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意真詮/李存義

2012-03-05 / 点击数: 3675

形意真詮/李存義

拳勇角抵之術,上古有之。古之謀國者,莫不重視拳勇之強族禦敵衛國之用。昔管子云:"於子之屬有拳通股肱之力秀於眾者,有則以告。"荀子也說:"齊人隆技擊。"漢書有"齊湣以技擊強",唐代有"撥河之風盛"。此歷史上對拳勇強身強國之明證也。  

余小時家貧,無資入塾攻讀,幫人趕車為生,兼習拳藝。後在江湖鬻技,以維生計。走遍齊魯燕晉各地,遍訪名師,執贄從學于河間 劉奇蘭先生門下習形意拳,凡九載,蒙師指授真傳。蓋劉奇蘭 先生乃師祖李洛能之高弟也,當時人稱"神拳李洛能"。自此乃覺形意拳長功快,發力整,用法深奧。

    夫習拳藝者,對已者十之七八,對人者,僅十之二三耳。拳藝之道,深無止境。得其淺者,一人敵,得其深者,何嘗不萬人敵耶!習拳固 宜虛心,謙謹,非多歷年所熟複而無間斷,未足以致極境。能致極境者,一由於虛習,一由於恒心,設輒作輒止,安能望其深造耶!

    形意拳以靜為本體,動為作用,寂然不動,感而遂通,是化勁練神還虛之境。明暗二勁,是體用兼備。先將周身四肢松淨,神氣內斂,提肛實腹,氣 沉丹田;拳式中之剛柔曲直,縱橫擗闔,起落進退之法,練則為體,較則為用。如餘所著之形意拳真詮中用法有 " 手打七分腳打三,五行四梢要齊全;膽上如風響,起落如箭鑽,氣連心意隨時作,硬打硬進無遮攔。蟄龍起水雷先動,風吹大樹百枝搖;內實精神,外示安逸;打法 定要先上身,手腳齊到方為真;內要提,外要齊,起要橫,落要順,氣要催,遇敵好似火燒身;去意猶如卷地風,追風趕月不見跡"都是用法。又如刀劍譜中所言各 節,俾後之學者,有所遵循。

余自學形意拳以後,入鏢業謀生,兼授門徒。於"庚子之役" 親率門人參加張德成、劉十九等人所組之義和團,抗拒洋鬼子侵略軍于天津老龍頭火車站。我們用單刀劍戟殺敵,洋人望風披靡,實仗練形意拳之功和膽壯氣盛勢 雄,乃能視敵如草芥也。事後乃創武士會于津門,授徒以自娛。至民初又應上海霍元甲所創之精武體育會之邀請 ,為形意拳教練云耳。

        已未孟冬(1919)李存義序于天津武士會

五行拳解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之謂也。如人之內有五臟,外有五官,與五行相合,心屬火,脾屬土,肝屬木,肺屬金,腎屬水,此五行之隱於內者。目通肝,鼻通肺,舌通 心,耳通腎,人中通脾,此五行之著於外者。五行有相生之道存焉,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又有相克之義也,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 火,火克金。夫五行見於洪範,而漢儒借之解經,後人每訊其於義無取,而生克之理,究不為不當也,拳因之以取名,用以堅實其內,整飭其外,取相生之道,以為 平時之練習,強健其身體,增長其氣力,以強身祛病;取相克之義,以為技擊之應用。

五拳之意 劈、崩、鑽、炮、橫,五拳之名稱也。劈拳之形似斧,性屬金,崩拳之形似箭,性屬木;鑽拳之形似錐,性屬水;炮拳之形似炮,性屬火;橫拳之形似梁,性屬土。 由相生之理論,故橫拳能生劈拳、劈拳能生鑽拳,鑽拳能生崩拳,崩拳能生炮拳,炮拳能生橫拳。如萬物之生放土,故橫拳能生各拳。由相克之理論,故劈拳能克崩 拳,崩拳能克橫拳,橫拳能克鑽拳,鑽拳能克炮拳,炮拳能克劈拳也。

劈拳歌訣: 雙榻雙鑽氣相連,起吸落呼莫等閒。易骨易筋加洗髓,腳踩手劈一氣傳。 鑽拳歌訣: 鑽拳原是地反天,上下同打是真傳。左右相同隨意變,收吸發呼勁合丹。 崩拳歌訣: 崩拳屬木疾似箭,發動全憑一寸丹。跟順變化隨法用,轉身提足把樹攀。 炮拳歌訣: 炮拳先走虎跳澗,兩劈下裹如搜山。鑽崩之中加化打,提肛實腹水火關。 橫拳歌訣: 橫拳出手似鐵梁,橫中有直橫中藏。左右穿裹應合意,收勢退橫勁宜剛。

