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書樂影癡 » 吳釗:古琴之美

吳釗:古琴之美 - 十方准提
Default_avatar
帖子:24

[面對面]吳釗:古琴之美


央視國際 (2004年07月13日 10:49)


 CCTV.com消息(面對面):(7月4日播出)


  曾經是中國傳統文化瑰寶的古琴


  歷經三千年保存至今


  卻在今天 面臨生存困境


  他和古琴結下了半個多世紀的緣分


  作為這份傳統沒落的見證人


  他將帶您領略古琴的美


  講述這門藝術的衰微和困境


   人物介紹


  吳釗,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琴會會長、北京古琴研究會會長


  1935年出生於蘇州


  1953年起,師從古琴大師查阜西學琴。


  1955年入南開大學歷史系,兼從吳派古琴大師吳景略學琴。


  1959年大學畢業後進入中央音樂學院民族音樂研究所,師從音樂史學家楊蔭瀏研究中國音樂史。


  1976年起承擔了中國藝術研究院重點科研項目《琴曲集成》的整理與出版,至今已出版16冊,收錄琴譜一百五十余種,琴曲三千首以上。


  2004年6月28號,第二十八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在蘇州召開。除了通常人們認識的自然和文化遺產外,此次會議對於“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的保護又一次進行了重申。


  教科文組織總幹事松浦晃一郎:教科文組織在2003年通過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公約。我希望這一公約能夠儘快生效。


  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包括各國各民族的風俗習慣、音樂、舞蹈等各種文化藝術。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崑曲和古琴藝術被列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口述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的名單。在此次會議召開期間,面對面記者在北京採訪了中國琴會和北京古琴研究會會長吳釗。  精彩對白


  記者:為什麼把古琴當做遺產來申報?


  吳:自古以來所謂琴棋書畫,琴居其首。


  記者:我聽您這麼一講這個不光是一門樂器了。


  吳:它是一種文化,一種文化的標誌。


  記者:在全國範圍來說現在懂琴的人有多少。


  吳:也就是五十來個人嘛,甚至不到。


  記者:古琴的保護和發展,它面臨什麼樣的困難。


  吳:傳統的保存,很難很難。太難了。


  記者:您的希望是什麼,對於古琴這門藝術。


  吳:國家能夠給予一定的重視,能夠採取一定的措施,讓這門藝術很好地把它保存下去。


  記者:那古琴被列入保護的名錄,說明它需要保護。


  吳:對。


  記者:古琴的現狀到底是什麼呀。


  吳:保持了傳統這部分琴人,相對的數量是越來越少了,很多的都是年事已高,我在他們裏頭算是年輕的。還算年輕人呢,我年輕人都快七十了,六十九,差不多七十了。都是這樣的.所以前一陣遺產申報的過程當中,廣陵派的一個代表性琴家,叫做梅曰強先生,就在申報遺產的過程當中就去世了。他在去世之前我們沒有把他的東西全都給搶救下來,而他那個演奏代表廣陵派的這些吟猱這些手法,恐怕可以說他是獨一無二,但是他人去了。為什麼急迫呢?隨著人去藝也就去了,這個口頭東西在人身上,人是主要的。


  記者:全國範圍來說現在懂琴的人有多少。


  吳:也就是五十來個人嘛,甚至不到。


  古琴是中華民族最早的彈弦樂器。在古代稱為琴或瑤琴,琴形暗含天地五行等自然之數。主要作為文人雅士自娛和陶冶性情的樂器,追求的是弦外之音的深邃意境。


  記者:為什麼把古琴當做遺產來申報,而且它能夠成功?


  吳:古琴本身,音樂理論來說它有一個理論體系,所謂的樂律,樂學,宮調,就成了一個音樂的理論體系,它這個理論體系就代表了中國傳統民樂的這種理論體系。第二方面樂器製造,我們有唐以來的宋、元、明、歷代的做琴法,這個琴怎麼製作的,在製作的這個方法上面,一些術語,一些理論,跟西方小提琴是一樣的,西方小提琴製作的時候,這個大師,義大利的那個做琴大師,有一個辦法叫敲板音,就你這個木頭挑好以後,咚咚咚,聽這個聲音,這個憑耳朵制琴師就能判斷出來,這兩塊板子合成統一以後,做出琴肯定是一把一流的小提琴,咱們的做古琴的老師傅也是這樣子,叫板音。也是這麼嘣嘣嘣這麼敲。而且我們這個東西都有文獻的,都有理論文字的。另外的話呢,古琴中間還有一些詩歌,文學,古琴當中一部分叫琴歌,這部分琴歌都是可以唱的,有詞,有詩,而這些文字呢,這些詩歌詞文字呢,在古文學集子裏是沒有的。




