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永遠的南老師 » 论语别裁与中国文化/古国治老师

论语别裁与中国文化/古国治老师 - 十方准提
版主
Bb26bb91ff61399386773ff1997d10eabbebc715
帖子:1665

講到中國文化,我們必須要把《論語別裁》這本書提出來,這本書據我所知,對大陸的影響比對台灣的影響還大。各位知道,我們初中高中都讀過背過論語孟子,記得我那個時代,讀論語孟子是很討厭的事, 因為枯燥乏味。學校老師講論語,孔子給我們的印象是很死板很嚴肅,不苟言笑,一副聖人的樣子,儒家給我們是這樣的印象。老實講對四書論語孟子這些是很反感的。為了考試不得不背,讀起來是很無趣的。但是各位要知道《論語別裁》這本書,顛覆了所有人對孔子與儒家的印象,在南老師的描述之下,孔子是一個非常活潑,非常通達人情世故,還會開玩笑的一個人。和我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打破我們對儒家刻板的印象,那種討厭反感的印象。因為打破這個印象之後,我們才會願意更進一步的去探索研究儒家到底是甚麼東西。所以《論語別裁》這本書,等於說讓中國人重新重視中國文化,重新認識儒家,起了非常非常大的作用。這本書出版之後,非常轟動。這本書的影響力非常大,從上到下都在看這本書。


這本書就是讓人重視中國文化,對中國文化產生新的認識。講到《論語別裁》在大陸發行,我跟大家透露一件很意思的事情:記得這本書出來的時候,賣得很好,我們和南老師大家都非常高興,因為那時候創辦雜誌是很窮的,那時代台灣流行一句話:假如你要害一個人,就勸他去辦雜誌,辦雜誌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因為書賣得不錯,有一天南老師和我們聊天,他說:“哎呀!哪一天我的書在大陸賣的話, 一本書賺一塊錢就夠了!”那樣就不得了了。那時我們就跟老師說:“老師你開甚麼玩笑?你的書怎麼可能在大陸賣?!”那個時代兩岸對抗得非常厲害。不談判,不妥協,不接觸,三不政策,兩岸互不來往,視為仇人。南老師就說:“那你們看嘛 !” 然後他加一句:“你們都會去大陸!” 我們說那怎麼可能!假如可能,大概要到七老八十了吧!老師說:“不用!不用!” 這真的讓我們不得不佩服!在兩岸對峙得那麼厲害的情況之下,他就敢講這個話,說書會在大陸賣,然後說你們都會去大陸。誰敢講這個話?但是他講。不得不讓人佩服!他就有這種眼光與智慧。有時他說一些事情,我們就說老師你有神通,他會說:“這甚麼神通? 這是智慧!! ”


再談到《論語別裁》為甚麼如此的轟動,引起那麼大的迴響,這是因為這本書打破一般人對孔子刻板的印像。這牽涉到中國上千年來的歷史背景問題,孔子的思想到了宋明理學家,學成死死板板,這些讀書人也都學禪打坐,一學佛,一學禪,不苟言笑,認為自己在修定,一笑就不定,而且還不能發脾氣,一發脾氣,『啊!你這人學佛怎學成這個樣子』,對吧?所以一學佛,不能有喜怒哀樂。所以你看有些人本來好好的,一學佛之後,整個人變得呆呆傻傻的。很多人因為學佛之後,打坐之後,搞得不苟言笑,毫無生趣。學佛沒有學通,成了半吊子。所以,儒家經過宋明理學家這樣一搞下來,已經失去了孔子原本真正的面目。這個影響非常大,從宋明一直到清代,好幾百年來,都受這個影響,這一錯就錯好幾百年。所以,為什麼要特別把《論語別裁》提出來,這對未來歷史上、學術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論語別裁》在中國文化所產生的作用,等於說恢復了孔子的本來面目,而且讓中國人重新認識和重視中國文化。


那麼現在我們要說回來了,為什麼南老師能把孔子說得這樣的活潑,原因在什麼地方?一兩千年來,註解《論語》的人非常多,但都不能像南老師如此生動的描繪孔子?南老師為什麼可以把《論語》解釋得那麼生動,把孔子描述得那麼活潑的一個人,原因在什麼地方?『南老師學通啦!(來賓回應)』好!怎麼通?通在什麼地方?各位說說看。『南老師個性很活潑。(來賓回應)』,南老師個性很活潑,這也有道理。『因為南老師開悟了。(來賓回應)』。


這就要談到我們今天的主題「佛為心」了。不管佛家、儒家、道家,有一個共同的特色,都講心性的問題。佛家講明心見性,道家講修心煉性,儒家講修身養性,對吧?好,既然講到心性的問題,這又牽涉到形而上的問題,也等於說是生命本來的問題,就像這位朋友剛剛提到南老師開悟的事。因為開悟之後,對於這個心性的問題,徹底透徹明瞭。在論語裡面,孔子有一天問曾參:「吾道一以貫之」,各位有機會去看看《論語》,「吾道一以貫之」這是一個重點。孔子講「吾道一以貫之,這個『一』是什麼?『心性(來賓回應)』還有沒有?有人說是「仁愛」的「仁」。『忠恕(來賓回應)』「忠恕」是二,不是一,對吧?後來曾參出來之後,別人問他:「老師剛才跟你說什麼?」曾參回道:「忠恕而已。」


各位去看《論語別裁》,看看老師怎麼解釋這一段?孔子講「吾道一以貫之」,這個「一」是什麼意思?這個問題在歷史上很多人都在討論,在學術上很多人都在討論。孔子講「吾道一以貫之」,這個「一」到底是什麼東西,孔子自己沒有講,對吧?然後,曾參講忠恕,但這是兩個了,那這「一」是什麼?這跟佛法是相關的,各位知道佛法叫萬法歸一,還有一真法界,不二法門,都是這個「一」;道家講道生一,一生二。所以這個「一」是什麼?佛法裡頭的「一」,一真法界,然後萬法歸一,禪宗有個公案,請問一歸何處?這「一」究竟是什麼?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重點。所以,各位有興趣再去看一看《論語別裁》。南老師就以禪宗的方式來講,依我來看,歷史上沒有人這麼說過。


還有一個問題,孔子自己講:「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而不逾矩。」好,各位注意看喔。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什麼是天命?這個「命」不是運氣,不是我們算命那個「命」,《中庸》講:「天命之謂性。」所以這個天命,五十知天命,這個天命就是形而上的道,也就是說孔子五十歲悟道,這個天命就是生命的本來。禪宗參「未生前我是什麼?」這個天命就是這個意思。六十而耳順,什麼叫耳順?耳順就是人家說他好聽的,還是不好聽的,他都無所謂,不在乎,六十而耳順,拿佛教的話來講就是「八風吹不動」。你看,孔子五十歲知天命,六十才耳順,也等於說,到了六十歲──現在用佛學的說法,叫做「無我」,才沒有「我執」。七十才從心所欲,從心所欲就是非常自由自在,非常灑脫了,然後又不逾矩。所以說,孔子到了七十歲才可以說是真的大徹大悟。為什麼南老師可以把《論語》講得那麼透徹,那麼通達,有一個關鍵點就是佛為心的問題,心性的問題。所以這個東西弄清楚之後,看《論語》就會非常地清楚,看法就會跟別人不一樣。


登录后可以发言讨论,前往登录,或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