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行履開示 » 袁煥仙居士/于凌波

袁煥仙居士/于凌波 - 十方准提
版主
Bb26bb91ff61399386773ff1997d10eabbebc715
帖子:1663

袁煥仙居士(西元1887~1966年)

   袁煥仙居士,是民國時代四川的宗門大德,他在成都都設立“維摩精舍”,聚眾講學修禪,度化一方,四眾共仰。他門下弟子眾多,各有成就。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政府播遷台灣後,首在台灣講《楞嚴經》,聚眾講學弘法,創立老古文化公司,出版佛教典籍的南懷瑾居士,就是袁煥仙老居士座下的上首弟子。

   袁煥仙居士,一號世杰,四川省鹽亭縣人,清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年)出生。少小聰穎雋逸,善于談論,幼讀儒書,兼習制藝,十三歲應童子試,名列前茅。民國初年(一九一二年),畢業于四川法政學堂,歷任越雋縣知事、二十軍監督及軍法處長等職。民國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四十歲時,感軍閥割據,世局混亂,慨然棄官,潛心釋典。曾師事吳興吳夢齡先生咨決心要。尤好宗門,于余年間,行腳參訪,曾參叩甦州道堅和尚,教以切實苦參一個話頭。他閱宋慈明楚圓禪師公案,因發疑情,遍問叢林老宿,不能得解,憤然掩關于成都什方堂,參“德山晚參不答話”話頭。逾月,形容枯搞,而精進不已,一日于坐中聞啟扉聲,忽然打破疑團,自此機辯無滯。時為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年)。

   民國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他與同道潼南傅真吾、大竹蕭靜軒、巴縣朱叔痴、榮縣但懋辛、山西賈題韜等,在成都提督東街三義廟建成“維摩精舍”,公推袁煥仙居士駐舍主法,由傅真吾主管財務,賈題韜主管“學部”,負賣研究。川中雅好禪學的居士,紛紛會集于精舍,依煥仙學禪,官員仕紳,多有請問。執門弟子禮者,除南懷瑾、楊光代、徐劍秋、伍所南、田肇圃、範天篤、王乃鶴、楊介眉、呂寒潭、黃人俊、饒盛華、鄧岳高、許建業、冷笑岑、曾鶴君等居士外,還有峨嵋山大坪寺釋通寬、釋通永、龍門洞釋演觀、廣東南華寺釋曼達等。

   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春,禪門尊宿虛雲老和尚蒞臨重慶,主持護國息災法會。成都諸禪侶聞風向往,共推昌圓法師及袁煥仙居士為代表,往重慶禮請虛雲老和尚到成都弘法,昌圓法師因病未能成行,袁煥仙居士攜徒南懷瑾赴渝。臨行前一日,同門友好會集送行,而對懷瑾曰︰此行到陪都,必有一番議論,希望你能記錄下來,回來的時告訴我們,南懷瑾曰諾。由重慶返回,懷瑾詳記經過,以信函向同們友好報告,信中稱︰

   某某足下︰懷瑾侍煥師車行兩日,乃抵陪都,與虛老過從五日,前後數談,益知作家相見,備極平常。不但未逞機鋒,更無所謂棒喝也,使非兵連禍結,絲忽朕兆都難尋討。諺曰︰大智不肆口,大拳不弄手,不其然乎。縱有一二綴四連三,然亦擊石火閃電光者矣,知注特及。明日煥師偕吳先生適鈞、孔先生陣雲、南渡謁虛老于獅子山之慈雲寺,蓋救國息災法會,亦設壇于此也。吳孔為煥師介紹弘傘、顯明二師,二師者,密邇虛老者也。且以刺和諸方請牘托代進,二師諾之,手去久之,虛老命侍者廷煥師往及室,煥師伏地胡拜,虛老扶之起而看坐曰,老居士甚可不必也,煥師坐通來意,然未一言及佛法禪道。虛老曰︰老居士來意余己知之,老居士不為自己而來,是為眾生而來。煥師笑而搖首曰︰不是不是,旋辭去,虛老門送,懷瑾退,此第一則會語也。越日,戴先生季陶,與煥師晤于法會之客室,煥師曰︰蓉中諸君子,渴望虛老一臨彼問,仁者能一勸駕否乎?戴曰︰虛老高年,刻又奇冷,且五十日法會,波波疲憊已甚,鄙意听之如何?煥師曰善,然虛老賓省之念固未斬也。滇主席龍雲以代表來迎,赴蓉之議乃寢,蓋到蓉必及滇,于事于時都不可也。于是煥師乃邀弘傘法師持語虛老曰︰五十日法會,和尚未拔一人,成都佛子甚為精進,倘到彼,雖曰不得巨鰲,然小魚尾尾必多吞餌者。傘師持似,虛老笑曰︰虛雲老矣,釣且無,雖小尚不奈何,況巨邪。傘師復聞,煥師曰︰苦、苦,倘有釣,成都拋綸者固多,不必和尚也。此第二則背語。

