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先生談太極拳與道功

2016-11-01 / 点击数: 362

南懷瑾先生談太極拳與道功

導讀: 本文為南先生1966年於立法院第二會議室講演,前面講述南先生習武經過十分生動有趣 ; 後段談及他養生與練太極拳的心得亦十分有參考價值,值得大家細細品味。
   
緣起

太極拳協會會長立法委員韓振聲先生,曾經以「太極拳與道功」這個問題來問我,所以就我個人年輕時學拳的經驗提出來與他砌磋研究,我們一致以為學太極拳到最後階段,應該走入修道的途徑較為圓滿。由於那次相談得很投契,後來又應他的邀請於民國五十五年(一九六六)十一月十一日,假立法院第二會議室做了此次講演。當天報紙刊出的新聞,誤以我為國術家相稱,實在不是事實,只是覺得國內的武術精神,與日俱衰,令人憂心,正如今日中國文化之亟亟待興一樣,而返觀太極拳在歐美各國則日益流行,每回看到國外寄來的拳姿照片,卻又不免有「橘逾淮而枳」的感慨,因而藉此次講演的機緣,貢獻個人一得之見,以就教高明,並以闡述我中華文化中武藝精神內涵之一般。

一、習武經過

童年
    我自幼個性就好動,並嗜讀武俠小說,剛在十二歲時即開始習練種種武藝。此前在六至十餘歲時期則因體弱多病而日與藥物為伍,且目患近視、常私自貪閱武俠小說而躲在樓上書房按圖瞎練,父母固不知情。因心慕飛簷走壁,自亦練學跳樑倒掛,有一天,不慎從樑上跌落到地,聲震一室,家父聽到巨大聲響上樓察看,才知道我在偷偷習武,當時他老人家並沒有對我責怪,反而聘延武師到家教我武藝,這時起我才正式開始習武。

啟蒙
    當時在家鄉浙江樂清一帶盛行所謂的「硬拳」,與今日一般練拳情形相差不多。起初,隨師習練時,固然不知道以我衰弱之軀而學此剛猛之拳是否適當?又不能分辨拳藝的優劣,每回習拳之後卻有頭腦昏昏之感,莫知其所以然?但以從小志慕俠客義行,所以也就勉強自己而照練如儀。

訪師
其後負笈四方,人事接觸漸廣,以心喜武術道功,乃不計耗資,不論宗派,凡遇有一技之長的人,或俱神通,或有道,或有武功,即頂禮叩拜為師。因此到二十歲前,所拜的師父,各門各派,積加起來亦多達八十餘人。所學範圍包括南宗、北派,長拳、短打,乃至十八般武器,至少亦習弄過十四件左右,外加蒙古摔跤、西洋撲擊等,真可謂:「樣樣統摸,般般皆弄。」

比賽
    有一次,中央國術館張之江先生,於杭州國術舘主辦全省性國術比賽,我亦參與其盛,以姿勢優異而獲冠軍。抗戰前,各縣市普設國術舘,都有專人負責,武風維揚,盛極一時。然我私自反省所習武藝實未精到,各路各派,亦不過略窺其門徑而已,乃決心繼續尋師訪道,親近高明。

二、訪道經過

劍仙
    當時聽到杭州城隍山上有一老道,傳說系滿清王室公子出家者,這位老道鬚眉皓白,童顏鶴髮,神釆奕奕,據傳已成劍仙;得此消息,心中萬分興奮,即行前往拜謁數次,都未得見面。(想起當時訪師求道之誠懇,見面即跪,而今日朋輩相訪,談玄說道等,甚或有人還以此過訪談道為對主人的—種施惠,算是看得起對方,今非昔比,想來頗多感慨)。聽說這位道長當時逢人來求皆推稱不會劍術,若欲習畫他則教人畫梅。幾番周折後,我終於見到了他,即向他再三懇求學劍,只學此項,不求其他。因為我意誠心堅,終於獲得進一步約談。
    他見面一開頭就問:「曾習何劍?」我答:「學過青萍、奇門等等。」於是道長即命我當場試練所習。我練了一陣以後,他批評說:「這真的只是兒戲,不可再練,徒費光陰,還是以讀書為好」,又接著說:「你所聽說一些小說書上說的白光一道,口吐飛劍,這類的話,在世界上並無其事。劍仙雖有,但並非如同小說上所描述的那樣;今天你暫且試練一下,每天晚上把門窗緊閉,房間內不點燈,使內室漆黑,僅點香一枝,嘗試用劍劈開香頭,手腕著力,而臂膀不動,等練到一劍迅下,香成兩半時,才進入第一階段。第二步再把豆子擲向空中,用劍劈在空中成兩半,功夫能練到這裡,再來見我,再為你解說劍路。
    當時聽了以後,心想這實在太難了,雖然心知天下無難事,這樣練劍,也不是不可為,但因當時立志學文兼學武,俾能經世濟時,而諸事分心,惟恐心不專一則反而一事無成。魚與熊掌,不可得兼,遂作罷。放棄作劍仙,然而對於學拳仍舊勤勞,每日凌晨三時,必起床練拳,兩三小時後,再沐浴更衣。當年杭州西湖一帶,武師甚多,我亦朝夕浸潤其間,躍馬佩劍,臂縛鐵環,腿綁鐵磚,也相近於那時的「太保學生」了。一笑!以後訪遇僧道甚多,皆各有專長,然所說與城隍山老道大抵相同。總之,我在那段學拳時期,練習武功,可以說從來沒有間斷過一天。