進退五行拳連環拳:
(一)混合五行拳法,連絡成組,能進能退,光怪陸離,式皆連環,其進退也無定,故名曰進退連環拳式,今多簡稱謂之連環拳式。 (二) 連環拳法,以五行拳法為母,故五行拳法,其初步也;連環拳法,其進退也。其法共為十式,進退各半,因其範圍稍小,是以有引長之法 ,實非小也,其引長法即前節不轉,至崩拳式仍接二式,則往返至十四式之數。
(三) 拳法以應用為主旨,連環拳可以連環,五行拳應時措用,握之為拳,伸之為掌,故又可變為連環掌,此用徒手之應用也。無論刀槍劍棍, 皆能刺、劈、砍、打,以為應用,此用手勢之變化也,故各種器械,均可包括無遺,則變化之技擊,豈淺鮮哉。

十二形拳歌訣:
龍形歌訣:龍形屬陰搜骨能,左右躍步用柔功。雙掌穿花加起落,兩腿抽換要靈通。
虎形歌訣:虎形屬陽力勇猛,跳澗搜山它最能。搶步起時加雙鑽,雙掌抱氣撲如風。
猴形歌訣:猴形輕靈起縱輕,機警敏捷攀枝能。叼繩之中加掛印,扒杆加掌向喉中。
馬形歌訣:馬有垂韁疾蹄功,跳澗過步速如風。丹田抱氣雙拳裹,左右雙沖是真情。
鼉形歌訣:鼉性最靈浮水中,左右撥水是真形。又有鑽意加側打,左顧右盼攔中用。
雞形歌訣:金雞報曉獨立能,抖翎發威爭鬥勇。獨立先左後右意,食米奪米上架行。
燕形歌訣:燕雀輕盈抄水能,向後展翅快如風。上托提撩三抄水,全部動作要輕靈。
鷂形歌訣:鷂有束身入林能,又有翻身鑽天功。先從束身後入林,鑽天翻身前後同。
蛇形歌訣:蛇體玲瓏撥草輕,屈伸如意蟠繞能。左右斜撥是靠打,橫勁原由坎中生。
(鳥台)形歌訣:(鳥台)性最直能豎尾,上架下落用拳行。展翅之中有挽式,虛心實腹真道成。
 鷹形歌訣:鷹張烈狠捕捉能,上似劈拳下擄功。左右行之可進退,鑽翻采擄是真情。
熊形歌訣:熊態沉穩威力猛,外陰內陽升降中。裹翻之中有橫拳,左右斜行起落從。
鷹熊合演:鷹熊合演拳掌變,起鷹落熊走兩邊。鑽時提足須含意,落時勁貫毫髮間。

內家拳之十八力
永力:動久不變,如張弓然。
反力:忽然全變,如弛弓然(柔中含剛)。
攝力:挽之使近,如右手控弦然(吸化勁)。
拒力:推之使遠,剛柔不入,如左手持弓然。
總力:能任辟重,如杠杆之倚點然。
折力:能分條段,如尖劈之斜面然。
轉力:互易不窮,如滑車然。
銳力:曲而能人,如螺絲然。
速力:往來飛疾,如鼓琴而顫然。
動力:阻制馳散,如遊絲之節動然。
擰力:兩短相違,如絞綱而成繩然。
超力:一瞬即過,如屈鋼條,而使躍然。
鉤力:逆深至隱,如弭釣魚,時擒時縱然。
激力:強異爭起,如風浪鼓,乍生乍滅然。
彈力:驟起擊壓,無堅不摧,如弩括發矢,突矢貫紮然。
決力:臨機立斷,自殘不恤,如劍鋒直陷,劍身亦折然。
偏力:不低卻昂,不令相平,所以居已於重也,如錐杵然。
平力:不低不昂,適劑其平,所以息物之爭也,如懸衡然。

八字功 “八字功”之起收回轉:出勢用雞形,轉身皆虎托,收勢退步橫拳,回身雲者,勢盡而身回也;轉身雲者,至開勢處而身轉也,兩者式同而地異焉。

“正門八字功”共有八字訣如下:
展:展者,寬之意,即拓張手足也。
截:截者,裁也,以裁退敵手也,此節最見身法。
裹:裹者,圍裹也,裹敵手使失其盜用也,身旋而力柔,有以柔克剛之妙。
跨:跨如跨馬之勢,是言其形也,實則托跨成勢。
挑:挑之力在肩與腿,與蛇形相類而手稍高。
頂:頂之力在頭,故此以挺頭垂肩為好。
雲:《說文》“雲,從雨雲,象雲回轉之形。”今所用者,即借其回轉之意,其兩掌皆如行雲之飄忽焉。
領:領者,受也,順勢而領取也。

