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修日記

2010-07-19 / 点击数: 1992

二00九年八月四日週二,農曆六月十四 天氣無常

和師父聯繫後,訂於今晚掩房開始靜修。

這幾天在飲食上做了些調整,還做了四川火鍋吃,因為山上一直都比較潮濕,除些濕氣、發發汗、排排便什麼的,其他就沒什麼很特殊的地方了。心裡一直都很平靜,沒什麼可想的,很好!早齋後在房裡聽見善逝法師、善寂法師、善世師兄在剃頭,心裡特別感恩。因昨晚兩位法師就在商議今晚送我入房前要舉行個儀式,又是選偈子又是繞唱又是在網上下載,準備很充分。善和合、善綱、善淨化師兄為了購置一些物品和滿足善定的饞嘴願,早齋後便一同下山了。原本善慈悲要下山辦事,因怕我再去做飯特留了下來,內心升起感恩之情。善和合師兄一行於午齋時回到了山上,鮮花、水果、蔬菜、雜糧等好不豐富。看見善定滿足的樣子便知又讓哪位師兄破費了。和善定親熱了會,午休後,他懷著一顆複雜的心把自己的東西搬到了善和合師兄房間。善和合師兄盡力地收拾著房間,看她很激動,一個勁地說:「什麼緣份啊!和這小爺們住在一起!」我哈哈哈地笑!善和合師兄講,在山下接到師父的電話,說是晚上開個茶會歡送我入房,我想就不用了,就這樣善根已感恩不盡了!

晚課前,開了泡十四年的大紅袍請大家喝,以表感恩之心。飲茶間,有師兄問我靜修之緣起,目標、結果,我答曰:「在今年三月初時,突然有此念頭,很自然而生,便請示師父、師兄聽後非常高興和支持。於是安排好工作、生活等以保如期進行。如要說目標和結果,也沒什麼似的,就當是一個考驗自己身、心機會罷了!」不知回答是否令人滿意,但是實話!與此同時感覺天龍護法對善根的加持。記得二十九日剛上山那晚,電閃雷鳴,甘露大降,使我聯想起二00六年夏季,師父在此連打兩個七後入關前的那一幕,也是龍天護法齊駕到。啊!三年整,幾乎是同一時間,善根在此靜修。是巧合、是注定之緣,還是什麼?晚課後,道友們為我做了一個非常莊嚴的儀式,整個過程中,我心依然是那樣的平靜,直至把我送進房。進房前,一一向兩位法師及七位師兄禮敬,當最後向善定禮敬時他有些忐忑不安,畢竟還是個孩子,與其他孩子相比,他已表現出相當的鎮定了。

入房後首先給師父發了信息,很快收到師父的回信,並得到師父的加持與祝福。之後又發給善修法師,也收到他的祝福和鼓勵。善根對他們的祝福感恩不盡。再後給相關人士發了信息。於二十三時休息。

趣事:回房後看拍的照片,好幾張都有心月輪,而且特別清楚。

感謝諸佛菩薩的加持!
感謝準提佛母的加持!
感謝龍天護法的加持!
感謝十方善知識的加持!
感謝師父的加持!
感謝十方眾生的加持!
(注:原本題目記為「閉關」日記,後越來越感到不自在,如我這般而稱為「閉關」,怕被行內人士看笑,故改為「靜修」日記。靜:讓身、口、意安靜下來!修:修養、修理、修證矣!)

二00九年八月五日週三,農曆六月十五 多雲轉晴轉雨

整個一天在調整中,早齋後給善定寫了紙條,一條穩定他的情緒(孩子畢竟還不到十一週歲),二來鼓勵他,三來告訴他何為真愛。當善慈悲為我送來三餐時,我特別感恩,儘管近來她身體有些不適,感冒牙痛都不輕,但為我送來的飯讓我感到她的盡心盡力。早上有十幾個村民到響岩寺去,路經如來蘭若時,善逝法師和善和合師兄有點不安,怕他們來這邊。近來,因當地村民就如來蘭若閉關中心用地手續問題和我們協商還未達成一致,於是,上來有些過急的言行,並鎖了閉關中心的大門。前幾日,為緩和氣氛和避免發生意外事件,山上的常住們決定下山以退為守,下山去了。等他們再來時,見沒人,空城一個,於是在此邊玩邊做吃的,也不知來了幾天,最後覺得不好玩走了。後來常住又商量決定由善逝法師、善寂法師、善和合師兄回去住,善逝法師、善寂法師負責人來時的接待,善和合師兄暗中保護負責通風報信,做飯等。但由於今日上來的人很多,一波接一波的,故有點緊張。我一看日曆,後天是立秋,便知村民上來是和每年此時的廟會有關。每年廟會,村民們都會紛紛來響岩寺歡渡。二00六年我和善定第一次上來時也正趕上。因響岩寺僅有二位常住,人手不夠,忙不過來,師父知道後就叫我們過去幫忙,所以,連續兩年我和善定都會去幫忙,讓二位常住很歡喜。於是寫了紙條,善和合師兄得知後,站在我門口一個勁地安慰我,叫我放心,沒事!哈、哈、哈,這爺們兒!後來給師父和善修法師發信息,建議非常時期山上不宜人多。上午上了一座,午齋後十三點十五分開始午休,睡到十七點才醒,之後經行、藥石、小結、安板。

