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說"三際托空"— 禪宗的觀心法門

2010-07-19 / 点击数: 4016

且說"三際托空"— 禪宗的觀心法門/南懷瑾太老師

“ 三際托空 ” 有何難? 現在沒有上座的,快上座!禪修中由這些作息的細微末節便可看得出來,外行與內行的差別。可見,他們的頭髮剃了,穿上這件衣服,在這裏學了那麼久的時間,並不偶然。你們諸位大居士兩條腿子跟他們這麼一比,就看到他們還真有兩下子。他們出家同學們如此用功坐了一整天還不在乎,所以我常說,不管你有道無道,先把雙腿坐好,老子有腿,坐它個七天七夜,功夫深了,再配上 “ 般若正觀 ” 的道理,絕不白搞的。你看!你們大居士,學問再好,一到了這裏坐不到幾個鐘頭,就垮臺了。哼!他們連修好幾個禮拜,平常也都如此,你們別看我有時把他們講得這樣不成器,那是以嚴格的標準衡量,畢竟比起你們這一點稀稀鬆松的業餘 “ 功夫 ” ,高明多了。你們好幾位都是老學佛的,都快要成 “ 佛油條 ” 啦!什麼 “ 三際托空 ” 等理論名相,常常掛在嘴邊,也不臉紅,什麼是三際托空的 “ 三際 ” ?前際、後際、現際。因為你們三際硬是托空不了,現在只好來個方便說明。 三際托空本無什麼了不起,我們眼睛張開也好,閉上也好,耳朵聽也好,不聽也好,先把自己亂七八糟的這個意識思想,或任何一個雜亂無章的觀念、感覺、知覺等等,在理智上,做個歸納,分成三個階段。譬如:我現在講話,執事同學在拉窗簾,這聲音聽到了,一下便過去了,我們內心的思想念頭也是一樣,一起即滅,消於無形。然後,後面的聲音、思想、念頭或者動作尚未呈現,你說現在,現在也早已過去,沒有現在,但是剛講 “ 未來 ” 沒有來,卻 ? 那間就來了,而正要說 “ 現在 ” ,現在已溜走了。一切生命的意識現象如流水般,根本分不出過去、現在、未來, —— 隨著都自生自 “ 空 ” ,又何必你刻意去三際托空呢?本來一直就是清清淨淨的嘛!再者,退一步說,前一個浪頭過去了,後一個浪頭你輕輕不加作意,自然便擋住了。不讓它來,這中間不就是空了嗎?三際托空,大家看看!就這麼容易,連這最初步的都做不到,還學什麼佛呢?

你學道家也好,密宗也好,或者念咒、觀想、守竅等等,第一個念頭過去,第二個念頭沒來,自自然然把它一切,不費吹灰之力便擋住了,中間不就是空嗎?做到這樣,就是 “ 三際托空 ” 。但有些人認為三際托空即達于無心境界,即是得了道,這不又熏熏然自誤了嗎?告訴你, “ 莫謂無心便是道 , 無心猶隔一重關。 ” 不要說你們做不到三際托空,即使做到,都還不是,前途還有九彎十八拐哪!像我聽到三際托空,立刻就把前後際切斷了,一點都不稀奇,要斷就斷,這便是 “ 能斷金剛般若波羅密 ” ,有何難處?

“ 吹湯見米 ” 也不差

現在時代不同,早就邁進核子太空時代,我們這個 “ 造佛工廠 ” ,更要加速造佛,以前農業時代生活起居,步調較慢,古人可慢慢的磨,現在一切講究效率,大家必須加緊腳步,不要事事慢半拍,好好加工一下,如果做到三際托空的人,不要老停留在這第六意識暫時變相的清淨境界裏,自以為外境心不起,是 “ 明心見性 ” 悟道的現象,那就嗚呼哀哉!活見你的大頭鬼,太對不起自己這番努力的工夫了。