  琴歌:鳳求凰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


  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


  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


  何日見許兮,慰我徬徨


  不得于飛兮,使我淪亡,使我淪亡


  另外的話,我剛才給你看的這個琴,上面都有篆刻,都有題款,都是篆刻,印章啊,所以這個古琴這個學問啊,是牽扯到方方面面,牽扯到其他好多學科,它是一個綜合性的。


  記者:樂器我們還有古箏,我們還有各種各樣的樂器,為什麼是古琴呢?


  吳:因為自古以來所謂琴棋書畫,琴居其首,就是它完全反映了、集中反映了中華民族這個在文化上面的一種精神文化的這種象徵,在琴上完全就體現出來了。它是一種很高深的一種文化,高層次的文化,另外它的遺產的豐富,從器物本身它留下了很多,唐宋元明清歷代的這種樂器.另外的話,留下了非常豐富的典籍,這個從最早的現在保存在日本京都神光院的,唐代的《碣石調幽蘭》郵來的卷子,這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個琴譜,後來是唐宋元明一些樂譜,大概很多。大概用樂曲來統計的話,可能有三千多首。保存了從漢代開始,一直經過唐宋元明清歷代的樂曲。中國古代音樂很多都已經失傳了,但是在中國古琴當中,它就吸收了歷代的曲子。所以古琴音樂可以說是一個音樂寶庫,通過古琴音樂,你要了解漢代音樂是什麼樣子的,你就要通過古琴來了解,唐代音樂是什麼樣子的,你也通過古琴來了解。


  記者:它在(古代)社會生活中間所起的作用,跟今天肯定應該是不同的。


  吳:在漢朝的經典裏頭已經有了這樣的經典,叫做“士無故不徹琴瑟”。


  記者:怎麼解?


  吳:你不能離開琴跟瑟這兩樣樂器。就是說你作為一個在那個時候,從春秋戰國以來,一直到清代都是說如此,你作為一個中國的一個有文化的人,你一定得會彈琴,彈琴是一種文化的標誌,是一種修行,是一種修身養性,對你的品德都有要求,修身養性就是這個意思。性就是養你這個天性,修就是修身,作為你行為的規範哪,你不能做不道德的事情,你這個人的品行都要很高尚。思想品格都很高尚,所以古琴也是一種情操的一種表現。體現一個人的人格。


  記者:它怎麼會有這種作用呢?怎麼會跟它把情操聯繫起來。


  吳:因為它是從孔子以來這些聖人都彈的這個樂器,所以每個有文化的人都要以孔子這樣作為標準,既有文化,同時性格,情操跟你這個做人,各個方方面面都要求很高尚,所以自古叫做琴德。你不能做損人利己的事情,你不能為非作歹,這些都不行,都不是一個彈琴人應該有的思想,所以古琴這個音樂的特點就是靜,靜的話就是說,如果這個人很煩燥,很浮躁,急功近利很浮躁,你這個人是沒有心思,坐不下來彈琴的。彈出來的琴,聽你彈的琴,就知道你是人是怎麼回事。叫琴如其人。


  記者:那我聽您這麼一講,這個不光是一門樂器了。


  吳:是,所以自古以來這個琴就是這樣子,它是一種文化,一種文化的標誌。


  清末科舉制度廢止後,文人入仕無望,琴樂的保存和發展大受影響,加上西方音樂和“新文化運動”興起,舊式文人群體逐漸消失,琴樂成為極少數人的業餘愛好。到今天這門古老的藝術形式已經處於瀕危狀態。


  2003年11月7日,古琴藝術入選第二批“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單。


  記者:您是什麼時候知道這個消息。


  吳:我知道得比較早,可能是第二天的上午我就知道了,說是昨天晚上12點在巴黎,中國的古琴入選了《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代表作。


  記者:那您當時的反應呢?