趣事:晨起,在衛生間毛巾架上,發現很多小蜘蛛,正忙著織綱,見後心裡很高興,但太多,最後決定把它們請出去,以免自己的不慎傷害它們。

飲食:主食約一兩半,藥石以蔬菜為主。

二00九年八月六日週四,農曆六月十六 天氣無常

又是一天的調整。早上打坐二個半小時,未吃早齋,十點半行香後有餓感,喝點流汁後又上了一座。其間有兩位老菩薩上來參觀,言中讚嘆不已,說今年比去年的變化很大,也知道此處是準提道場,還提起師父的法號。由於是特殊時期,感到大家對陌生人的到來總有些提防,於是寫了幾句想調節下緊張氣氛安慰大家並望笑納:來者是緣,善待他矣;此處寶藏,準提法矣;其他物品,皆外物矣!午齋吃了後,抓緊做衛生,午休後上座兩小時。經行,每當看見師兄們高高興興為我送齋來時,很感激!我都會隔著紗窗向他們合掌禮謝!晚課後寫小結。飲食:主食一兩、蔬菜、湯;藥石:蔬菜、湯。

趣事:整天上坐時唾液豐足,甘甜清爽,時時下咽,一次竟從口中滲流出來,好在及時咽回沒流至身上。嘻!

感覺今日調整已畢,明日將正式按作息表執行每日功課!

祈請諸佛菩薩的加持!
祈請準提佛母的加持!
祈請龍天護法的加持!
祈請諸善知識的加持!
祈請師父上人的加持!
祈請十方眾生的加持!
三寶弟子善根合十禮敬!

二00九年八月七日週五,農曆六月十七 氣候無常

今日按表計劃開始執行。早課有些昏沉,因昨晚休息不佳。早齋後小睡了一會,起後泡了泡十三年陳茶。第一座坐得很好,仔細體會耳根這塊,脚步聲、關門聲、敲打聲等等,聲聲入耳而不住,反聞內心念念本空,裡裡外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如不動。上身、手臂空化掉,右腿膽經又開始疼痛。前些日子都已消失,難道近期有動氣又卷土重來了嗎?色身的轉變真不易啊!好象沒有一勞永逸似的!經行後,第二座情況大致相似,只是左腿一般辣熱冲到脚底,一直冲出去,此刻午齋打板,習氣大發,想吃定時飯,便放腿下座了!午休後第一坐,因午齋吃了一個早齋剩下的冷饅頭,胃裡有所不適,看來還是要對這個色穀子好些啊!免得招報復!從昨日起,下午的經行改為禮拜,一來懺悔,二來加大運動量,四十分鐘後上第二坐,腿好多了。身心轉為輕盈,保任住前面的狀況,身心時不時在一片光明境界中,無念為念,整個一天唾液多多,甘甜清爽。晚課時,聽見善定在準提殿大聲地玩笑,因一整天沒見其影未聽其聲,正在納悶,突聞其聲,心動了!觀之不妙,馬上調整,但效果般般!唉!習氣呀!下坐後,用筆寫字與他交流後,看看善修法師的信息,安心才重要。善知識啊!感恩!全天飯量有所減,感到多吃一口都不舒服,注意注意!