千萬別誤認為我們的第六意識就是心,那你學佛修道連個影子都沒有,真正透脫三際之心才是全體之心,你們這裏有些知識份子連這道理也不懂,好意思嗎?那麼經我如此一講,你們或許心生疑問: “ 既然真正的三際托空,要真正身心皆空才是,那我們聽了一天的三際托空,及其他一些道理,都白費了。 ” 不!沒有白費,只要你能夠把第六意識稍一切斷,那也恭喜你了啦!這等於 “ 吹湯見米 ” ,如同你煮了一鍋稀飯,稀的幾無一點內容,外面都是飯湯,米在哪里呢?看不見。稀飯端上桌來,熱騰騰的,你呼 — 呼 — 的吹它一吹,把外面那層濃濃的米汁吹開,碗底倒有幾顆米就看清楚了,雖然米粒稀疏無啥分量,但是總算還有一點,也不錯啊!可是千萬不要認為這就是道。

軟修法門大有奧妙

“ 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 ” 。佛法的八萬四千法門,乃至無量法門。無一不為解脫我們根深蒂固的煩惱而設,我們中國佛教平常所謂的唱念,其中大有奧妙,要唱得好,還真難呢!因此,我告訴本院的同學,大致唱念的基礎學會了,我再從關鍵處點撥一下,你們就懂了。今天我聽大家唱香贊,還勉強可以。(師唱): “ 摩 — 訶 —” 這就對了,如此自然而然 “ 心平氣和 ” 了嘛!你不要提一個念頭窮嘶窮叫而唱,真把握住其中訣竅,顯教的唱念其實也就是一大密法,一般學佛的人以為念個咒子才是密宗,真正佛法。佛在世時,他老人家哪里要這一套?這是後世佛法演變成專門的宗教,才逐漸形成這種以誦密咒為修法的形式,乃是一種音聲入道的方便法門,而顯教的唱念,亦是如此,稱為 “ 軟修法門 ” ;在林林總總諸修法中,也是很重要的一法;中國古代一般叢林道場,平常住眾至少有好幾百人,往往早晨一起來,大家規規矩矩嚴肅誠敬地依序在佛前一站,那種山林派樸素清純的唱念,絲毫不帶任何花腔技巧, “ 南 — 無 — 哦 ” 一路整個早課唱誦下來,大家內心毫不費力地便統統靜下來了,如此日久年深,其中妙處,不可言喻。

腦與第六意識

我們這個肉體,乃心所變現,但別以為頭殼腦部就是心,通常我們認為這個能思想的腦只是身識作用而已,嚴格說它尚達不到第六意識的範圍。意識,這個東西很玄妙,但還不能將之歸屬于神經系統,現代醫學於此問題猶待更進一步的研究。洪醫師,意識是不是間腦的作用呢?間腦究竟有沒有作用?目前醫學還下不了結論。你以為腦神經的反應是意識作用,其實那還只是眼、耳、鼻、舌、身的身識變化罷了。意識層面尚需深入一層,至於第七末那識到底怎麼回事,那一般人更難以想像了。

修行上,若有人作到了第六意識層面的三際托空,那也還不算數,因為你身還沒有空,你身上的血液還在迴圈,感受還有,所以千萬不要認為第六意識保持那麼一點清明境界,大驚小怪以為自己空了,真的三際托空乃是身心皆空, “ 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 ” ,清明純一,寂然不動,這是佛學的第一步。

是這個,不是那個

那麼,你靜坐修行,做到氣住脈停又如何了?你們許多人天天講求氣脈打通,打通又怎樣!不老不死啦!我從大陸到臺灣,到處看了幾十年,很多學道、學密專講這些門道的,現在呢?不幸的,比我年紀大的都跑路了,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 一番花雨是一番風 ” ,未曾留下一點痕跡,都過去了。氣脈修得再好,奇經八脈統統打通,便又如何?大家要放聰明一點!氣脈通了,氣住脈停,這是為了突破我們這個身體根深蒂固的障礙,達于身心輕安調和的狀態,以便更進一步獲得般若智慧的成就。