入川
    抗戰前二、三月,我即隻身入川,其後一些朋友也隨政府輾轉來到了陪都四川,相遇時都說,我有先見之明,固不知道我想到峨嵋學劍的心願。記得那時一路訪道,到漢口時,曾遇到兩位異人,一道一俗,道者紅光滿面,俗者跛其一足。手中均捻弄鐵彈,笑容靄然,我竟不覺尾隨其後,自黃鶴樓前繞到後山,他兩人一直走亦不稍回頭。翻山越嶺,直到下坡時,才回頭問我:「奇怪!年輕人你跟我們到這裡幹什麼?」我本想把訪師求道的心意告訴他,忽然感覺到天下騙子甚多,倘若在湖北隻身遇騙,那就麻煩了,於是說是遊山。他們又問我將往何處去,我說打算到四川,道人仔細看了我一回,然後說:「好的!你應該入川,我們後會有期,但是今天你不要再跟著我們了。」他並留了以後見面的地址給我,就此分別。至今回憶起來,該二人神態舉止都很奇異,令人回味無窮。後入川,遍訪青城、峨嵋仙佛觀寺,一路亦未有些時中斷過。

遇異
    四川名勝鵠鳴山,為東漢期間道教祖師張道陵隱居之地,山上住有一位名號王青風的道士,是四川境內傳說的劍仙,我曾經上山尋訪他,多次以後,終於見到面,他亦是一位奇人異士。他說:並無飛劍這種事,但劍仙卻是有的。然而他的說法又與杭州城隍山老道所說稍有不同。他說劍為一種「氣功」,所謂以神御氣,以氣御劍,百步之外可以禦敵。又說劍有五類,大別之為有形、無形。他知道我羨慕「金光一道」的劍術時,告訴我需鑄備一寸三分長金質小劍,再以道家方法習練。一如道家練丹之法,可將黃金煉化成液體,並可服飲,若中了毒,道家並有解此毒的藥。當時私自想到,現在到了科學昌明,槍炮及炸彈等威力無比的利器皆已發明了的時代,還去苦練這種劍術幹什麼?如果是為了強身,則個人已經知道的許多方法,就足以保健,何必浪費時間在這方面。就因這樣想法,意志始終未能專精堅持而放棄了。
後來請王青風老師表演,那時我們彼此之間的感情已經很深厚,所以他就特允了我的請求。一次他站在山頭上,用手一指,數丈外對峰上的一棵老松即應手而倒。我童心未泯,尚驚訝地問他何以無光。他說:「我早已經告訴過你並無此事,欲練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
    這時他的大弟子亦在旁邊,這個人也是道士裝束,我亦請他表演,但見他用鼻孔吼氣,便看到他站立之處,週遭山土轉即成塵飛揚。此二次表演都是我親眼目睹的事實,由此而相信中國武術,的確可練至甚高甚妙境界。此其一。
    第二位所遇到的異人,在四川自流井,是由以「厚黑學」聞名之李宗吾先生所引介。李公學問、見識廣博,道德亦高,世所罕見,其所著作的「厚黑學」,如其所說:「撥開黑的,讓人見到真正的。」旨在諷世。我在自流井遇到他的時候,就說在附近趙家侖鄉下,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先生,是得到武當內家武功的真傳,輕功已經到了「踏雪無痕」的境界,如果隨他學習,只須三年的時間便可有成就。因為這位老人的師父籍貫浙江,所以亦欲授一逝籍弟子以報師恩。知道我是浙江人,故願為引介。
    於是我們坐「滑桿」下鄉去拜訪,相談之下,連稱「有緣」。老人見我對於飛簷走壁之事,心存懷疑,不大相信,他灑然一笑之後,即疾行一里多路,又快步走回來,這時剛好新雨初晴,地上泥濘,老人腳上穿的一雙白底新靴,一趟回來後,鞋底一點也沒有被泥染污,而且他在起步時,未見拿架作勢,灑然來去自如。他又問欲見走壁的身手否?隨即見他張臂貼壁,亦未有任何架勢,人已離地拔高,笑說:「你現在相信吧!亦願學否?」並稱說學這些功夫只有七十二訣,歸納成七十二字,一字一訣,一字一姿勢,循序漸進,無需廣場,僅樓閣之上,即敷應用,若願住三年,即可示教。我當時考慮再三,復因恐怕自己志趣不專,弄得百事無成,故只得婉辭。後一路代覓可傳的人,卻沒有找到,至今心中仍掛念遺憾。

