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首頁 » 書樂影癡 » 孙毓芹先生古琴遗音逸辑

孙毓芹先生古琴遗音逸辑 - 十方准提
Default_avatar
帖子:24

简介  · · · · · ·

  孙毓芹先生,字泮生。一九一五年农历七月十九日生于河北省丰润县(现唐山市丰润区)马驹桥村。一九三九年向田畴先生(字耘夫,在李天桓的《近百年来唐山的古琴概况》一文中有介绍。)学琴三年。一九四一或一九四二年结婚,婚后生一子凤生,一九四二年毕业于北京中国学院。婚后不久从军,一九四八年部队半夜开拔匆匆离开驻地唐山,后又去了台湾。从此和家人一别再也没能见面。当时其子凤山只有六岁。一九九○年四月十四日在台北因病去世。终年七十五岁。

  孙毓芹能书善画更能琴,但到台湾后手边没有琴,也无法买到琴。只得自己摸索着做琴,琴制成,极简陋,聊胜于无。退伍后买到了一张新琴,音亦不佳。于是又自己按《与古斋琴谱》制琴。琴,越做越好。到台后最初的十几年所用之琴皆为自制,且有让与同好者。还有一些弟子向孙毓芹先生学斫琴。由于孙毓芹及其弟子斫琴使台湾琴人受惠良多。

  一九五九年得识南怀瑾,遂向南怀瑾学禅。一九六○年因台湾琴家章志荪的陈姓和汤姓两位女弟子得识章志荪先生,又向章志荪先生学琴兼学易。(章志荪先生将另文介绍。)章志荪先生去世后,孙毓芹先生能传其衣钵。一九六九年因唐建垣得识吴宗汉先生。在一九七二年吴宗汉因病去了美国,孙毓芹便接替吴宗汉在台湾国立艺专国乐科担任的古琴课教学工作。一九七五年又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古琴;一九八二年又在台湾国立艺术学院教琴。孙毓芹先生在台湾琴弟子相当多,影响很大。因此,一九八五年、一九八九年孙毓芹在台湾先后获“薪传奖”和当选“国宝级民族艺师”。

  在离家三十六年后的一九八四年底,孙毓芹收到了在北京邮电学院任教的侄子海山辗转美国寄来的家书。“披书难禁泪滂沱”,老泪纵横。几次提笔回信,泪眼浑花,不能成字。于是,每日除授课外,尽量在外游荡,以使激动之感情平静下来,终于在五月二日写成了回信。信中字字斑斑血泪,令人心酸。随信附了四首诗,正是他内心的写照:

  (离家三十六年初得侄儿家书)

  浮生若梦梦何为,盼到龙锺一纸书。

  反复读来还读去,隔窗冷雨听鸡鸣。

  披书难禁泪滂沱,一日不知看几过。

  庐舍成墟灾震后,梦魂犹绕故园多。

  浮生若梦梦如烟,一纸家书和泪看。

  啼笑皆非难作主,愧然念载扣禅关。

  蜀道何如世道难,流离风雨几辛酸。

  雄心老去消磨尽,只乞今生度玉关。

  孙毓芹在台湾始终一人生活,经济状况还算不错;身边经常有学生照顾,也不算太寂寞。但由于烟酒过量,患有肝硬化、高血压、中风、肺气肿等多种疾病,身体孱弱不已。虽然和家人有了联系,但要回大陆探亲,身体条件已不许可。欲申请其子凤山来台探亲也是几经周折。一九八九年终于开始申请其子来台探亲,还未办好,一九九○年孙毓芹便因病住院,“探亲”变成了“探病”;四月十四日孙毓芹病故,四月廿五日儿子凤山才赶到,“探病”又变成了“奔丧”。儿子把骨灰带回老家安葬,总算落叶归根。

  孙毓芹逝世后在其学生们的努力下,在台湾艺术学院民族音乐系系主任吴瑞泉及该校校长凌嵩郎的支持下成立了“民族艺师孙毓芹先生古琴纪念室”,陈列了孙毓芹平时爱穿的长袍、茶壶、字画、书籍、录音资料、文物及他所使用的古琴,包括宋琴“鸣泉”、元琴和学生做的新琴数张。

曲目  · · · · · ·

初辑:

1忆故人

2梧叶舞秋风

3醉渔晚唱

4玉楼春晓

5潇湘水云

6流水

7梅花三弄

8醉渔唱晚

9乌夜啼

次辑:

1阳关三叠

2玉楼春晓

3太古引

4凤求凰

5归去来辞

6渔樵问答

7忆故人

8梧叶舞秋风

登录后可以发言讨论,前往登录,或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