趣事:昨晚冲涼時,見一蜘蛛在牆脚織綱,便對它說:「此處不安全,易被水冲走,何不換個安全的地方?」今晨進洗手間一千,呀!不見了!整個洗手間都沒有,後在間一角落發現它。嘿,的確,眾生平等也,都有佛性!後考慮沒啥吃得怕它餓死,或是習氣,還是決定把它放了出去。

二00九年八月八日週六,農曆六月十八 天氣無常

整個一天妄想多多,時而裝修設計之事,時而有關此閉關中心手續完善協調之事。好在兩件事都在妄想觀想中完成,該畫的圖已畫好,該寫的草稿已寫好,不過都在心上,唉!習氣來了只有把它化了,了件事也有利打坐,好在在整個過程中觀得較清楚,咒幾乎未斷,時時提起,把妄念變被動,內心很清楚,將計就計。整天上坐過程中,甘露滿口,嘴唇潤濕,一股股甘露從舌根中間涌出,每一次呼吸熱流直通脚心,依然汗流全身,但因以前年輕無知冬穿裙子落下的病根,使兩膝蓋發涼,真是難受。(在此,特奉勸年輕愛美女仕,愛美時別忘記順應自然哦!什麼時節穿什麼衣服,千萬別反著穿,不該露的千萬別露,如肚臍、背心、命門等,這些都是很致命的穴位。)唯有好好用功,慢慢修復了。全身毛孔基本全開,今感到兩臉頰怕風,好在有看備而來,又有帽子又有圍巾,明天不怕囉!

今日飯量控制較好,胃氣已無。

趣事:早做衛生時,發現一隻跳蚤,吃得飽飽的,個頭大大的,跳得低低的,很容昜地就把它請出去了!看看被咬的紅包,抹清涼油去囉!不然太癢了!

二00九年八月九日週日,農曆六月十九 颱風N級轉雨

中午打開手機,見善修法師發來的信息,問知否今日是觀世音菩薩成道之日,我明白善修法師婉轉地祝福,感恩!感恩!上座好一陣壞一陣,習氣開始在發動了!午休後連坐三坐才下來,平時這種情況還較少 ,也就兩個多小時就會下座,這和眾生的加持有關哦!快上晚課時突然想到,這幾天都是跟著師父的碟和師兄們相當於在共修。(因禪堂 就在旁邊,音量比較大)。這樣有些不對,為何不各修各的?上座試了試,調整了一下,效果還不錯,這是練耳根的好辦法嘞!於是決定從明日開始,各做各的事,各走各的路囉!

食量又再減,發現少食多餐比較適合自己!今日的菜偏辣,喉嚨有點發炎了,不妨礙,馬上調整好!

趣事:從昨晚開始刮颱風,整夜交響曲此起彼落,狂風吹垮了架子,吹跑了木板、桌子、椅子,吹翻了花盆、碗盆,吹走了南瓜、棍棒,吹破了雨棚,吹掉了樹葉、鳥巢,吹斷了樹枝……狂風在空中肆意吹舞,但沒吹動我這顆修道之心。隨著狂風的吹舞並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音;垮塔聲、滾動聲、撞擊聲、撕裂聲、粉碎聲、吼聲、笑聲、呼聲、歌聲、雨聲、尖叫聲、驚嚇聲、朗誦聲及狂風在空中磨擦出的各種異聲、獅吼聲、狂笑聲、慘叫聲、狼嚎聲、金屬磨擦聲……聲聲入耳,但無驚、無嚇、來去無住。今天又是一整天風量N大,這時我想,幸好善修法師沒在,如在一定要在他身上掛幾個大石頭,免得被吹跑,哈、哈、哈,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刮颱風,那是相當的壯觀哦!是聽起來沒看見!嘻!被自己關起來了唄!記得二00七年四月到武夷山路經廈門時,聽表姐說颱風要經廈門,全市被一片緊張氣氛所籠罩,學校、單位、機關等全放假,讓市民回家別出門,除值班人員以外。聽後,我開玩笑說:「我都來了,颱風還敢來!」當時被他們冷眼,第二天電視報導說,颱風轉向了!哈!哈!哈!

二00九年八月十日週一,農曆六月二十 無常

今天,按照新方法試了下,效果還行,後被師兄們的共修聲拉走,有一小會兒,但馬上回來了!還行!今日口中的甘露沒前幾天多,一是從昨日起就沒喝茶,看來茶道茶道還是有關係哦!但喝得太多又會對身體不好,適量即可。喝茶應在飯後半小時再喝,空腹不宜喝茶,時間上沒掌握好會對身體不利 ,不同的人,不同的年齡段和不同的飲食結構等,喝茶也有不同。喝不相應的茶還不如清水一杯好!但最重要的是不能有依賴之心!二是和調整身體有關。喉嚨已好,今日背部有些脹痛,從第十肋骨往上直到頸椎,一陣一陣的痛,繼續觀察,上座時,一時念咒,一時觀念,一時參話頭,感覺今日有些忙。哈!受用就好!今日有個很深地感觸,能有一個真正修行的道場太不容易啊!首先要有創建者的發心,且此發心一定要堅定不移;其次要有志同道合之士同甘共苦,盡心盡力的奉獻精神;最後要有諸佛菩薩,天龍八部的加持及眾生的護持。做為一名三寶弟子,善根的今生為法而生,為道而行,為法獻生,空幻此生。