棄拳學禪
    後來到了成都,遇到一位河南籍拳師,教我「十三大法」,即是太極拳衍變的十三架式,不剛不柔,然而每一個動作,著著可以致人死命。頓時感覺到倘使學這套拳的人沒有道德修養,動輒要人性命,如何了得!所以從此棄拳不學,專志學禪,在峨嵋閉關三年,一直與拳絕緣。
    太極拳種式頗多,陳家的雙邊以及楊家太極,都曾習練,到現在還能勉強記憶的是楊家拳之姿式,若演練全套,則因荒疎已久,頗有勉強之感。我對拳術,一擱就是二、三十年,既不練習又不與人較量,可說一生從來未曾施用過,且越到後來越怕動手,愈厭習武。春秋法家韓非子之名言:「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文人自古相輕,武人從來不服輸。好勇鬥狠,粗暴驍勇,有時令人難忍,因此以後與習武朋友也就漸漸地疏遠了。
武功的根源,首當追溯到我國五千年前深遠博大的文化。古人造字,止戈為武,即已闡明武的原理。武功的目的是以武制亂,以求「和平」。後世學武,反而更滋生事端,學文亦是如此,這也是使我棄武學禪之主要動機。以上是我學武的經過,同時亦足證明我並非所謂的國術家。

三、漫談練氣與武功

    各報章雜誌近年以來太極拳等武功,刊載了不少研討的文章,而其說法也頗不一樣,例如有的說少林拳系達摩祖師所傳,太極拳為張三丰祖師所創。如果就武功的一般學理上去加以研究,在此方面的是非,並無多大價值,不必多加爭論。事實上中國的武功,溯其淵源,早自先民之初,人類原始生活中,即已粗具模式。所謂人與天爭,人與獸爭,人與人及人與環境相互爭鬥的生活演變中,即是產生武功之源。

淵源流變
    春秋戰國時,中國武功已經很盛,如前所述武功的進展跟時代、經濟、文化等等時空背景有極密切的關連。春秋時代,各國相互征伐,戰爭用車用馬,崇尚車戰、馬戰,而步戰卻很少。漢以後車戰已然絕跡,而只盛行馬戰,再往後,武功才真正發展到由人手拿大刀、長槍作戰。原始作戰,取材簡易,故兵器中,棍稱「百兵之王」。以後在前端套一利器,演變成長槍、大刀等等。因之又轉以槍為「百兵之王」,而稱劍為「百兵之賊」。因為用劍對敵全賴巧勁,亦近於取巧。從人類文化在這方面的演變,就可看到武功進展的軌跡了。
迨至兩漢以後,兵器已由棍棒發展到長槍、大刀,此亦時代之趨勢使然。而作戰時採用短兵相接,乃唐宋以後之事,較早的南北朝時代,梁武帝時,達摩祖師自印度來到中國,息隱專修於少林寺,直傳心法,尊為禪宗之初祖。而他在當時曾否談及武功方面的事實,現在已然無法考據,凡找不到證據的,難免有被後世的人假托附會的嫌疑。佛教早盛於印度,然在印度先於佛教的宗教還有婆羅門教;打坐行功方面,則有瑜伽,講究練氣修脈。印度之原始文化與中國道家修煉上更有異曲同工之妙,而達摩祖師來自印度,當亦可能精於這類武術。
至於瑜伽之練氣練脈,動作極為簡易,只有幾個基本扼要的動作,明白了以後即會做,但是易學而難精。如果與中國道家的功夫比較,道家的功夫演而化之,僅呼吸一法,即可分三百九十多種,瑜伽則可分類成數十種。一般人認為達摩祖師來到中國後,治瑜伽、道家於一爐,融會貫通而傳下少林武術。如傳說中或許可能有此一舉,但這只是強健養生之道,並未涉及到禪的內容。而縱觀少林一門的諸多武術的創始來源,有的類同中國古代失意的士人,遁世出家,入於佛,或入於道。有的是觸犯法令的人,出家之後,政府則不加深究,可獲逭貸。總之,出家人中,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有江洋大盜,亦有百戰將軍,紛紛退隱佛寺道觀之中,閒來無事,舒展拳腳,授徒開班,於是逐漸形成少林門風,亦並非不可能,故不必視後來少林的諸般拳術,儘是創自達摩祖師一人。

內 家
    如一般所謂的「內功拳」,歷來的說法亦是傳自少林。我國武術的內外之別,武術上有兩句成語。所謂「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可說是言簡意賅的說明,如南宗的白鶴拳,即是內家(內功拳)的一例。這是武當拳術,根據少林的演變,而衍成南宗諸拳,南宗即「內練一口氣」,亦即練氣,動作不能粗猛,此亦漸漸演變而來,不是一開始就成型的。

