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意拳心法《武穆遗书—九要论》南宋岳飞著

2018-12-16 / 点击数: 133

這就是武穆遺書 金庸引用許多形意門的典故 卻絕口不提形意拳 怪事ㄧ樁
 

形意拳心法《武穆遗书—九要论》南宋岳飞著
要论一
从来散之必有其统也,分之必有其合也,以故天壤间四面八方,纷
纷者各有所属,千头万绪,攘攘者自有其源。盖一本散为万殊,而
万殊咸归于一本,事有必然者。且武事之论,亦甚繁矣。而要之,
千变万变,无往非势,即无往非气,势虽不类,而气归于一。夫所
谓一者,从上至足底,内而有脏腑筋骨,外而有肌肉皮肤五官百骸
相联而为一贯者也。破之而不开,撞之而不散,上欲动而下自随
之:下欲动而上自领之。上下动而中节攻之,中节动而上下和之,
内外相连,前后相需,所谓一贯者,其斯之谓欤。而要非勉强以致
之,袭焉而为这也。当时而静,寂然湛然,居其所而稳如山岳。当
时而动,如雷如塌,出乎尔而疾如闪电。且静无不静,表里上下,
全无参差牵挂之意。动无不动,左右前后,并无抽扯游移之形。洵
乎若水之就下,沛然而莫之能御,若火之内攻,发之而不及掩耳。
不假思索,不烦拟议,诚不期然而然,莫之至而至,是岂无所自而
云然乎。盖气以日积而有益,功以久练而始成。观圣门一贯之传,
必俟多闻强识之后,豁然之境,不废格物致知之功,是知事无难
易,功惟自尽,不可躐等,不可争遽,按步就步,循次而进,夫而
后官骸肢节,自有通贯上下表里,不难联络,庶乎散者统之,分者
合之,四体百骸,终归于一气而已。
要论二
尝有世之论捶者,而兼论气者矣。夫气主于一,可分为二,所谓二 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阴阳也。捶不能无动静,气不能无呼吸,吸 则为阴,呼则为阳,主平静者为阴,主乎动者为阳,上升为阳,下 降为阴,阳气上升而为阳,阳气下行而为阴,阴气下行而为阴,阴 气上行即为阳,此阴阳之分也。何谓清浊?升而上者为清,降而下者 为浊,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清者为阳,浊者为阴,而要之阳以滋 阴,浑而言之统为气,分而言之为阴阳。气不能无阴阳,即所谓人 不能无动静,鼻不能无呼吸,口不能无出入,此即对待循环不易之 理也。然则气分为二,而实在于一。有志于斯途者,慎勿以是为拘 拘焉。
要论三
 
夫气本诸身,而身之节无定处,三节者,上中下也。以身言之:头 为上节,身为中节,腿而下节。以上节言之:天庭为上节,鼻为中 节,海底为下节。以中节言之:胸为上节,腹为中节,丹田为下 节。以下节言之:足为梢节,膝为中节,胯为根节。以肱言之:手 为梢节,肘为中节,肩为根节。以手言之:指为梢节,掌中节,掌 根为根节。观于是,而足不必论矣。然则自顶至足,莫不各有三 节。要之,若无三节之分,即无著意之处。盖上节不明,无依无 宗,中节不明,浑身是空,下节不明,自家吃跌,顾可忽乎哉。至 于气之发动,要皆梢节动,中节随,根节催之而已。然此犹是节节 而分言之者也,若夫合言之,则上自头顶,下至足底,四体百骸, 总为一节,夫何三节之有哉?又何三节中之各有三节云乎哉?
要论四
试于论身论气之外,而进论乎梢者焉。夫梢者,身之余绪也,言身 者初不及此,言气者亦所罕论。捶以内而发外,气由身而达梢,故 气之用不本诸身,则虚而不实,不形诸梢,则实而仍虚,梢亦乌可 不讲。然此特身之梢耳,而犹未及乎气之梢也。四梢维何?发其一 也。夫发之所系,不列于五行,无关于四体,似不足论矣,然发为 血之梢,血为气之诲,纵不必本诸发以论气,要不能离乎血而生 气,不离乎血,即不得不兼及乎发,发欲冲冠,血梢足矣。其他如 舌为肉梢,而肉为气囊,气不能形诸肉之梢,即无以充其气之量, 故必舌欲催齿,而后肉梢足矣。至于骨梢者,齿也。·筋稍者,,指 甲也。气生于骨,而联于筋,不及乎齿,即未及乎筋之梢,而欲足 乎尔者,要非齿欲断筋,甲欲透骨,能也。果能如此,则四梢足 矣。四梢足而气亦自足矣。岂复有虚而不实,实而仍虚者乎。
要论五
今夫捶以言势,势以言气,人得五脏以成形,即由五脏而生气,五
脏实为生性之源,生气之本,而名为心肝脾肺肾是也。心为火,而
有炎上之象,肝为木,而有曲直之形,脾为土,而有敦厚之势;肺
为金,而有从草之能;肾为水,而有润下之功,此乃五脏之义,而
必准之于气者,以其各有所配合焉。此所以论武事者,要不能离乎
斯也。胸膈为肺经之位,而为诸脏之华盖。故肺经动而诸脏不能
静。两乳之中为心,而肺包护之,肺之下,胃之上,心经之位也。
 