我們凡夫處處不自在,受這個身體的限制壓迫大了,無時不在它的左右之中,你四大不調,念佛念死了,還是亂七八糟,邊念邊打妄想,至於念佛要念到三際托空, “ 南無阿 ——” 一下第二、三念停了, “ 彌 ” 不起來, “ 陀 ” 也不起來,清清淨淨的晴空萬里,你切得斷嗎?即使切斷了那也還不算數,必須氣住脈停,身心皆空,與天地同根,萬物一體,寂然不動,無所掛礙,這才是真正三際托空。如此到家了沒有呢? —— 剛剛起步。後面仍有大事在,尤其宇宙萬法的主人翁之本來面目未找到前,任你再怎麼深厚的禪定工夫,也免不了無止無盡在三界風塵中飄蕩無依的命運,所以禪宗真正的三際托空,不是前面所講的那個,而是這個,懂嗎?

大聲一呸!空了!

大家不要認為,念頭一切斷了,就是三際托空,像這麼的三際托空,那很容易,密宗有一法門,在白教裏還是個大法,先如《椎擊三要》所教,如法上座, “ 嗡嗡!嗡嗡! ——” 勤念咒子,或者誠敬拜佛如儀,搞了半天,然後叫你一口氣提起來, “ 呸 —” 這麼大聲一 “ 呸 ” ,就把念頭硬切斷了,空了,那不是很容易嗎?當年我學這個法,恭恭敬敬送了好多供養,磕了好多頭,得來不易。後來我問傳法師父: “ 這個是你們的大法? ” 師父說: “ 這個是無上密法。 ” 我又問: “ 還有沒有? ” “ 噢,這已是很高的密法了。 ” 我說: “ 這一套是在你們這裏當寶貝玩玩的,在我們漢地根本稀鬆平常,一般老婦都曉得。 ” 師父聽了。大為驚訝,因為他實在也曉得,我這個人頗有 “ 微 ” 名,不亂說話,若有言說,必有所本。

再說,這兩天你們在打少林拳,我就告訴常證師: “ 你不用吹哨子,要喊口令, “ 一!二!三!四 ” 勇猛有力,這樣一趟拳打下來,累得半死,什麼妄想雜念都沒有了,有何稀奇?我說這是種物理力學的作用,你們不懂科學,人之意識心理,同物理之力學作用一樣,譬如你把這個拳頭握緊了,向心力凝聚到極點,久而久之,自然而然想放開,經過一段時間的鬆弛,自然而然又覺有收掌的需要。只要你收攝精神專注一段時間,它必然要放鬆,如此意識上暫時進入到空靈的清淨境界是自然之理。什麼密法、道法,各式各樣能助我們修行成就的,我都去學,中國文化的儒家有一句話: “ 一事不知,儒者之恥 ” ,只要有一件事情不明白,那便是身為一個儒者的恥辱,學佛修道也是一樣,八萬四千法門,不論世出世間,也都應遍學而通,如此菩薩道的廣大行願方不流於空談。

放心法門

所以,現在許多寺廟大家都喜歡這麼 “??... 得隆隆 ?” 地敲敲打打、念念唱唱,把死人也都要招了出來似的。這一套千年流傳的唱念,難道只是有如供人觀賞消遣的歌仔戲嗎?其基本道理不可不明。再說密法的修學,你們真的下過功夫嗎?那得要修多少供養啊!平常人修不起的!什麼一千盞燈、一千杯水,簡單的至少也得來個二十一盞燈,或者七盞燈吧!並且還是要奶做成的酥油燈呢!此外每天 “ 三白 ” 的供養,更不可少 。什麼叫三白 —— 白糖、糯米、白芝麻。所有的供養以一天為期,隔天得另換新品。供茶一天也要換個二、三次,絲毫不可馬虎,凡此細節等等,都要真正一一做到。學密宗,有幾個人真玩的起啊!你們窮兮兮的,就這麼找個喇嘛,隨便在頭頂上灑兩滴水,嘿!不得了,我灌了頂啦!真有這麼便宜的事啊!