“奇門八字功”共有八宇訣如下。 斬:左右劈掛斬加翻,上步虎撲加頭鑽。 截:擒拿肘中臂截肩,一陰一陽左右換。 裹:裹肘刮地加肘錘,肘打去意在腰間。 胯:肩肘打意緊相連,左挑右肘莫等閒。 挑:刮腿之中挑向前,再加膝頂是真傳。 頂:自鶴亮翅左右反,裹挑之中肘相連。 雲:上鴰下刮手腳連,兩沖變馬拳上添。 領:左右領手陰陽換,上鑽下打具用拳。

奇門八字連環拳歌訣如下: 起手鷹捉是真傳,鉤掛之中把敵斬。上步橫肘是截意,退步裹肘原是三。 肘胯雙行側意猛,金雞上架挑意翻。白鶴亮翅換步頂,雲領式中腿相連。

鍛煉筋骨 欲求身體之健康,首要鍛煉筋骨。骨者,生於精氣,而與筋連,筋之伸縮,則增力,骨之重者,則髓滿(髓是人之精也)。筋之伸縮,骨之靈活,全系鍛煉。頭為五 陽之首,尾閭為督脈之門,頭宜上頂,尾閭中正則精氣透三關入泥丸(腦海),背胸(指背筋胸筋言)圓開,氣自沉下歸丹田(小腹),兩肱抱撐,肩窩吐氣,開合 伸縮,力達指心(是指手心屬筋) 。象其形,龍墩目之精,爪之威,虎坐,搖首怒目,胯坐挺膝腰。腰似車輪轉,身有平准線;兩足心含虛,抓地如鑽鑽;兩股形似弓,進退要連環,骨靈河車轉(如 機器之轉軸也) ,筋絡伸縮如弓弦;身勁動發若弦滿,手出如放箭,運動如抽絲,兩手如撕綿;手足挺勁力,扣齒骨自堅;形其意搖,首攪尾閭,動如飛龍升天,剪似猛虎出林,縱 跳靈空象猿猴.步法輕妙如貓行,得此要素神乎技矣。

若是誠意練習,總要勿求速效。一日不和順,明日再站,一月不和順,下月再站。因三體式是變化人之氣質之始,並非要求血氣之力,是去自己之病耳(指拙 氣、拙力之病)。所以,站三體式者,有遲速不等,因人之氣質稟受不同也。至於開手、開步練習。一形不順,不能練它形,一月不順,下月再練,半年不順一年 練,練至身體合順再練它形,非是形式不熟悉,亦是內中之氣質未變化耳。一形通順再練它形自易通順,而其餘各形皆然,一氣貫通。拳經云:一通無不通也。     所以,練形意者勿求速效,勿生厭煩之心,務要有恆,作為自己一生始終修身之功課,不管效驗不效驗,如此練去,功夫自然而成。

與人較量之剛柔、動靜、虛實、巧拙 拳經云:靜為本體,動為作用,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化勁練神還虛之用,暗勁之體用是將周身四肢鬆開,神氣縮回則沉于丹田,內外合成一氣,將兩目視定彼之兩 目或四肢,自己不動而為體也。若是發動剛柔、曲直、縱橫、環研、虛實之勁,起落進退,閃展伸縮變化之法,此皆為用也。此是與人相較之時分析體用之意義也。 若論形意本旨之體用,是自己練蹚於為之體,與人相較之時按練之而用之為之用,虛實變化不自專用,因彼之所發之形式而生之也。     余練習拳學,一生不知用奸詐之心,先師也云:兵不厭詐,自己雖不用奸詐,然而不可不防他人,終身未嘗有意一次用奸詐之勝人,皆以實在功夫也。若以奸詐勝 人,彼未必肯心服也,奸詐心有何益哉?與人相交總是光明正大,不能藏奸心,或是勝人或是敗人,心中自然明曉,皆能于道理有益也,雖然奸詐自己不用,亦不可 不防,惟是彼之道理,剛柔,虛實、巧拙不可不測也(此六字是道理中之變化也,奸詐者不在道理之內,用好話將人暗中穩住,用出其不意打人也),剛者,有明 剛、有暗剛、柔者,有明柔、有暗柔也。

