,呼吸也寧靜了,達到氣住脈停,身體什麼奇經八脈、任督二脈已經都通了不在話下。因為身體氣脈通了,這個氣才能停住;氣脈如果阻塞不通,就談不到氣住脈停。有時你覺得自己也氣住脈停了,那你大概呼吸系統有了問題,閉塞了一下。有些人傷風鼻子不通,你不能這個是道啊!就算做到了氣脈通了,也是很寧靜的,開眼閉眼外有光明的現象出現,甚至於像看見月亮一樣圓圓的,許多人就錯認為是得了道,悟了道。也有人誤認為就是禪宗祖師的「心月孤懸,光吞萬象」。這個不是的,對不是。


這個「魄中魂半」,在生命四大安下來,由於生理上的氣住脈停,會反映出來像月亮似的有相光明現象,在道家講這個還是命功,不是真道,而且這個月亮不是真丹。我們現在新名辭,等於這是「體」上的第三重投影,還不是第二重投影。好不好呢?你有工夫差不多,但這不是道。性功不在這個,不是這個月亮。當你知道自己現在清明,知道身體沒有障礙,知道現在這個境界裏有月亮出來,那麼你就要曉得,再進一步月亮還會變太陽呢!這個清涼的、陰境界的月亮,變成了太陽之後還暖烘烘的呢!這個仍屬於命功四大的變化。


但是你能知道清明月亮的境界,與太陽溫暖的境界,你那個能知之性才是性功。佛家所謂,菩提在那一邊不在這一邊,這邊是命功。這是所謂性命雙修之道的大概。唉!我已經講得很吃力了,諸位聽得更吃力,也許越來越迷糊。不過曉得世界上有這麼一個理論,有這麼個知識,這個「魄中魂半」只能講到這裡,太難表達了!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我參同契(中冊)》第三十八講


登录后可以发言讨论,前往登录,或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