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武穆(形意)九要論及考證

2016-11-13 / 点击数: 197

李劍秋《形意拳術》《岳武穆形意拳術要論》序言:


民國四年夏,余南歸,過吾鄉原公作傑家,取其所藏武穆拳譜讀之,中有要論九篇,交手法一篇,雖字句間不無差誤,然其行文瑰瑋雄暢,洵爲武穆之作,而論理精透,尤非武穆不能道,餘日此形意拳舊譜也,得此靈光,形意武術,其將日久而彌彰乎。急錄之,攜入京師,公諸同好天下習武之士,與凡素慕武穆其人者,其守此勿失也可,濟源後學鄭濂浦謹識。


形意九要論
器上而通乎道,技精而入乎神,惟得天下之至正,秉天下之真精者,乃能窮神而入妙,察微而闡幽,形意之用器也、技也,形意之體道也、神也。器技常人可習,而至道神,大聖獨得明。岳武穆精忠報國,至正至剛,其浩然之氣,誠霈然充塞於天地之間,故形意之精,非武穆不能道其詳,然全譜散失不可得而見,而豪芒流落只此九要論而已,吾儕服膺形意得以稍藩圉,獨賴此耳。此論共九篇,理要而意精,詞詳而論辨,學者有志,朝夕漸摹,而一芥之細,可以參天,濫觴之流,泛為江海,九論雖約,末始不可通微,何莫造室升堂也。

一要論︰

從來散之必有其統,分之必有其合也。故天壤間四面八方。紛紛者必有所屬,千頭萬緒,攘攘者自有其源。蓋一本可散為萬殊,而萬殊可咸歸于一本,事非必有然哉。且武事之論,亦甚繁矣。而要之千變萬化,無往非勢,即無往非氣,勢雖不類,而氣歸于一。夫所謂一者,自頂至足,內有臟腑筋骨,而外有肌肉皮膚,五官百骸,相連而為一貫者也。破之而不開,撞之者不散,上欲動而下自隨之,下欲動而上自領之,上下動而中節攻之,中節動而上下和之,內外相聯,前後想續,所謂一以貫之者,其斯之謂歟!而要非勉強以致之,襲焉而為之也。當時沉靜,寂然湛然,居其所而穩如山岳。當時而動,如雷如塌,出手而則如閃電。且靜無不靜,表里上下,全無參差牽掛之意。動無不動,左右前後,並無抽扯游移之形。洵乎若水之就下,沛然莫之能御也。若火機之內攻,發之而不及掩耳,不暇思索。不煩疑議。誠不期然而然,莫之致而至是,豈無所自而云乎。蓋氣以日積而有益,功以久練而終成。觀聖門一貫之傳,必俟多聞強識之後,才能豁然之境,不費格物致知之功,始知事無難易,用功惟自進,不可躐等,不煩急遽,按步就序,循次而進,百骸肢節,自有通貫,上下表里,自不難聯絡,庶乎散者通之,分者合之,四體百骸,終歸于一氣而已矣。

二要論︰

天地間森羅萬象新陳代謝,未有一往而不返者也,亦未尚有直而不曲者也。蓋物有對待,勢有回還,今古不移之理也。常有世之論捶者,而兼論氣者矣。夫氣主于一、何分為二,所謂二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陰陽也。捶不能無動靜,氣不能無呼吸,吸則為陰,呼則為陽,主乎靜者為陰,主乎動者為陽,上升為陽,下降為陰。陰氣上行而為陽,陽氣下行而為陰,陰氣上行而為陽,陰氣下行仍為陰,此陰陽之所以分也。何為清濁?升而上者為清,降而下者為濁,清氣上升,濁氣下降,輕清者為陽,重濁者為陰,而要之,陽以滋陰,陰以濟陽,混其用而言之,為勁為氣,分而言之,為陰陽,即所謂人不能無動靜,口不能無呼吸,鼻不能無出入,而所為對待循環陰陽不易之理也。然則氣分為二,而實在于一,有志于斯途者,慎勿以是為拘拘焉。