   法會畢,虛老邀煥師夜談,懷瑾侍︰且曰法會已終,彼此無事,可以沖沖殼子,甚不必拘拘律儀也。煥師曰善,雖然,和尚西來,君雖明惜相非良輔矣,五十日法會波波,未免水里畫紋,空中書字。虛老曰︰何謂也。煥師曰︰良辰難值,良機易失。虛老大笑,復曰︰老居士與顯明法師過從否邪?煥師曰︰不但過從,而且甚密。虛老曰︰有說乎?煥師曰︰有。虛老曰︰何說?煥師曰︰教渠踏踏實實與和尚作侍者,三年必摸著向上機關。渠曰,摸不著時如何?余曰︰瞎瞎,你來成都覓一個啄棒打發你。虛老大笑且曰︰成都學佛朋友如何用功?煥師曰︰有三種朋友落在難處,不可救藥,所以望老師刀斧也。虛老曰︰雲何曰三。煥師曰︰一雲悟後起修報化;一雲一悟便休,更有何事;一雲修即不修、不修即修。虛老曰︰嘻!天下老烏一般黑。又曰︰以此道興替論,貴省之盛甲全國,而猶雲雲,況余乎?此當機所以不許徇情,而貴眼正者也。煥師曰︰唯、唯。虛老曰︰比來一般魔子,酷嗜神通,並以之而課道行高下,成都朋友有如是等過患否乎?煥師曰︰有、有,還是天下老烏一般黑。語已,指懷瑾而謂虛老曰︰此生在靈岩七會中亦小小有個入處,曾一度發通,隔重垣見一切物,舉似余。余力斥之,累日乃平言未卒。虛老曰︰好、好,幸老居士眼明手快,一時打卻,不然險矣危哉。所以者何,大法未明多取證,一分神通即多障蔽本分上一分光明,素絲岐路,達者惑焉,故仰山曰,神通乃聖末邊事,但得本愁末也。彼時縱談,聲震瓦屋,極盡其趣。煥師驟起禮拜,虛老手扶曰︰居士作麼?煥曰︰丁行之日,昌圓法師托煥仙問和尚一語雲,如何是定相?彼時煥仙即欲答言,己問和尚了也,旋以禍不入慎家之門,膠口至今,乞師一語畢來命。虛老曰︰本來非動,求定奚為?永嘉雲︰二十空門原不著,一性如來體自同,若起心求定,是為魔境,定境既魔相,安有是?若有是處,皆功勛邊事也。請語昌師,決不相誑。煥師笑曰︰誑也、誑也,起退。虛老挽曰︰住住,年惟今日沖殼子心甚開闊也。夜雖深,余力尚能支。又數十分鐘退,此第三度會語也。

   滇代表戒老和尚,虛老同參也,共王九齡君謂煥師曰︰虛老能到蓉滇,即不難速駕,然此老極徇情,且重先生,若辱跪求,必如願,如何?煥師知不可,然以為法為友,慨然偕懷瑾長跪俯請,虛老手之今起曰︰老居士起、起,煥師仍伏地,虛老曰︰老居士願虛雲多活幾年,即請起,明歲之冬的來成都,不然,與老居士道謝辭行矣。煥師悚然而起,挽以住世。虛老頜之,于是親書一偈,井南華小志一冊,自像一紙,贈煥師偈曰︰大道無難亦無易,由來難易不相干,等閑坐斷千差路,魔佛難將正眼觀。復贈吳夢老偈一像一,覆蓉中諸賢信多函,托煥師轉,明日回曹溪之南華。懷瑾侍煥師趨潼南之玉溪。

   樂清南懷瑾敬

   大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六月去吉日

   以上一段文字,是袁煥仙居士會晤虛雲老和尚的經過,而由隨侍的南懷瑾居土記錄下來,這是原始的第一手資料,十分珍貴。至于成都維摩精舍的主要活動,是以集體參禪為主要功課。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夏,假灌縣靈嚴寺舉辦禪七,由煥仙主持。在參加的人中,南懷瑾、楊光代、及釋通寬等,均有所悟入。

   袁煥仙老居上平時講解酬答之語,由門人輯錄為《維摩精舍叢書》,成都茹古書局刻印,叢書包括有《榴窗隨判》、《黃葉閑談》。《靈嚴語屑》、《中庸勝唱》、《酬語》等五種。煥仙老居士思想突出的特點,是融會儒釋解儒。他有“孔釋”偈,表明其對佛、儒之立場︰

   曰釋曰孔,其義皆心,尊孔非釋,自背其明;尊釋非孔,見亦非真。此心非二,一亦不存。根則同根,途有萬殊,到家皆親得無所得,釋兮孔兮何分?

   抗戰勝刊後,袁煥仙老居士曾赴南京創建維摩精舍,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曾一度應請到台灣講學,後返成都,往來于重慶、內江、潼南、中江等地講學傳法。成都維摩精舍,後來因內部意見不合,無人發展,一九四九年後漸停止活動。袁老居士于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初起時逝世,享年八十歲。

登录后可以发言讨论,前往登录,或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