今日食量調整如下:早齋:小碗粥及一個饅頭、蔬菜。午齋:一兩米飯、菜、湯。藥石:蔬菜。

晚上二十二時許,師父和善修法師從北京開完法會回山了。

趣事:晚課念六字大明咒時念出聲四次,好像聲音有點不一樣,沒聽很清楚,管它的!愛怎麼變怎麼變!

二00九年八月十一日週二,農曆六月二十一 多雲轉雨

九點四十分下座打開手機,收到師父信息,問:醒了嗎?何時看你方便!一看是早上五點發的,趕快回信報告師父剛下座看見師父信息,請師父現在來可否?也就兩三分鐘聽到敲門聲,馬上開門恭迎師父駕到。師父進房後四周觀察並問感覺如何?問需要什麼盡管說,問有無送餐、冷暖如何等等,讓我感恩不盡。又提出在此坐坐,我趕快舖上一新座墊請師父上坐,我便坐在師父右側。師父先談及北京等地弘法情況,又談及在此修建閉關中心的緣起。(和南老懷瑾先生有關)及後期的規劃;再談及當年讀《壇經》之體悟及近四十載對耳根圓通的修持及開發,讓我受益很深。同時,我也向師父匯報了這幾天的情況及身心兩方面的一些收獲體會和問題。師父都一一開示。整個回答不離般若為中心,並鼓勵將記錄的日記整理後發表在綱上做為同參道友們參考。慚愧之餘,我答應了,依教奉行吧!末了,又說再送些好香、好茶過來,又問是否此房有些吵?因此房在兩個禪堂之間,又是三條通道的轉彎處,側面又有一清洗池,但此房間晨觀日出午曬陽,暮看彩雲晚賞月,雖有點吵,可我認為是閉關中心最好的房間,連師父的關房也比不上。因師父的關房終年曬不到太陽,可能是在和師父近一小時交談時,他聽見外面種種聲音後怕對我有影響,故問之;以上種種關懷充分體現出師父的慈悲之心,體現出一位具有豐富閉關經驗者的體恤與關懷!感恩之餘答曰:「這不正好練耳根的好機會嗎?」師父笑笑,從坐而起,說道:「就這樣吧!好好用功!需要什麼寫紙條!」經過窗前又說:「這觀景很好啊!就是該換換玻璃。」就這樣師父走出了房間,我送至門口合掌禮拜,隨後封門上座。

整個上午,左眼以下以承泣穴為中心,四周跳動很快,左背老傷開始疼痛(二00六年二月意外摔斷左後二根肋骨),用耳先聽眼部跳動處,約十分鐘,有所減輕,又移至背部,等眼部跳動加大時又移回眼部,這時決定先將眼部問題解決了再說別處,午齋午休後,開始下午的功課,眼部處有餘動,時有時無,到第二坐時基本消失。此時把耳根移至左背,開始有些昏沈了,覺照後將咒語提起,其間又冒出一話頭來,又觀之後,又聽背部的痛,很快,一天的時間就過了。晚寫日記時,回想師父親臨我房慈悲加持,特傳短信感謝。唯有精進用功,以法供養感謝師恩!並收到師父回信,祝福我道業更上一層樓,我再感謝師父並向師父頂禮三拜!

晚上二十三時休息,眼部已全好,可睡不著,又有些餓,起來喝了點流汁,再上座,凌晨一點二十分才睡。

趣事:今例假又來了,記得從五月二十六日至今,在七十五天時間裡,差不多每隔十九天就來一次,今已是第四次了,不知是否是更年期要來了,還是近期連著參加了好幾次法會有關,管它的,要來就來吧!不過,女眾修法麻煩事情是要多些,故更要抓緊時間啊!