心为君火,动而相火无不奉合焉。而两肋之间,左为肝,右为脾,
背脊十四骨节,皆为肾,此固五脏之位。然五脏之系,皆系于背
脊,通于肾髓,故为肾。至于腰,则两肾之本位,而为先天之第
一,尤为诸脏之根源。故肾水足,而金木水火土咸有生机,此乃五
脏之位也。且五脏之存于内者,各有其定位,而具于身者,亦自有
所专属,领顶脑骨背,肾是也。两耳亦为肾,两唇两腮,皆脾也。
两发则为肺。天庭为六阳之首,而萃五脏之精华,实为头面之主
脑,不啻一身之座督矣。印堂者,阳明胃气之冲,天庭性起,机由
此达,生发之气,由肾而达于六阳,实为天庭之枢机也。两目皆为
肝,而究之上包为脾,下包为胃,大角为心经,小角为小肠,白则
为肺,黑则为肝,瞳则为肾,实为五脏之精华所聚,而不得专谓之
肝也。鼻孔为肺,两颐为肾,耳门之前为胆经,耳后之高骨,亦肾
也。鼻为中央之土,万物资生之源,实中气之主也。人中为血气之
会,上冲印堂,达于天庭,亦为至要之所。两唇之下为承浆,承浆
之下为地阁,上与天庭相应,亦肾经位也。领顶颈项者,五脏之道
途,气血之总会,前为食气出入之道,后为肾气升降之途,肝气由
之而左旋,脾气由之而右旋,其系更重,而为周身之要领。两乳为
肝,两肩为肺,两肘为肾,四肢为脾,两肩背膊皆为脾,而十指为
心,肝,脾,肺,肾是也。膝与胫,皆肾也。两脚根为肾之要,涌
泉为肾穴。大约身之所系凸者为心,窝者为肺,骨之露处皆为肾,
筋之联处皆为肝,肉之厚处皆为脾。象其意,心如猛虎,肝如箭,
脾气力大甚无穷,肝经之位最灵变,肾气之动快如风。其为用也,
用其经,举凡身之所属于某经者,终不能无意焉,是在当局者自为
体认,而非笔墨所能为者也。至于生克制化,、虽别有论,而究要
领,自有统会,五行百体,总为一元,四体三心,合为一气,奚必
昭昭于某一经络,而支支节节言之哉。
要论六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内三合也。手与足合,肘与膝
合,肩与胯合,外三合也。此为六合。左手与右足相合,左肘与右
膝相合,左肩与右胯相合,右之与左亦然,以及头与手合,手与身
合,身与步合,孰非外合;心与眼合,肝与筋合,脾与肉合,肺与
身合,肾与骨合,孰非内合。岂但六合而已哉。然此特分而言之
也,总之一动而无不动。一合而无不合。五形百骸,悉用其中矣。
 