  吳:我聽了,當然是很高興的事情。


  記者:高興什麼?


  吳:因為古琴列入了以後,就是說它是被世界所承認了,那就是一個全人類的了。不僅僅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了。這樣的話就得更珍惜這個遺產。


  記者:申報成功以後,您能感受到古琴身上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吳:我覺得申報以後一個最直接的一個變化,就是說古琴的知名度大了。就是由於媒體的這個介紹,就是說我們全民都知道,中國還有一個古琴。


  記者:聽說古琴本身的價格也漲得很快。


  吳:對,同樣是一張唐琴,在前些日子拍賣了是300多萬。最近王世襄那個“大聖遺音”拍賣了890多萬,差不多900萬的樣子吧。




  記者:您這把琴是什麼年代的。


  吳:我這把琴是明代萬曆年間的。


  記者:那從你們彈琴者這個角度來說越老越好嗎?


  吳:不一定,不一定。


  記者:琴的好壞怎麼來分辨呢?


  吳:就是聽它的聲音。


  記者:取決於什麼呢?


  吳:用的材料,它的製造工藝。


  記者:一般用什麼做。


  吳:琴身的面板木頭,一般是用拿桐木,或者是杉木,一種比較鬆軟的木頭,底板是拿一種很硬的木頭,過去都用梓木。現在做這個琴的話,也都是拿一些老木頭做,這個很重要,你的琴做得好壞,這個材料首先是第一重要.


  記者:會不會是一種心理作用呢?


  吳:不是心理作用,確實就是這樣子。因為這個木頭放在空氣中間,時間久了,它木質疏鬆了,木質裏頭的東西就揮發出去了,它木頭很疏鬆,出來的聲音就是不一樣。再加上鑄造的時候面板的厚薄,所有的地方的面板厚薄不是一樣的,不是均勻的,這個訣竅都在於這個面板,什麼地方該厚,什麼地方該薄,就在這個地方。


  記者:弦呢?弦有區別嗎?


  吳:弦就是說現在,這張琴上所上的弦是現在新生產的絲弦,就是在古代的時候也就是這樣子絲弦。所以它的音色應該說是基本上能夠反映明代的時候的音色。


  記者:都是用絲弦嗎?一定要用絲弦嗎?


  吳:現在新生產的弦,就是為了提高聲音的音量,同時也為了這個演奏上的某種方便,用尼龍鋼絲弦。


  記者:絲弦和鋼弦有什麼區別。


  吳:絲弦就是我們中國傳統的絲綢之路這個絲。所以很早這種弦樂器就拿這種絲來做,絲弦出來這個音色,跟鋼弦是完全不一樣的。非常地柔和。


  記者:能聽得出來嗎?


  吳:能聽得出來,你可以拿來試試。


  記者:你幫我試試。能讓我聽聽它的聲。


  吳:試試。你看,現在你聽,這個是絲弦。


  記者:這個是絲弦。我們先聽聽絲弦吧。


  吳:弦不對,絲弦就是有這個毛病,稍微隔了一點點空氣,就要調弦了。你看都響,都變了。所以開音樂會的話,一般怕用絲弦,因為絲弦上臺了以後,啪一下子弦斷了,或者是弦跑了,弄得你很狼狽。


  記者:那為什麼還用絲弦呢?


  吳:但是音色不一樣。


  記者:這是絲弦的聲音。


  吳:這是絲弦這個聲音。


  記者:那您再給我們演奏一下鋼絲弦的聲音,我看看有什麼區別。


  吳:是這一把?


  記者:您能給我們說說兩者的區別,聲音有什麼區別?


  吳:我認為有好壞之分,就我們聽的像這種琴的聲音,就是聲音比較厚。那種琴的聲音就比較薄,聲音比較空,傳統琴的這個特點就是聲音比較靜,比較實,結實,所謂的傳統就是要有金石之聲。怎麼叫一張好琴呢?首先第一個標準就是金石之聲,所謂金石之聲就是要敲鐘敲罄的這種聲音,自古以來就是作為一種聲音審美的一種標準。



我琴手弦音 心识我执受身

登录后可以发言讨论,前往登录,或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