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永遠的南老師 » 峨嵋往事—灵岩语屑

峨嵋往事—灵岩语屑 - 十方准提
版主
Bb26bb91ff61399386773ff1997d10eabbebc715
帖子:1661

南怀瑾别号玉溪,浙之乐清人,父化度,母氏赵,法名通禅,学密康藏时法名法称,与郭正平同学,为知交。国难来川,郭先时在军抗敌,以病寄迹于蜀之峨眉山大坪寺,法名通宽。时怀瑾充中央军校教职,休假来灵岩寺,与通宽、传西等日夕究参,均以扶起破沙炉自任,固志在俗也。行七之三日,先生手持戒板指谓传西曰:“是什么?是什么?速道!速道!”传西无语。先生摇头数下,自笑曰:“又放走一个。”复以戒板指怀瑾曰:“是什么?是什么?速道!速道!”怀瑾亦无语,先生却点头数下,亦笑曰:“汝却好。”遂手至佛前问曰:“当时我叫汝速道!速道!汝因什么无语?”怀瑾曰:“我当时不知要说个什么?所以无语。”先生曰:“汝现在心中有一个什么否?”怀瑾复无语。先生因令大喝,甫三声,即曰:“止。汝看汝有个什么?”怀瑾曰:“现在觅我心中无有个什么。”先生曰:“此千圣之心灯,当人之慧命也。无再滋疑,速拜!速拜!”怀瑾乃拜,遂禁怀瑾语。一时四众大愕,谓同儿戏。怀瑾自心亦不知所措,乃佯为首肯,仍沉众中。无何各就坐,乃起问曰:“既云学人有个入处,云胡一计生死,便尔前途茫茫?”先生厉声曰:“丑!汝看汝说,生死未了的那个分上是有生死是无生死,是前途茫茫是后路茫茫?”怀瑾彼时当下释然,遂礼拜在地,时参众正瞑坐,怀瑾与传西坐邻,顾视诸人坐禅,真若无疾而呻,无韵而哦,而传西亦正凝神在坐也。因而内心不牧,几次嗤之欲肆,先生乃振威大骂曰:“作么太不懂事!”怀瑾当时被先生一骂,如病得汗,如梦得醒,惊悉个事原来如此不费力,不值钱,于是敛笑,遂尔收神,凝然与同学及传西等寂坐。


——摘自《灵岩语屑》(《维摩精舍丛书》)


登录后可以发言讨论,前往登录,或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