要论七
头为六阳之首,而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惟此是赖。故头不
可不进也。手为先行,根基在膊,膊不进而手则却不前矣,此所以
膊贵于进也。气聚中腕,机关在腰,腰不进,而气则馁而不实矣。
此所以腰贵于进也。意贯周身,运动在步,步不进而意则堂然无能
为矣。此所以步必取其进也。以及上左必须进右,上右必须进左,
其为七进,孰非所以著力之地欤,而要之未及其进,合周身而毫无
关动之意,一言其进,统全体而俱无抽扯游移之形。
要论八
身法维何?纵横高低进退反侧而已。纵则放其势,一往而不返。横则 裹其力,开拓而莫阻。高则扬其身,而身若有增长之势。低则抑其 身,而身若有攒捉之形。当进则进,殚其身而勇往直冲,当退则 退。领其气而回转伏势。至于反身顾后,后即前也。侧顾左右,使 左右无敢当我,而要非拘拘焉为之也。必先察人之强弱,运吾之机 关,有忽纵而忽横,纵横因势而变迁,不可一概而推。有忽高而忽 低,高低随时以转移,不可执格而论,时而宜进,故不可退而馁其 气,时而宜退,即当以退而鼓其进。是进固进也,即退,而亦实以 赖其进。若反顾后,顾其后而亦不觉其为后,侧顾左右,而左右亦 不觉其为左右矣,总之,机关在眼,变通在心,而握其要者,则本 诸身,身而前,则四体不令而行矣,身而却,则百骸莫不冥然而处 矣。身法顾可置而不论乎。
要论九
今夫五官百骸,主于动,而实运以步,步乃一身之根基,运动之枢
纽也。以故应战对敌,皆本诸身,而实所以为身之砥柱者,莫非
步。随机应变在于手,而所以为手之转移者。亦在步。进退反侧,
非步何以作鼓荡之机,抑扬伸缩,非步何以示变化之妙。所谓机关
者在眼,变化者在心,而所以转变抹角,千变万化,而不至于窘迫
者,何莫非步为之司命欤。而要非勉强以致之也。动作出于无心,
鼓舞出于不觉,身欲动而步亦为之周旋,手将动而步亦早为之似
逼,不期然而然,莫知驱而驱,所谓上欲动而下自随之者,其斯之
谓欤。且步分前后,有定位者,步也,然而无定位者,亦为步。如
前步进焉,后步随焉,前后自有定位,若以前步作后,后步作前,
 
更以前步作后之前步,后步作前之后步,则前后亦自然无定位矣。 总之拳以论势,而握要者为步,活与不活,亦在于步,灵与不灵, 亦在于步,步之为用大矣哉。捶名心意,心意者,意自心生,拳随 意发。总要知己知人,随机应变,心气一发,四肢皆动,足起有 地,膝起有数,动转有位,合膊望胯,三尖对照,心意气内三相 合。拳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外三相合。手心足心本心三 心一气相合。远不发手,捶打五尺以内,三尺以外,不论前后左 右,一步一捶,发手以得人为准,以不见形为妙。发手快似风箭, 响如雷鸣,出没如兔,亦如生鸟之投林。应敌似巨炮推薄壁之势, 眼明手快,勇跃直吞,未曾交手,一气当先,既人其手,灵动为 妙。见孔不打,见横打,见孔不立,见横立,上中下总气把定,身 足手规矩绳束,既不望空起,亦不望空落,精明灵巧,全在于活, 能去能就,能柔能刚,能进能退,不动如出岳,难知如阴阳,无穷 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炫曜如三光,察来势之机会, 揣敌人之短长,静以待动有上法,动以处静有借法,借法容易上法 难,还是上法最为先。交勇者不可思悟,思悟者寸步难行。起如箭 攒落如风,手搂手兮向前攻,举动暗中自合,疾如闪电在天,两边 挝防左右,反背如虎搜山,斩捶勇猛不可当,斩梢迎面取中堂,抢 上抢下势如虎,好似鹰鹯下鸡场,翻江倒海不须忙,单凤朝阳势为 强,云背日月天地交,武艺相争见短长。步路寸开把尺,劈面就 去,上右腿,进左步,此法前行,进人要进身,身手齐到是为真, 发中有绝何从用,鲜明其意妙如神。鹯子镄林莫著翅,鹰捉小鸟势 四平。取胜四梢要聚齐,第一还要手护心。计谋施运化,霹雳走精 神,心毒称上策,手毒方胜人。何谓闪?何谓进?进即闪,闪即进, 不必远求。何谓打?何谓顾?顾即打,打即顾。发手便是,心如火药 拳如子,灵机一动鸟难飞,身似弓弦手似箭,弦回鸟落见神奇。起 手如闪电,闪电不及合眸,打人如迅雷。迅雷不及掩耳。五道本是 五道关,无不把守自遮栏,左腮手过,右腮手去,右腮手过去,左 腮手来,两手束拳迎面出,五关之门关得严。拳从心内发,向鼻尖 落,足从地下起,足起快时心火作,五行金木水火土,火炎上而水 就下,我有心肝脾肺肾,五行相推无错误。
交手法
占右进左,占左进右。发步时足根先著地,足尖以十趾抓地,步要
稳当,身要庄重。捶要沉实而有骨力,去是撒手,著人成拳。用拳
要锩紧,用把把有气,上下气要均停,出入以心为主宰,眼手足随
之去,不贪不歉,不即不离,肘落肘离,手落手窝。右足当先,膊
 