鼻祖何人
    張三丰這個人,史上記載未詳,且有矛盾,究竟有無其人?近世考據學家,頗為懷疑,但據我的研究應該是確有其人,且為道家。因為歷代作史書的人,多為儒家,儒家的習性往往排斥釋道兩家人物,尤其在武術上有成就的人。或許因此在歷史上就起了爭論,也未可知。然而張三丰究竟是不是太極拳的創作者,則不必多言,試觀歷代道家有一種傾向,如老子所說:「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從不愛為人知,不喜出名。不像西洋人,一有所得,即急於發表而公諸社會,或造福大眾,或為利一己。中國人的習性則相反,學養愈深,武功愈高,即隱姓埋名,隱跡山林,不願為人所知。這種對於「名」或「利」的不同觀念,正可詮釋中西文北的根本差別,而中國文化中尤以道家最為明顯。明白了這個關鍵,也就可瞭解無由考證太極拳是否張三丰所授、少林拳是否為達摩祖師所傳的道理。
另者,明朝永樂以後,少林寺成為一大叢林,張三丰為明代道教新興革命的一派,當時天下的各路流派,都歸向他,拳術內功,有一得之長的,咸歸功於張三丰,好像今日的種種創見,皆亦引證國父言論,天下之名也都歸之於國父相似。所以如今欲尋流窮源,追究根由,恐亦難獲結論,徒耗精力而已。

長 拳
    少林與武當兩派有什麼不同呢?最基本上是因南北地理環境迥異及生活方式不同而來。北方多陸地,南方多河川。北人善騎馬步行,南人好駕舟游泳,由於人文、地理環境的差別,於是影響武術的型態也有所不同。以我個人所知的經驗,少林多大架式,長拳遠打,大開大合,正如北方的文化特質一樣。如北方黃土平原,地多泥沙,我曾經見過北方有一種練腿術,一步一跨,大步踢腿,練功夫走路,都要踢腳而行。原來是因為爭鬥一旦落敗時,必奪路而走,此時把泥沙踢起則煙塵滾滾,猶如現代戰爭中的放煙幕彈一樣。

短 打
    而南方拳也因地理環境不同,多在船上施展,所以注重於短打。好像在廣東,就流行一種「船伕拳」,實際即是少林五種拳中之龍形拳的綜合。練時兩腿下蹲,死死板板。蓋在明朝時代,倭寇騷擾我國海疆,我國訓練船卒,以御倭寇,(北拳則為在陸地上使用的武術,陸地平穩,但波船動盪,不宜使用。)得先拿穩身樁,才免受海浪擺動顛簸。所以就另創招式,如此漸漸形成閩粵間短打之風尚。天下萬事,其最早的源頭都非常相近,而流行到後來,則因地域及時代有所不同而因應演變成不同型態。因之武術修為實不必有什麼門戶之見,倘使徒作門戶優劣意氣之爭,那實在是可悲又復可憐的事。

因 人
    武術的發展,除了時間、空間的影響外,再次個人體形、稟賦。更是重大因素。太極拳之所以能夠盛行,為一般大眾接受,無外男女老幼欲求健康長壽之道,都可藉此活動筋骨。亦因這個原因,男女老幼都練,於是拳勢越來越柔化。時至於今日,青年人打拳,姑且說句笑話,可以說是在跳中國之芭蕾,甚至真的有配以音樂節拍來練的人,足見時代在變,文化也在隨時變易中。

易經與太極拳
    一般文人學土,因為體弱多病,而去練太極拳以強身,本來是很好很適當的事,奈何文人好事,又創立太極拳是來自易經的說法,牽扯到陰陽八卦上面去。太極拳到底與易經之配合如何?大家可任意去信從,但無多大實質的關係,如欲以手形分成陰陽,配合兩儀,即以手背為陽,手心為陰等等,似嫌理論空洞。「太極」的名稱,並末見載於易經本文,而這名稱的出現,至少也是宋朝以後的事,因為易經太極之說,是宋朝理學家所倡,唐以前沒有。而太極一名,最早為道家人士所提出,宋理學家便以太極假借作他們學說的根本依據,進而以陰陽、八卦闡揚他們的學說,故有「太極拳」的名稱,也應該是宋朝以後之事,這是不會有錯誤的。倘說張三丰創造了太極拳,並無不可,但將那些易經理論上之事,加之於太極拳則不免多餘。易原為群經之首,放諸四海皆準而彌綸天地之道,博大精深,永無止境,但若牽強,將精力虛擲在研究其與拳術的關係上,似有偏離武功實際之嫌。

高矮樁
    太極拳尚有高樁矮樁之別,但練拳目的若在強身,則高、矮不必在意。反正筋骨做活動,終強過於不動,高矮任各人自便,不必強爭何者為優為劣。若執定高樁神,或矮樁妙,方可以長生不老,則古往練太極拳的人不知凡幾,到如今都已一坯黃土,還有什麼高樁、矮樁之爭呢?

由淺入深
    總之,做任何學問都一樣,無論是:打坐、修道、學佛、參禪、做內功,先不必好高騖遠,侈談高深理論,成仙成佛都暫不必談,但修養到在世無病無痛,死時干淨俐落,一不累己,二不累人,這已是不易,且慢奢望成仙作佛,學太極拳亦然,應該有這樣的觀念,實事求是,從基本上做起。