二00九年八月十二日週三,農曆六月二十二 無常

可能昨晚睡晚了,今晨連打板聲都沒聽見,加之例假原因,身體有些無力,便給自己放假沒上第一坐,睡得很香,直到早齋打板才醒,趕緊起來禮謝送齋師兄。

上坐時,聽見禪堂共修聲比平時小多了,而且房外也越來越清靜,這和師父有關,一定是他昨晚給道友們說請多關照這位初次靜休者,師恩難忘。剛上座不到二十分鐘氣脈便開始發動,先是頭部,因每次都從腦部開始聽,所以感覺頭部兩側有些脹痛,慢慢有些在擴散,靜靜用耳聽,聽而不住,鬆放自如,此刻外圍的聲音也都聲聲入耳無住,時時觀念皆空,半個多鐘頭,兩脹痛點鬆開化掉了,無數根經脈從後腦往頭頂匯合,麻麻的,沖得很快,反聞本心無慌、無急、無喜,感覺時機已到,觀想頭頂字放光,頃刻間,氣脈從頭頂齊沖而出,由身至頭抖動一下,緊接著股股暖流頭脚相通,無數根經脈,又通到脚心,溫暖柔軟,背中央一股暖流也沖向頭部,兩手臂的經脈流 向指尖並在指尖循環流淌,一片光明境界。反聞內心念空,近兩小時後下座。換衣、喝水、經行、上衛生間、又上座,因保任住很快又接上了,不一會感到齊腰以下身體表皮冰涼,特別是大腿兩外側和膝蓋,自知是老病│果報又來了,用手揉揉,還是用耳根來化解吧!午齋後,抓緊時間洗衣,靜休前本來說好由善定幫我洗衣,但他搬出我房後,他就當我消失了一樣,完全忘了此事,這孩子!出去後非咬他兩口不可!午休半小時後,打板了,上座後,情況和上午大致一樣,又重新經歷了一次,只是在出現光明境界時,曾兩次張開眼睛,睜眼見境,閉眼見光,當時有考驗自己的思意。

晚想應該給父母打電話,以免二老擔心,便請善定代言問候加匯報,以安二老之心,唉,對於二老更多的是一份既感恩又心痛之心,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很多父母都為了孩子而忘記自己生命的意義,很多父母不知何為真愛而浪費自己的時間、精力、金錢……為人之母後才知報父母養育之恩,為人母後才知道對孩子真正的愛是給予心靈上的關懷,為人之母後才慢慢知道真正的至愛是引導孩子去發現、探索生命的本質和意義。

飲食同前幾日一樣,晚二十三時安板。

二00九年八月十三日週四,農曆六月二十三 多雲轉雨

上午第二坐時,氣脈發動很快,用與昨日同樣的方法後,氣脈很快從吾頭頂沖了出去,身體也抖動了一下,連打三個嗝,全身很放鬆,此刻一個念頭出來,淚水奪眶而出。

記得是在二00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在恩師李老自申先生家有緣認識師父後,當日決定參加九月三十日∫十月六日在四川內江舉行的準提法會。在七天的修法中,由各種各樣瑞相的顯現和第六天全身氣脈發動,從背心一股熱氣直沖頭頂,在頭頂匯合。隨後,從頭頂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就像有一雙無形的手在頭頂往上提了一下,整個身體升上空中,得到大快樂境界,美妙無比。體會到大快樂與身俱來在清靜無念之際,不需任何外緣便能出現,其他任何快感皆不能與之相比。隨後身心空掉……當時,師父對身體的各種變化進行了開示,各種身體風光乃沿途風光,要從心地上下手,做到三平原則,老實持咒等開示牢記在心,對觀想和金剛念誦開示的較多,自己也在這方面用心體會。法會結束後,師父回到台灣,便失去聯繫。因法會期間,自己在身心兩方面都受益很深,以前的恩恩怨怨在法會中掃得乾乾淨淨,不再有恨,悲心大發,身心柔和了許多,法喜充滿,整個人都變了,安靜了許多,喜歡念準提咒,既便是唱歌,也不知不覺地唱到後來變成了準提咒,既便是唱念其他的咒語等最後也變成準提咒,散咒幾乎沒斷。由於沒有地方共修,只有靠自己用心體會,從不知如何觀想到有些體會再到般若之觀既生起次第乃圓滿次第,圓滿次第乃生起次第,「啪」的一聲就完了。從大聲唱念而到頭部疼痛,喉嚨啞掉,到頭不痛、聲不啞;從聲音從頭部發出到喉部發出到胸腔發出到從身體無具體點發出,聲音越來越低沉,越來越中性化。其間,也和師兄們共修過幾次,相互交流學習,然總是不盡之意。唯有恩師李老自申先生的諄諄教誨使我少走許多彎路,使我受益非淺。恩師一再叮囑修持準提法門一定要好好讀《顯密圓通成佛心要》一定要提起正念。善根能有今日,與恩師李老自申先生為其奠定的堅實良好的基礎密不可分,善根終生感恩!