尖向前,此是换步。拳从心发,以身力摧手,手以心把,心以手 把,进人进步,一步一捶,一支动,百支俱随。发中有绝,一握浑 身皆握,一伸浑身皆伸,伸要伸得进,握要握得根,如锩炮卷得 紧,绷得有力。不拘提打,按打,烘打,旋打,斩打,冲打,锛 打,肘打,膊打胯掌打,头打,进步打,退步打,顺步打,横步 打,以及前后左右上下百般打法,皆要一起相随。出手先占正门, 此之谓巧,骨节要对,不对则无力,手把要灵,不灵则生变。发手 要快,不快则迟误,举手要活,不活则不快。打手要跟,不跟则不 济。存心要毒,不毒则不准。脚手要活,不活则担险。存心要精, 不精则受愚。发作要鹰捉勇猛,外静胆大,机要熟运,切勿畏惧迟 疑,心小胆大,面善心恶。静似书生,动如雷发。人之来势,亦当 审察。脚踢头撞,拳打膊作,窄身进步,仗身起发,斜行换步,拦 打倒身,抬腿伸发,脚指东顾,须防西杀,上虚下必实者,诡计指 不胜屈。灵机自揣摩,手急打手慢,俗言不可轻,的确有识见。起 望落,落望起,起落覆相随,身手齐到是为真。翦子股,望眉斩, 加上反背,如虎搜山。起手如闪电,打下如迅雷,雨行风,鹰捉 燕,鹞钻林,狮搏兔。起手时三心相对,不动如书生,动之如龙 虎。远不发手打,双手护心旁,右来右迎,左来左迎,此为捷取。 远了便上手,近了便加肘,远了便脚踢,近了便加膝,远近宜知, 拳打足踢,头至把势,审人能叫一思进,有意莫带形,带形必不 赢。捷取人法,审顾地形,拳打上风,手要急,足要轻,把势走动 如猫行。心要正,目聚精,手足齐到定要赢。若是手到步不到,打 人不得妙,手到步也到,打人如把草,上打咽喉下打阴,左右两胁 在中心,前打一丈不为远,近者只在一寸间,身动时如崩墙倒,脚 落时如树载根。手起如炮直冲,身要如活蛇,击首则尾应,击尾则 首应,击中节则首尾皆相应。打前要顾后,知进须知退,心动快似 马,臂动速如风,操演时面前如有人。交手时有人如无人。起前 手,后手紧摧,起前脚,后脚紧跟,面前有手不见手,胸前有肘不 见肘,如见空不打,见空不上,拳不打空起,亦不打空落,手起足 要落,足落手要起,心要占先,意要胜人,身要攻人,步要过人, 前腿似跏后腿似忝,首要仰起,胸要现起,腰要长起,丹田要运 气。自顶至足,要一气相贯。胆战心寒,必不能取胜,未能察言观 色者,必不能防人,必不能先动。先动为师,后动为弟,能叫一思 进,莫教一思退。三节要停,三尖要照,四梢要齐,明了三心多一 力,明了三节多一方,明了四梢多一精,明了五行多一气,明了三 节,不贫不歉,起落进退多变,三回九转是一势,总要一心为主 宰。统乎五行,运乎二气,时时操演,勿误朝夕,盘打时而勉强, 工用久而自然。诚哉是言,岂虚语哉!
 
形意拳心法《武穆遗书—九要论》南宋岳飞著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