三要論︰

夫氣本諸身,而身之節無定數,可分為三,三節云者,上、中、下焉。以一身言之︰頭為上節,身為中節,腿為下節。以頭面言之︰天庭為上節,鼻為中節,海底為下節。以中節言之︰胸為梢節,腹為中節,丹田為根節。以下節言之︰足為梢節,膝為中節,胯為根節。以肱言之︰手為梢節,肘為中節,肩為根節。以手言之︰指為梢節,掌為中節,掌根為根節。至于足則不必論矣。然則自頂至足,莫不各有三節。要之,即莫非三節之所為,既莫非著意之處。蓋上節不明,無依無宗,中節不明,渾身自空,下節不明,自家吃跌。豈可忽乎。至于氣之發動,要皆自梢節起,中節逐之,根節催之,然此猶是節節而分言之也。若合而言之,上自頭頂,下自足底,四體百骸,總為一節,夫何三節之有哉?又何三節中之各有三節云乎哉?


四要論︰

試于論身論氣之外,而進論乎梢者焉。夫梢者,身之余續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氣者亦所罕聞。捶以內而發外,氣有身而達梢,故氣之為用,不本諸身,則虛而不實,不行諸梢則實而仍虛,梢亦焉可弗講乎?然此特身之梢耳,而猶未及乎氣之梢也。四梢維何?發其一也。夫發之所系,不列于五行,無關于四體,似不足論矣。然發為血之梢,血為氣之海,似不必本諸發以論氣,要不能離乎血而生氣,不離乎血,即不得不兼及乎發,髮欲沖冠,血梢足矣。抑舌為肉之梢,而肉為氣ㄕ,氣不能行諸肉之梢,即氣無以沖其氣之量,故必舌欲摧齒,而後肉梢足矣。至于骨之梢,齒也。筋梢者,指甲也。氣生于骨,而聯于筋,不及乎齒,即未及乎筋之梢,而欲足乎爾者,要非齒欲斷筋,甲欲透骨不能也。果能如此,則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氣亦自足矣,豈復有虛而不實,實而仍虛者乎。


五要論︰

今夫拳以言勢,勢以言氣,人得五臟以成形,即由五臟而生氣,五臟實為性命之源,生氣之本,而名為心肝脾肺腎也。心為火,而有炎上之象;肝為木,而有曲直之形;脾為土,而有敦厚之勢;肺為金,而有從革之能;腎為水,而有潤下之功;此仍五臟之義,而必準之于氣者,皆各有所配合焉。此所以論武事者,皆不外乎斯也。其在內胸膈肺經之位,而為諸臟之華蓋。故肺經動,而諸臟不能靜。兩乳之中為心,而肺包護之,肺之下,胃之上,心經之位也。心為君,心火動,而相火無不奉合焉。兩肋之間,右為肝,左為脾,背脊十四骨節為腎,此固五臟之位也。然五臟之系,皆系于背脊,通于腎髓,固為腎。至于腰,則兩腎之本位,而為先天之第一,尤為諸臟之根源。故腎水足,而金木水火土莫不各顯生機,此乃五臟之部位也。且夫五臟存于內者,各有其定位,而具于身者,亦有其專屬,領頂腦骨皆腎是也。兩耳亦為腎,兩唇,兩腮,皆脾也。兩鬢則為肺,天庭為六陽之首,而萃五臟之精華,實為頭面之主腦,不啻一身之座督矣。印堂者,陽明胃氣之衡,天庭欲起,機由此達,生發之氣,由腎而達于六陽,實為天庭之樞機也。兩目為肝,而究之上包為脾,下包為胃,大角為心經,小角為小腸,白則為肺,黑則為肝,瞳子為腎,實亦為五臟之精華所聚,而不得專為之肝也。鼻空為肺,兩頤為腎,耳門之前為膽經,耳後之高骨亦為腎也。鼻居中央之地,而為土,萬物資生之源,實乃中氣之主也。人中為血氣之會,上沖印堂,達于天庭,亦至要之所。兩唇之下為承漿,承漿之下為地閣,上與天庭相應,亦腎經位也。領頂頭項者,五臟之道途,氣血之總會,前為食氣出入之道,後為腎氣升降之途,肝氣由之而左旋,脾氣由之而右旋。其系更重而為周身之要領。兩乳為肝,肩為肺,兩肘為腎,四肢屬脾,兩肩背膊皆為脾,而十指則為心肝脾肺腎是也。膝與脛,皆為腎也。而腳跟為腎之要,涌泉為腎穴也。大約身之所系,凸者為心,心窩者為肺,骨之露處皆為腎,筋之聯處皆為肝,肉之厚處皆為脾。象其意,心如猛虎,肝如箭,脾氣力大甚無窮,肝經之位最靈變,腎氣一動快如風,此其為用也。用其經,舉凡身之所系屬于莫經者,終不能無意焉。是在當局者,自為體驗,而非筆墨之所能罄者也。至于生克制化,雖另有論,而究其要領,自有統會,五行百體,總為一元,四體之心,合為一氣,奚必昭昭于某一經絡,而支支節節言之哉。