和師父失去近兩年的聯繫後,於二00六年七月十八日,懷著一顆無比激動之心,和成都的另外三位道友及善定經過中轉後到達武夷山。接我們上山的是輛大貨車,因路太爛,只有這樣的車才上得去。的確,路太爛了!彎彎曲曲的山路全是大小石頭,大小水坑,坐在車裡都快被甩出去了,太顛抖了!約一個半多鐘頭,車停在一個小院門口,下車進院後,一眼就看見了師父。師父變化還不算很大,只是又黑又瘦了些。立即在碎石上頂禮三拜,且淚流滿面,禮拜後,師父看著我微微笑,讓我們趕緊去休息。我和善定住進了女眾竂房,房間不大又隔成裡外兩間,裡面已住滿人,我們住外面,共六個人,當然是地舖了,安頓好後,便開始熟悉環境。小院大約占地一畝,正中石牆上有一陽台(今準提殿),後面有四個單間和一間套房(今師父關房),左邊也是一陽台,下面一間廚房,一間餐廳,一間清洗房,清洗房裡一個洗手間(只有一個馬桶),一間淋浴房(只有一個花灑)。小院內全是碎石,中間有一堆河沙。在四環境襯托下,小院顯得特別荒涼、凄慘、孤零零的,有一點說不出的感覺。第二天,師父在自己閉關的房裡為來自全國各地共二十人打了二個七。那次法會我知道了耳根圓通法,從此後便不斷地聽到師父在耳根圓通上的開示,我便開始體會。從耳朵的酸、痛、痒、脹、熱,兩耳心連線痛、清涼,到恢復正常;從聽到尖哨聲和二00八年七月在煙台龍口市南山寺法會上聽到的鳥鳴聲、笛聲、演奏聲等等;從用耳根時抓得太累以致於頭痛頭脹等;從氣脈上來時堵在心窩使心窩痛、骨痛,沖到喉嚨時嗓子啞,說話時有封喉之感;沖到額頭上沖不出去;從命門冰涼轉暖氣沖到背心痛被堵到沖到後腦勺,再到頭頂,其間氣脈發動往外沖時,都需借助一些外緣如音聲海或其他聲音發出去。三年時間裡,跟隨師父打了近三十個準提七,在見地上實証功夫上有質的飛躍,師父重要開示,修行宗旨等善根將生生世世銘記在心。師父在武夷山黃石頭上三年的閉關與修建創辦如來蘭若閉關中心所付出的心血和精力一言難盡 ;所經歷的種種艱難困苦非一言兩語所能道明;人、事、物上種種考驗逐一化解。這所有的一切都歸終於師父之弘願;建叢林、弘禪宗、吾之生命乃佛法的生命。就是這樣的一位師父,我有幸遇上了,我很珍惜,同時也很清楚唯有堅定精進,奮發向上以法供養回報師恩。而昨日和今日的體會,當氣脈發動時,能由自己化解,是這幾天來最大的收獲,我將繼續體會。而此念頭則是,修行路上,能遇上善知識,明眼師的提攜,是多麼的重要和不易啊!這需要何等的福報啊!何等的緣份啊!