明剛者,未與人較手時周身動作神氣皆露於外,若是相較,彼一用力抓住吾手如同鋼鉤一般,氣力似透於骨,自覺身體如同被人捆住一般,此是明剛之內勁 也。暗剛者,與人較手動作如平常,起落動作亦極和順,兩手相較,彼之手指軟似綿,用意一抓,神氣不只透於骨髓,而且牽連心中,如同觸電一般,此是暗剛之內 勁也。

明柔者,視此人之形式動作毫無氣力,若是知者視之,雖身體柔軟無有氣力,然而身體動作輕如羽,內外如一神氣,周身並無散亂之處。與彼較手時,抓之似有,再用手或打或撞而又似無,此人又毫不用意於已,此是明柔中之內勁也。

暗柔者,視其神氣威嚴如同泰山,若與人相較,兩手相較其轉動如鋼球,手方到此人之身,似硬,一用力打去,則彼身中又極靈活。手如同鰾膠相似,胳膊如 同鋼絲條一般,能將人以粘住或纏住,自己覺者諸方法不得手,此人又無一時格外用力,總是一氣流行,此是暗柔中之內勁也,此是餘與人道藝相交,兩人相較之經 驗也,以後學者若遇此四形式之人,量自己道理深淺,神氣之薄厚而相較量。若是自己不能被彼之神氣欺住,可以與彼相交;若是觀其面先被彼之神氣罩住,自己先 懼一頭,就不可與彼較量。

若無求道之心則已,若是有求道之心,只可虛心而恭敬之,以求其道也。兵法云:知已知彼,百戰百勝。能如此待人,可以能無敵於天下也。並非人人能勝方 為英雄也。虛實巧拙者,是彼此兩人一觀面,敵方就要相較,察彼之身形高矮,動作靈活不靈活,又看彼之神氣厚薄,一動一靜言談之中是內家是外家,先不可驟然 取勝於人,先用虛手操試之,等彼動作或虛或實,或巧或拙,一露形跡勝敗可以知其大概也,被人所敗亦不能用奸詐之心也。餘所以練拳一生,總是以道服人也。 以上諸先師常言,亦是余一生經驗之事也,以後學者切記,雖然不用奸詐,不可不防奸詐,與人較量總要慎之慎之。


附《形意真詮。傅劍秋跋》

先師李存義先生,字忠元,河北深縣人,生於清道光二十七年丁未(一八四七年,月日不詳),卒於民國十年辛酉(1921年)二月二十八日,享年七十五歲。

先師生有異秉,體魄魁岸,面如重棗,目光如電,聲若洪鐘,而恭溫可親,科目矍爍,恆如五十來人。當在未老之年,國事日非,清廷腐朽無能,喪權辱國, 外侮死亟。庚子之歲,八國入侵,洋兵到處擄掠,奸淫燒殺,民不聊生。當時有血氣者,號稱義民,組織義和團奮起抗擊。先生當時年五十四歲,即參與該團張德 成、劉十九所部,單刀上陣,每戰必先,勇猛殺寇,血透重衣,尤在天津老龍頭火車站一役,摧枯拉朽,洋兵披靡,遺屍盈野,棄曳而竄,時人稱快,譽先生「單刀 李」而不名,「單刀李」之稱,實由此始。

先生務鏢業,護送商買,江湖綠林,聞先生之名咸拜到足下。民元在天津創辦武士會,後又受上海精武體育會之聘為形意拳教授,廣收門徒,人才濟濟。河北派形意拳,固由李洛能先生始,而發揚光大,實由先生也。

劍秋少好拳技,當年先大人因無田自耕,出為負販,與同行結伴往返於燕趙之地,本短貨少不若大商買之可比。途遇強盜,輒作俎上肉,任為宰割,苦之。嚴 命好好學技,如能學成,佐理經商,可免凍餓。劍秋奉命,且目睹高人身手,羨而苦學自勵。漸壯慕先生名,負籍於門牆,朝夕領誨,刻苦磨練,與同窗尚雲祥、郝 恩光、黃柏年、李海亭、馬玉堂、姜玉和諸兄,切磋多年,各識膚淺。數度隨父旅中,宵小攝伏,亦少慰父望云爾。畢生浪跡南北,教徒自遣,以先生所教,傳之後 秀,發揚光大。

今老矣,旅中翻揀舊籍,展讀先生遺教《形意真詮》,恍如舊夢,先生言笑,如在卷中,余亦返老回童矣,顧而樂之。

時一九五零年殘冬,在古吳錫山之麓,僧舍漏盡不寐,濡筆為記。

七十一清河傅俠農劍秋氏跋補篇末。

形意真詮/李存義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