六要論︰

心與意合,氣與力合,筋與骨合,內三合也。手與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外三合也。此為六合。左手與右足相合,左肘與右膝相合,左肩與右胯相合,右之與左者亦然。以及頭與手合,手與身合,身與步合,亦系外合;心與眼合,肝與筋合,脾與肉合。肺與身合,腎與骨合,亦系內合,豈六合而已哉,然此特分而言之也。總之一動而無不動,一合而無不合,五行百骸一在其中矣。


七要論︰

頭為六陽之首,而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本此是賴,故頭不可不進也。手為先行,根基在膊,膊不進則手腳不可前矣,此所以膊貴于進也。氣聚諸腕,機關在腰,腰不進,則氣餒而不實矣。此所以腰貴進也。意貫周身,運動在步,步不進而意則索然無能為矣。此所以步必取其進也。以及上右必須要進左,上左必須要進右,共為七進,孰非所以著力之地歟!而要之未及其進,合周身毫無關動之意,一言其進,統全體而俱無抽扯游移之形也。


八要論︰

身法為何?縱橫高低進退反側而已。縱則放其勢,一往而不返。橫則裹其力,開拓而莫阻。高則揚其身,而身若有增長之勢,低則折其身,而身若有攢提之行。當進則進,彈其力而勇往直沖,當退則退,凌其氣而回轉伏勢。至于返身顧後,後即前也。側顧左右,左右無敢當我哉,而要非拘拘焉。必先察乎人之強弱,運吾之機關,有忽縱而忽橫,縱橫因勢而變遷,不可一概而推論。有忽高而忽低,高低隨時以轉移,不可執格而論。時而宜進,故不可退,以餒其氣。時而宜退,即當以退,而鼓其進。是進固進也,即退而實以助其進,若返身顧後,而後亦不覺其為後也。側顧左右,而左右亦不覺其為左右矣。總之,機關在眼,變通在心,而握其要者,則本諸身,身而前,則四體不令而行矣。身而卻,則百骸自莫不冥然而處矣。身法豈可置而不論哉。


九要論︰

今夫五官百骸,主于動,而實運以步,步乃一身之根基,運動之樞紐也。以故應戰對敵,皆本諸身,而實所以為身之砥柱者,莫非步。隨機應變在于手,而所以為手之轉移者,亦在步。進退反側,非步何以示變化之妙。所謂機關者在眼,變化者在心,而所以轉彎抹角,千變萬化,而不至窘迫者,何莫非步為之司命歟!而要非勉強以致之也。動作出于無心,鼓舞出于不覺,身欲動而步已為之周旋,手將動而步亦早為之催逼,不期然而然,莫之驅而若驅,所謂上欲動而下自隨之者,其斯之謂歟!且步分前後,有定位者步也,然而無定位者,亦為步。如前步進之後步隨之,前後自有定位矣。若前步作後,後步作前,更以前步作後之前步,後步作前之後步,則前後亦無定位矣。總之拳以論勢,而握其要者為步,活與不活,亦在于步,靈與不靈,亦在于步,步之為用大矣哉。
-------------------------------------------------------------------------------------------