飲食同昨日相同。

二00九年八月十四日週五,農曆六月二十四 天氣無常

上午十點打開手機,看見師父發來的訊息,明早與善施進關房看你,可能是看沒回信後又發信息,午齋後進關房看你。上午功課時間較少,還是以耳根反聞為主,其他順其自然。午齋後,師父與善施師兄敲門來到了我房間。禮敬問好後大家圍坐,師父先問了問這幾天的情況後說:「善施很關心你,想來看看你,他也想來閉關。」我回答:「很好!謝謝!」於是師父對善施師兄說:「善根閉得很歡喜。你看她笑咪咪就知道!你想閉關有什麼問題就問問她吧!」我看善施師兄早已按奈不住了,我倆相對一笑,他馬上說:「時間如何安排的?」我說:「第一天就送了一份出去,那貼了一份。」他走過去看看又說:「還寫了什麼東西沒有?」「有啊!我每天都寫日記!」「看看好嗎?」「當然可以!就是有點亂。」我邊說邊去拿。其實師父第一次來房看我時就想給師父念念前幾天的日記,但談話後忘了。於是對師父說:「師父,我給您念念前幾日的,有兩天的體會有些重要,請師父指証!」當念到對耳根圓通的新體會時,(十二日、十三日日記)師父點頭說:「很好、很好,體會很深,非常好!」聽完後,師父又說:「寫得很好,很如實,幫我抄一份,這次我帶回台灣打七時念給大家做參考,同時也讓台灣的道友們了解這三年我在大陸的一些情況!」善施師兄說:「其實還可以把一些生活上的流水帳寫出來。」我心想:兄弟!夠狠的呵!放個屁要不要寫?嘻嘻!開玩笑喔!善施師兄和我比較熟,雖平常很少聯繫,但是我參加法會來我聽到第二位表態生生世世修持準提法門的道友!第一位是誰呢?就是我唄!當我聽到他的表態時,很歡喜,咱有位生生世世的道友囉!隨後師父又談了這幾天和當地領導及相關部門有關修建完善閉關中心手續問題的進展情況,我知道師父是為了讓我安心靜修,故意說給我聽的,感恩師父!不過,善根今生能為弘法利生做些有利之事,也乃本職盡義務也!十二時四十分,師父怕影響我午休,祝福我之後,我也向師父和善施師兄禮謝後,師父便和善施師兄走出了房間。之後,抓緊時間午休,但沒睡著,起來給師父發了個感恩信息,感恩師父再次到房加持關心弟子,並祈請師父為弟子寫靜休圓滿日記評語等,師父回函說一切如你所願答應了!感恩師父!下午上了一座後,便開始整理草稿,因十七日要呈交師父,得抓緊時間。晚課後,聽見善施師兄在禪堂給大家念十二日、十三日的日記,師父也時不時的說上兩句,反聞此心,依然平靜!

趣事:今日向師父要了一樣東西:一塊石頭。記得是二00六年十一月,我第三次上山來,準提殿剛改建好,沒什麼東西可擺放,加之人又少,冷冷清清的。於是,找來幾根竹筒,請裝修工人在上面開孔,又到處去找石頭,因天生喜歡石頭,幾乎是走到哪撿到哪,國內國外到處撿,哈!習氣!但奇怪,這地方就是沒有,跑到土堆裡去挖,正巧師父碰上,問我找什麼,我說:「想找幾個石頭。」師父說:「幹什麼用?」「做花瓶!」「怎麼插花呢?」「打幾個孔就可以啦!」師父問:「高明!要多大?」我便用手比了個盆子大小。師父點點頭便向嚮岩寺方向去了。我繼續挖,不一會,聽到師父叫我:「善根,看我找到了兩個石頭!」我抬頭一看,哇,還真不小嘞,一個大號一個中號,師父一手抱一個,笑嘻嘻地向我走來,當時我感到師父就像一個孩子似的,笑得是那樣的開心。我跑過去接了一個,哇!好重!放下石頭後,師父說:「善根啊!這是兩個石頭嘞!是從中間斷開的。」一看,是呀!好奇怪,怎麼斷裂得那樣直呢?一放,正好兩個花瓶,穩穩的!於是,請工人在兩個石頭上分別鑽了孔。下午,等全部插上花後,師父一看可樂了。有放台上的,有掛牆上的,有放地上的,有豎著,有橫著的,供佛的也有了,門框上也有,有插花的、有插枝的、有混合插的,有的是藤,還有的種上了竹葉,花樣品種各式各樣好不齊全,準提殿一下莊嚴了許多,禪意濃濃,生機勃勃,師父連連讚嘆:「高手高手,化腐朽為神奇!」並指著兩個石頭說:「這兩個石頭就放我關房吧!」就這樣,兩塊石頭也入關了!此次進房前,和師父通話時,師父一再叮囑:「打完北京七後就要回台灣,要九月中旬才回來,你去我關房看看,能用上的盡管拿去用,什麼茶呀,吃的、用的,免得過期受潮壞了浪費掉!」聽後,我心裡非常感恩並想到,我首先要拿的就是那個中號石頭!上山後,在善和合師兄的陪同下,把石頭請到了我房裡,今又斗膽索要此石頭,師父恩准,滿了我此願,謝謝師父!