時 地
    關於「道功」方面的事,很多人一清早就起床練太極拳,這在台灣也許是一件危險的事,我們知道中年以上之人,在台灣有四種難治之症:高血壓、心臟病,哮喘症、關節炎。這四種病,在台很難根治,如果作易地療養,如至美國、日、韓氣候不同或可稱有助益。在台何以難治呢? 試以拭擦銅器為例,在大陸拭擦一次,光亮耀眼,可維持二個月不變黯,然在台灣則拭擦的隔天,即開始黯淡。又曾經以洗油管的方法,問一汽車駕駛員,在台灣與在大陸有何不同?
他說大不相同,在大陸用水一衝即可,在台則需鋼刷括洗,再三清除始可,他亦不明所以。實則,台灣寶島,一如大海中一葉扁舟,空氣中內含海水中蒸發的水氣,一如澡堂中瀰漫水氣濕度大,而又多鹽份。試想處在這樣的水汽中,早起練拳,練深呼吸,怎麼會更好呢?怎麼可以呢?在高山上海拔高處還可以,在平地沿海的地區行之,則未必健康延年,反而容易致病,真有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之感。這是我個人之看法以及經過種種實驗研究後的結論。
台灣的氣候,因為經緯度不同而受太陽之放射線強弱亦與大陸兩樣,因此在台灣習拳,就不需要太早起,深呼吸也不必太猛烈,除非氣功真練到家,可以不在乎這些,(因練好氣功的人,在呼吸時,全身毛孔能配合適應。)否則,用一般老方法在台灣作深呼吸,應該加以修正才好。這是我四十年觀察實驗所得,大致或許可以不差,尤其在台有習拳、或打坐、或練內功、或練氣功、或練太極拳,久了而得病的人,更要特別注意這點。

練 氣
    其次,練太極拳有一方法問題,亦是一項事實,無論學道家或佛家打坐,曾經打坐過的人,就可體會到身體內有氣機。道家的理論,說人身為一小天地,這不是虛言,這就涉及到「練氣」。無論是印度之瑜伽,中國之道家氣功,皆以鼻練氣。世上最好之藥物,就是自己做氣功,而且鼻器官為自己所有,空氣也不必花錢去買,可惜的是,在千人之中有九百九十九人,對於練氣之功,不肯持之以恆去學,到了年邁力衰,百病叢生,也就真使人愛莫能助了。
任運自然
如果持之以恆,氣功練久了,就可知道使人健康長壽的,並不是對外界呼吸空氣的功效,乃是因此促動自身生命本能的動力,這好像是可燃之物不能自燃,還需要假借引火的東西或方法去點燃它,我們練氣功作呼吸亦是此理。中國道家所說的「氣」,一如今日科學所說的「能」,且還不是較低層次的「電」。以氣功的方法作練習,久而久之就自己會感受到氣機的發動,而且亦專一定之軌道可循,大家常常談論關於打通任督二脈的事,有的或者是受了一些小說上所渲染的影響,也跟著去做。其實任督脈不可用意去打通,應該在靜坐時,萬緣放下,將個人心中種種思想觀念越擺得開,越能通之於自然,這是所謂氣功修練的基本要點。
    一般靜坐打拳的人,多用觀念去通,結果是欲速而不達。有一個很好的譬喻,以車輪的轉動來比方氣機的轉動,如果把一個車輪離地架空起來,放鬆剎車,這時車輪不著於地,也不著於他物,只需輕輕一撥,即能靈活運轉,輕快無滯,倘使內用剎車掣住,外有磚物擋住,欲其轉動則非常之難。我們身體內的氣機時時都在運行,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尚未死亡之前,就本其軌道在運轉,可惜的是,大家因忙於外物的紛繁,不能精思反察於內,悟到這個原理。試看一個人於疲憊時,渴望歇息,一經休息,氣機即藉此循軌道而運行,疲勞盡去,精力恢復。打坐亦可看作是在半睡眠狀態,不醒不寐中,由此至少可瞭解到如此這種狀況,能減少生命力的耗損,而延長使用生命力的期限。亦即是得到延年益壽的效果,但並不是得之於外來的增添,而是原有本身內在的力量,獲得引力而生發,循其軌道,行健自強不息的緣故。所以任督二脈的氣機,務使通暢無滯為第一要點。
    一般都知道須打通任督二脈,但何以又不易打通呢?原因有多種,但大多數是因在打拳打坐時,腦海中存一欲打通任督二脈的念頭。此一念頭,就無異是掣動身內氣機的剎車,使氣機停滯於內,或又因外緣的紛擾,使停滯於外,既住於內,又住於外,必知其阻礙澀滯,故亦有打拳、打坐、練氣功,致紅光滿面者。大家特別注意,要知道這種紅光滿面,並不是好現象,很可能是氣血上滯,容易患腦充血而致命,莫錯以此為是無疾而終,而外行地誤會稱譽之為「有道之士」。其實真正氣機通了,非紅光滿面,中國人是黃皮膚,應是黃光滿面才對,但非黃膽病之黃,這也要分別清楚。

風擺梅花
    前面說過,拳術有高樁、矮樁之別,其實先不必泥執高樁或矮樁,功夫到自然都會。目前有很多老年人以練拳作為促進健康的休閒活動,且貢獻大家太極拳之一項基本動作,亦就是內功的「搖」。什麼是搖?即人站直,兩足並緊,全身沒有任何一處著力,四肢百骸都放鬆隨之輕搖,身如老樹迎風,就是颱風之來也不著意,隨之而搖,身體逆動,這叫作「風擺梅花」,名字極富詩意。搖之久,可將身內氣機搖通,老年人練它,功效不減於太極拳,更可能比太極拳還要太極。