《九要論》出處考證回顧/ 胡剛
多年來筆者致力於心意形意拳的早期歷史的研究,自拙作《(六合(心意)拳譜·乾隆十五年序)出處考》發表後,蒙前輩和朋友們不棄,又陸續提供了三十三個不同時期、不同版本的拳譜和相關資訊,令筆者倍受鼓舞,所謂衆人捧柴火焰高,揭開心意形意歷史本來面目,不再只是一個美好的願望。

《六合(心意)拳序》的出處,固然重要,尚需各位朋友鼎力相助提供披露更多版本,而《(岳武穆)九要論》(以下簡稱《九要論》)的出處,因其本身在形意拳、心意拳、太極拳,乃至整個武術史的地位之要,而成爲武學領域的一個重大課題,這段歷史公案,百年來一直未能完滿破解。筆者研究這個課題多年,現根據掌握的資料,對《九要論》研究歷史作一梳理排序,明確迄今爲止心意門《九要論》的首傳者是誰,希冀以此爲線索和突破口,進一步破解這個歷史疑團。

一、歷史回顧

迄今爲止,歷史上和今日武林界的公開出版物中,擁有和聲稱擁有並披露此譜者如下:

形意心意拳著作中:

1、李劍秋的《形意拳術》,民國八年(1919年)出版;2、淩善清的《形意五行拳圖說》,民國十七年(1928年)出版;3、董秀升的《嶽氏意拳五行十二形法精義》,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出版;4、東北陳再實整理的內部形意拳資料,上世紀80年代武術三年挖整時期出版;5、曹志清《形意拳理論研究》,上世紀80年代出版;6、山西形意拳研究會會刊,上世紀80年代出版:7、李紫劍《狂生談拳錄》,上世紀80~90年代內部資料等等。

太極拳著作中:

l、陳家溝之陳家太極拳傳人著作:陳績甫編著的《陳氏太極拳彙宗》,1935年南京仁聲印書局出版;《世傳陳氏太極拳》,陳小旺著,人民體育出版社1990年出版;《中國陳氏太極拳》(陳正雷著,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1997年8月出版)中的《陳長興太極拳十大要論》、《用武要言》等。

2、近年太極趙堡傳人相關著作中:《武當趙堡傳統三合一太極拳》,劉會峙編著,陝西科學技術出版社1991年3月出版;《秘傳趙堡太極拳》,王海洲演述、嚴翰秀整理,廣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中國趙堡太極》,趙增福著,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1997年9月第一版;《武當趙堡太極拳大全》,原寶山著,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1999年11月第一版;《武當趙堡太極拳小架》,鄭悟清傳授,鄭瑞、譚大江編著,人民體育出版社出版,2000年2月第一版;《和式太極拳譜》,和有祿編著,人民體育出版社2003年6月第一版;原寶山撰《(用武要言)之謎》,1998年發表於《太極》雜誌等,文中談到《九要論》、《太極拳注釋》、《捷要論》、《天遠機論》、《論法》等等。

二、各版本的出處

上述各種《九要論》的版本中,李存義再傳弟子李劍秋的著作,乃是最早出版公開其內容者,但其出處只到民國時期的“濟源原家”而已,並無更進一步的資訊;淩善清的版本來自其恩師靳雲亭;董秀升的版本沒有交代來歷;陳再實版本據雲是中國土改時期(約1946一1952年)來自山西某農村。董秀升、陳再實版本,實爲同一版本,此版本與李劍秋版本相比,多出一個內容短小但水平很高的《無名氏前言》;曹志清版和山西形意拳研究會會刊版則是分別引自董秀升版、陳再實版。