二00九年八月十五日週六,農曆六月二十五 多雲轉雨

整理了一上午日記,整個過程中,耳根也一直在反聞觀照內心,平靜如水,只有在灿灿和一小師兄坐在我房對面無護欄陽台玩時,心動了!因為下面是施工場地,很亂,怕發生意外事故便開窗呼他們坐過來別在那玩,這時有一師兄經過還以為是他們吵到了我,我馬上寫紙條,告訴她叫她給孩子們說那不安全。其實,孩子們說話聲音比大人們小聲多了,嘻!我坐回原位繼續整理,迅速恢復原狀。午休睡過了頭,近十五點才起來,之後上座。座上聽見禪堂共修聲中傳出一男眾持咒聲音,音又大、調又不同,完全沒融合在大眾的聲音海中,聽得出他一點也沒發現自己的與眾不同,於是聯想到,每次參加法會都有此現象,但在師父的開示或師兄們的善意提醒下,很快就好了,決定在今日日記中特提此問題和道友們交流共勉。

關於聽清楚的問題是一個既基本又重要的問題,修持準提法門,首先要聽清楚在念什麼,是哪幾個字,聽清楚有幾個音調,先別急著念,聽得越清楚,才會學得越快,才會念得清楚,才能和大眾的音聲海融合在一起。念得越清楚,妄念越少而至無念為念。如只顧自己念沒聽清楚大眾的音聲海,說明還沒學會,更談不上借力發力,也失去了共修的意義啦!好比千軍萬馬奔向前,沒人願意獨自逆行其中吧!何況大眾在一起共修,機會難得,特別是有師父領眾共修時,要聽清楚師父的磬聲和念咒聲,如沒跟上,自己又沒受益也影響他人,還會使新參心生煩惱!慎之!慎之!故聽清楚之非常重要!

今天又請回善綱師兄為我做齋飯了,因前幾日由他幫我做飯,基本適應,這幾天可能來此師兄較多,他忙不過來,便換了人,齋飯有些變化,油、鹽量多了些,喜歡用水炒的菜又變成油炒了,比較不適應,本想再堅持幾天,但昨日實在不行了,想時間延長,本來功夫就差勁,還要用些去將就,這不很快就沒了嗎?哈哈哈!便發短信給善和合師兄,請善綱師兄為我做齋飯。如此,今天就滿願了!感謝師兄們啦!

二00九年八月十六日周日,農曆六月二十六 多雲轉雨

上午坐了兩坐,上第二坐時,氣脈沖到背心,有些痛,用耳根聽,自然且放鬆,很快隨著一團熱流擴散鬆開了。隨後氣脈又走到右腿膝蓋及小腿處,又脹又痛又發熱,還是聽,當時已坐了近兩個小時,午齋時間也到了,換平時,我這位要吃定時飯的怪人就放腿了,而今天一點也沒此意,且越坐越舒服,儘管還是痛,但越來越鬆軟。既然身心舒暢,那就往下坐。打板聲,腳步聲、放鞋聲、本板敲地聲、共修聲、雨聲、蟬聲、鍋爐聲、說話聲、洗杯聲、電話聲、供養聲、下樓聲、送齋聲、敲桌聲……聲聲入耳,如珠走盤,反聞本心,靜如止水,清澈見底。痛點匯集腳心,機緣成熟,字發光,氣脈外沖,融化於空。緊接著左小腿至腳心又熱又脹又麻,同出一轍而傳之,此時,聽見不時有師兄經過見齋飯還沒取走,便好心提醒,敲桌、敲窗的,依然未動。直至善定來敲窗時,因聲音太大被剛到一師兄提醒,他高聲說我媽還沒吃飯啦!邊說邊跑掉了!聽後,動了,看看時間,已超過午齋時間一小時了,於是下座,取齋熱飯吃飯囉!

午休後上了一座,還算清靜,下座總行禮拜時想到後天師父就回台灣了,突然感到師父的確很辛苦,今年三十多個法會不停地開,這需要何等的願力和奉獻精神啊!的確,在經歷一些事情後我深深地感到:當一個人願力有多大時,能量就有多大,要經歷的考驗就有多大。然,只需坦然地去面對,該來的都來吧!我將微笑著將之容(下)化(掉)。

今日有兩位善知識都提醒我別太用功了,首先表示衷心地感謝!其實,我沒他們想得那樣精進,四分之一多的時間都在夢周公,哈哈,上當了吧!當然,一點輕慢心都沒有,做人應該老實!

趣事:善綱師兄的齋飯做得太好啦!藥石沒經得起考驗,吃多了點,注意啊!傻大姐!餓了脹了沒人替啊!
靜修日記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