因人施法
    僅以練氣為例,同樣是以鼻孔呼吸,但仔細分析下來,其方法有三百九十幾種之多,印度的瑜伽練氣有多種方法,究竟是用鼻或用口、吸時是否縮小腹等等,當因人而異。所有方法可以說都對,只是學的人各有稟賦,而應該重擇慎用,像年青健全的人與體衰病弱的人,其鍛鍊的方法固應不同,如果用錯了,反而會縮短壽命。這是應當深切瞭解及遵守的,學佛或學道,都應一律視為禁戒,如道家有的講究守竅功夫,所謂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就宜依各人自己體質而行,不可盲練,假使高血壓者去守上丹田,或守兩眉間的一竅,那麼就將促其早日「歸天」,又婦女如果守下丹田,久之則易釀成血崩等病害。故所有法門皆應因人施設,不可一概而論,這是基本原則!!!

氣機行道
    其次,我們人類的軀體,大約可以在概念上分為上下兩截的結構,橫膈膜位於中間,以作上下的分隔,道家畫神仙,往往身背葫蘆、即像征有上下兩部。譬喻人身的氣機分為上下兩截,道家稱陰陽。印度瑜伽又有上行天、下行天、中行天、左行天、右行天等五種行天。以中國陰陽學說看來,則相當為五行,又分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中央滕蛇勾陳,種種玄論,無非引證人體氣機之流行有五個道路。

死理學
    說了半天,或有人問:「氣機究為何物?人身上究竟有無氣機?」有些精通西方現代醫學的醫生朋友曾來研究,現代西方醫學不信佛道丹田之說,他們據依西方解剖學上的知識,並未在人體解剖上見到丹田這一物質器官,因而否認有丹田的存在。西方科學實證方法自有其求真求實的獨到之處,但科學隨時在進步,也隨時在推翻以前的結論,我們亦不可隨便認定他們實驗的結論都是對的。現在的中國人,有一種時髦病,就是「科學迷信」或可稱作「迷信科學」,這種迷信有時比任何事物都難破除。我們應該知道,西方科學的解剖、是以死人為施行手術的對象,而「丹田」這個東西,要在人生命活著時,才會有氣機作用,人一旦死亡以後,即失去此作用。所以他們所謂之生理學,客觀看來,實在只能稱「死」理學而已,但許多人,心甘情願,寧可相信科學唯物的、暫時的推論而不相信有功能可見的丹田,豈不是迷信科學。

活解求穴
    況且中國在古代已有解剖,而且是解剖活人。有史蹟可考的漢王莽,就曾集全國太醫、尚方以及巧屠共同活解死囚,在當時已能探知人身三百多穴道。人體三百六十餘穴中,僅有一、二十個穴道尚未能確定,那也是因為當時這些醫師,對於這種慘狀,目不忍睹而未竟功、後來到元初,宰相耶律楚材是個博通道家、佛家以及天文、地理等多種學問的人,他曾經在戰場上將垂死的人,作氣脈的研究,而將三百六十四穴全部確定,乃依據所得的結果鑄成穴道銅人二座,將穴道表現在銅人身上,詳細備至。該二銅人經歷代傳至民國時,僅餘一個,我曾在自流井看到過,東瀛日本曾有相當研究,近年台灣也已有仿製。

氣機天然
    人身氣機,乃自然之流通,一如地下水亦有必然之水路,每一水路各自形成一軌道。試將一杯水,傾倒在桌面,即可見到這水向四下散流,而水的流向自會循一定的路線,人身內的氣路亦是一樣的,各有軌道,各有自己的路線,我們不必用自己意念去另闢道路。中國醫經中曾講到過十四經,習靜坐而坐久後有所成的人自能體會得到,果真已通經脈之人,不必使用意念去駕御,他的氣機會自然流行,於十四經絡自行流注。
有時在不知不覺間,氣機自己起了動靜功能,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在氣機的動象中,發現太極拳的原理。太極拳動的原理,亦即自身中十四經脈氣機動的原理,且循其軌道運行。故太極拳亦可視為「練氣」之功,久之可以練至「胎息」的境界,而普通人身體上下為兩截,相隔不通,呼吸僅及胸腔,久練之,漸漸可達丹田。

生命力之衰
    中國道家、印度瑜伽,或密宗的理論,都會談到人類關於「死」的問題,無論男女,每一人的死亡,都是自腳部開始,道家深明此理,故訓練「息息歸踵」,所謂「真人之息以踵」,一般解釋「踵」為足心的「湧泉穴」。試觀嬰兒躺在床上自玩,經常是活動他的雙腳,而雙手反而很少活動,後來漸漸長大,仍然愛跑、愛跳,雙腳好動,中年後一變,卻愛坐喜靜,反而討厭年少好動的人,殊不知他半身活力已消減,下身等於半死狀態了,所以倦於活動。
再看老年人,坐時更喜將兩腿蹺起高放在桌上,才覺舒服,這表明下部生命力已大衰,兩腳易冷,老態呈現出來了,若老年人能腳底發燙,腳下有力,則是長壽的徵兆。又看胎兒的呼吸用臍,丹田在動,嬰兒呼吸雖用口鼻,而丹田仍還自然在動。到了中年老年,丹田的動無力而靜止,改變位置,上縮至腹、至胸,再至喉至鼻,最後一口氣不續,鳴乎哀哉---就此報銷。可見生命力之衰亡,是由下而漸往上,逐步衰竭。我們做氣機功夫或練太極拳功夫,要「氣沉丹田」,使氣機暢運無滯為要,這是健康之道。然而應該用何法下手,則須看各人的資質而定,不能一概而論。