況且,正式學了法以後,依我手邊保存乾隆親譯的黃教大威德金剛儀軌的修法來說,一整堂法規規矩矩修下來,恭恭敬敬坐在壇城前面,這手搖鈴,那手打鼓,腦子又邊做本尊觀想,然後雙手除了搖鈴打鼓外還結手印,口中念念有詞,名堂多了,像道士畫符念咒一般,一次認真搞下來三個多鐘頭,然後全部一放沒 “?—” (師拍案一聲) —— 圓滿次第,你說那還不空嗎?一定空,因為累死了,累空了,便成三際托空。嘿!這個方法好高明,顯教的念唱不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嗎?淩晨一大早起來,肚子空空,肅立佛前,引磐一敲就這麼張嘴, “ 南 —— 無 ——”“ 南 —— 無 ——” 起來,經文、禮贊、偈頌、咒語、發願等等,一段一段連續下來,維那從旁 “ 喀喀喀 ......” 節奏性地敲打木魚,最後逐漸慢下來,然後 “ 喀 ” 的一聲,大家不聲不響,大自然在晨光曦微的清靈中,一切歸於寂靜,所有的妄想,雜念,七情六欲同時消落,這不就三際托空了嗎?

你們平常不曉得這個道理,已逢大法而不自知整天癡想有人傳你個無上密法便能迅速成就,太可笑了。所以許多法門,表面看似兩碼子事,其實異中有同,根本上大致基於同一道理的;乃至西方天主教、基督教,教徒們一進教堂,到十字架前一跪,禱告一番,然後 “ 阿門 ” 一聲,我告訴你們,這也是密宗哦!基督教的 “ 阿門 ” 、回教的 “ 阿拉 ” 以及世界上其他許許多多的宗教,在他們關鍵性的祈禱詞或一些名詞裏,開口音都是用 “ 阿 ” 字音的,你們若把這些道理的緣由弄懂了以後,就貫通了,原來都是同一個東西嘛!我們人人都有,隨時都有,未曾須臾暫離。

大家體會看看,在外工作一天,夾個皮包擠車回家,進了家門,鞋子一脫,整個人往沙發一拋,唷!我的媽呀!真舒服,什麼都拋到九霄雲外,沒了!三際托空。可是這麼一下,還不是道哦!這不是真正的三際托空,但你可由此去瞭解修持時該如何下手用功。但假如你認為這就是道,禪宗有句俗話叫 “ 托空妄語 ” ,你就稀裏糊塗地犯上了。

太陽底下無秘密

佛法八萬四千法門統統不出於此 “ 三際托空 ” 的功行。不但佛法,任何宗教,凡是要使人類的心理意識歸於寧靜,只有籍助三際托空的原則,使它過去、現在、未來三節截開,呈現意識層面暫時清淨現量境界,由此保持久住,便是平常所謂的奢摩他(止)。那麼,止在那裏呢?無所止處。止是因,定是果,慢慢久定,自有一般凡夫難以想像的效果,方談得上更進一層真正佛法的用功修習。

“ 三際托空 ” 這千古以來的秘密簾幕,現在我大致都拉開給你們講了。在我這裏沒有任何秘密,到了目前科學這麼進步發達的太空時代,人類早都飛上月球去了,甚至更新式的太空航行器也已朝更深遠的外太空飛駛,我們學佛還當自己有什麼了不起,有什麼不得了的秘密啊!說到現在的佛法,禪宗要現代化,密宗也要現代化,等你真正透澈了佛法,才會知道原來這于古於今,乃至未來都是最真實、最科學、最進步、最公開的東西。因此我常告訴大家,我這裏並無一點佛法,更毫無秘密可言,光天化日之下萬事萬物皆自欣欣向榮,生生不息,明明白白,大家何不好好張開自己的雙眼!

(節於《十方》雜誌三卷六期寒假禪七導師開示)

且說"三際托空"— 禪宗的觀心法門 - 十方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