河南竹林心意傳人李紫劍所披露的版本,據李先生考,最晚來自明代的竹林,可惜未見原件出示。陳家溝的版本按其說法是出於陳長興,但歷來有爭議。趙堡傳人的著作更晚,其出處多歸於無名先賢,有時也歸於在世時間尚爭論不休的王宗嶽。

來自太極拳相關著作的版本之所以有爭論,不僅因爲太極傳人公佈《九要論》的時間,大大晚於形意拳相關著作,而且《九要論》中所描述拳術名稱風格等,更與心意形意特徵一門相合。

歷史上歷來對《九要論》之出處有爭論,近十餘年來,亦有金仁霖老先生、吳文翰老先生等學者參與爭鳴,衆說紛紜。有人認爲陳家溝版本是陳績甫抄自李劍秋先生或淩善清先生的著作,趙堡版也是來源於民國時期形意門人的著作並用以指導本門的技術;而趙堡傳人原寶山先生則論證陳家溝版來自趙堡,王海洲、嚴翰秀在《杜元化太極拳正宗考析》(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1999年10月出版)書中也有:“趙堡太極門人傳遞的《九要論》,其他門派也認爲是自己門派的古典拳論”語。更有許多學者輾轉其間,各有其理,各持己見。

盧正文先生對《九要論》也早有研究,並發現其部分內容來自中國古典名著《三國演義》,至上一世紀90年代,又發現了同《西遊記》的關係,系持此說的首位學者。

李紫劍先生除了技術上的見解外,又將《九要論》分爲三個部分,並結合對文中“火藥”、“靈機”等的研究,將《九要論》的前部分歸於岳武穆,後兩部分分別歸於姬龍和姬鳳。但事實上,不僅直接歸於岳武穆尚缺少銜接證據,而且那兩位明末的“姬龍”和“姬鳳”兄弟,只是前輩傳人抄本中的一個誤聽誤記誤判,心意門中並不存在(有關此結論的具體證據,筆者另有專考)。

從以上梳理排序可知,從1919年李劍秋的《形意拳術》出版至今,在將近九十年的時間裏,研究工作雖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對於《九要論》的原始出處這個根本問題,尚知之不多,公案依舊。筆者以爲《九要論》這一影響面廣,在理論技術上更加重要,在時間上當更早出現的拳譜,可供我們研究的版本寥寥無幾,這是客觀事實。然而這一簡單歷史事實的背後,卻可能藏著更深刻的歷史資訊和真相,這就要求我們對已經擁有的資料和資訊進行深入研究,尋找內證。而尋求新證,無疑應從源頭做起,因此,我們首先應該對最早公開出版《九要論》的李劍秋及同他有關的人物與事件給以足夠的重視。

編者:編者以爲胡先生的建議很對。在不知道還有誰更早披露《九要論》的前提下,李劍秋前輩及其公開出版的《形意拳術》,顯然離“《九要論》之謎”的謎底最近,以往《武魂》上有關李劍秋及相關情況的研究文章並不多,本刊希望以後能向讀者提供更多有關的文章。現將李劍秋《形意拳術》後附《岳武穆形意拳術要論》之第一段(可以認爲是《序言》)抄錄如下,供讀者參閱:

民國四年夏,余南歸,過吾鄉原公作傑家,取其所藏武穆拳譜讀之,中有要論九篇,交手法一篇,雖字句間不無差誤,然其行文瑰瑋雄暢,洵爲武穆之作,而論理精透,尤非武穆不能道,餘日此形意拳舊譜也,得此靈光,形意武術,其將日久而彌彰乎。急錄之,攜入京師,公諸同好天下習武之士,與凡素慕武穆其人者,其守此勿失也可,濟源後學鄭濂浦謹識。

從上文可知,此書所收《九要論》,系濟源鄭濂浦從濟源原作傑家所得。鄭濂浦其人其事、與李劍秋等人的關係、原作傑其人其事等等,都值得考證和介紹。
岳武穆(形意)九要論及考證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