四、太極拳法要簡介

姿勢務准
    現在再轉入本題—「太極拳與道功」。但須再聲明我不是國術家,對拳腳一項,已根本擱棄,日常亦惟靜養打坐而已。現在僅就往昔所得的體驗,作一概述。練太極拳,姿勢很重要,若姿勢不准,則效果不顯著,對強身如此,對防身亦然。但倘使外家拳姿勢練得好,學少林拳亦一定準,若從二十歲左右開始練拳,則對「高樁」「矮樁」不必太專,越專越吃力,受不了如許苦楚。回憶當年練拳時,對於每一個姿勢,一擺即半小時至二小時,且用一面大鏡,照著矯正身形,身形正確後,再配合氣機來練。太極拳有楊家、陳家、吳家等等,達七八家之多,無論練那一家的拳法,姿勢務求正確,太極道理,渾身各部都在畫一個圓圈。譬如有一姿勢出手,自足跟沿膝蓋,達肩膀到手腕直至指端,每一關節都在活動,輕微地畫圈,勢正圈圓,配合人體生理方面的自然形態,自必事半功倍。
一般楊家太極拳,流行最盛。因為當年在北京學習太極拳的人,多半是朝廷中的王公大臣,所謂士大夫階級,自然這些人都已屆中年人以上,一如今日許多上了年紀的人,覺體衰之可怕,為了強身健骨,增進健康而鍛鍊身體,就學太極拳,如此輕摸慢轉活動筋骨而已。於是在練時,便隨興之所至,做得大致形似,即自以為可以了,後世不明白這種情形,對於姿勢的務求正確這一要項跟著都忽略掉了。

五 空
    其次,學太極要五空,第一要心空,思想要空。初練時固然必須費神記憶,但練久後則熟能生巧,自可以練來不加思索,如老子所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心空自然,體內生理機能,就自然發動。
再要手空-----兩手心空松,太極拳出手姿勢,無論陰手陽手,必要像挾有一個皮球在手中一樣,手指亦需在動,手必須要空。
    其次要腳空---兩腳心要空松,南方拳如前所說,是為了方便在船上作戰,非比在北方平原的馬上功夫。試此地球作一船,人受載於其上受搖動,必足跟與前掌之間拱起,足心空出,則足心的湧泉穴不受阻塞,氣機自易流出。以上為五空的道理。
    複次,學太極拳最重要在「神」。即道家說的「精」「氣」「神」,所謂「煉精化炁,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極為重要。一般練太極拳不得要領的人,多沒有注意到「神」的重要,姿勢準確後,雙目應注視到手的前方,神就投射到了,無論為了強身或防衛退敵而練拳,不如此煉好精、氣、神,效果是不會顯著的。太極拳每一神態,都異常重要,姿勢準確,氣機配合,五空做到,精氣神自然揉合,這樣練去,必獲得它的益處。對於呼吸,任其自然,不必加以導引,導引則心不易空,且道家的真正導引,亦並非如此解說的。

氣何所之
    或問呼吸進入後,是否應注入丹田,或灌至某處。這一點在前面已經用車輪加剎的譬喻說過,氣機剎住,反而不能到達。現在再作一個有趣的譬喻:試想人體皮囊,就像一個氣球,我們將空氣灌入氣囊後,要讓他停住在囊中的某一點不動,試問可以做得到嗎?行得通嗎?只要如以前所說的要點去練習,一切合度,那麼氣從鼻腔進入後,自然運行灌注全身,豈有停住丹田之理?且亦停留不住,所以不要妄立名辭,妄加解釋。當年老師教導時只說出氣可用口呼出,在呼出時嘴唇撮起,如吹簫的樣子比較好,進氣時閉口用鼻孔吸入,至於氣至何處,可以不問。因會自然全身灌注,人身每一部份,每一細胞需要氣,沒氣就死亡。所以氣無法停留丹田,而此所謂停在丹田間又有何好處呢?大家不妨再參參看!
    人到了中年以上,即不再練少林拳,而轉做達摩功,改修靜坐,這亦是必然的事。至於內功,宜採用道家或佛家的方法,姑且不談,反正都走此靜坐的大路,倘使到了四十歲以上,還踢踢蹦蹦,久了或者反而發生弊病。眾生是可悲的,當人類思想力最充沛的時候是在五十餘歲左右,這時也就是思想智慧達到最高峰的時節,(體力充沛則在四十多歲。)可是一如蘋果在樹,剛一成熟,即刻自然落地,走向下坡路了。所以佛家看眾生是可悲的,生命無常短暫。不分東方人或西方人,於內功、醫藥,用盡方法想把生命拉長,多活幾年,到頭來亦是枉然。永遠長生不死,實不可能。但能活時健康快樂,臨去時干淨俐落,已是了了人生一大快事。你說是嗎?
    關於中西拳術比較的問題,依據統計,西方運動家,能活七十歲的,寥寥無幾、他們到了六十多歲大都非死不可,足見激烈運動之不宜。而中國拳術家多半能享壽八、九十歲。這其中,亦還有更細微的進一步分別;比如學少林拳而能享年百歲者就很少,除非他在中年後改學靜坐,而放棄拳術。另外有一種學太極拳者亦配合習靜坐、至於改練靜坐功夫後,對於拳功是否會全廢呢?
    答案是「非但絲毫不會因此荒廢,拳術反而因此更有進境」,所拋開的,只是技擊之術。而身內氣質之變化,使一身更加柔化,皮膚更加細嫩,病痛也逐漸消失,甚而身上多處像嬰兒一般,一切自然而然。太極拳之原理,曾見於楊家太極拳某著作中,引用老子話:「專氣致柔,能嬰兒乎?」近乎如此。所以練太極拳至後來的階段,應該走上內功的路才好。等到進入內功的境界,再體驗其姿勢,自然準確,可以隨心所欲不踰矩了。

處處太極
    偶然看到時下一般年青人練太極拳,對於掤、擠、按,任一動作,比如「棚」,看他們連「掤」的圓都未掤好,這是不對的。譬如這一姿勢是太極,第二姿勢進入時將手拉開,恰為一圓,既不扁亦不方,一路行去,要在在是圓,連綿不絕才是。
太極拳講究「移步」,所謂舉步輕如靈貓搏鼠,踏足重如泰山,陰陽虛實要分明,且步伐移時腳亦在動,而腳的姿勢亦是太極,若欲配合易經之理,處處一太極,移形換步,都能自自然然地太極化了。

腰的運動
    太極拳主要的重點,還有腰的運動,即注重身體下半截的生命力,道家講任督兩脈是人體的主要生命腺,尤以督脈為陽,自後腦腦下垂體區延伸,到下頸項部位,開始分支散為二支經脈於脊椎兩側,至腰下尾閭又合而為一,至會陰復再分支,行於兩足,下達足底,故練拳的人,久久練至兩腿足筋越練越柔,則自然長壽,一般人年紀越老,因體內石灰質增加,膠質減少,經絡萎縮,兩腿愈來愈捲縮,走路老態龍鍾,連頭頸都沒有彈性,倦態畢露。練拳的人,則鍛鍊筋骨,使之柔韌,隱伏有病痛的部位,亦可由麻木而漸知痠痛,而漸復正常。練拳打坐能知覺腰酸背痛,亦是好現象的開始,以後即恢復自然,萎縮的筋脈亦拉長,每拉長一分,即有年輕一歲左右之妙用,當然這是假說的數字。總之,這時的練拳靜坐乃利用本身的潛在能量,使其發揮,而成為一種靜定功夫充沛含藏之方法。

動中求靜
    太極拳系求靜,非求動,更實際的說,是於動中求靜,現在再作進一步說明,凡人在靜時,心內思想反而繁亂,此是大家所曾體認過的,一般人最怕寂寞,因為思想無所寄託,老年人最怕孤獨,感到人生沒有依恃的悲哀,但是對於學儒、學佛、學道的人而言,寂寞乃一種享受,故能甘於寂寞,樂於清靜。這是對靜坐已入高深境界的人而言,亦只有少數修養高深的人能達到此種境界。
    而生理的本能----生命的力量即在此清淨寂寞中發動,老子說:「萬物芸芸,各復歸根,歸根曰靜,靜曰覆命。」這是一切靜坐參禪的入靜境界,然此靜的境界,得來不易。武術是人體在運動,不過雖是外動而內心反易得靜,以此求靜境,也同樣得到殊途同歸的妙用,利用這個動靜相應的道理而發明武術。凡人身體在勞動時,思緒反而不會紊亂,亦即有所寄託,若體不活動,無所事事,呆然不動,則反比死還難受,要不胡思妄想,亦不可得,孔子有言:「小人閒居為不善。」足見人身心理生理之本能,自然有其相互關聯互動影響的作用。
    太極拳之原理也是如此,打太極拳是在動,由動中的體力勞動,進而漸漸達到內心清淨的境界。所以我經常以孟子的話來譬喻拳術的道理。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空乏其身……。」學拳的人,無論南宗北派,都在勞其筋骨,靜坐、練功的人,亦是苦其心志,那些做英雄事業之人,則是空乏其身,三者殊途而同歸。現在我們倘若能從勞其筋骨入門,自然也就可心志清淨,近乎道矣!
總之,太極拳是「動中求靜」,由靜而達到靜坐、內功所證到之境界,動靜互相配合,則於身心的健康大有俾益,這是必然而無可否認的。
 

南懷瑾先生談太極拳與道功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