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禪七日中的光厚和尚

2010-07-09 / 点击数: 2863

所谓明师,什么叫明师?不是有名的名哦,他本身修持真有成就的人,那叫明师,明白了的。譬如我插过来,又插过来跟你讲了, 我在成都拜一个师父, 连我那个老师带我去拜的,叫光厚和尚,“光”光明的光,厚厚的“厚”,连我这个师兄也没有见过。
那时在成都,有名的大阿罗汉,活的罗汉,他不住在庙子,住在东门外一个城隍庙,乱七八糟,土地庙一样。他有个师兄,这个师兄烂鼻子的,这个鼻子没有了,为什么?这个师兄乱嫖,嫖了得了梅毒,鼻子也烂掉了。那么坏一 个师兄,他也不讨厌。
这位师父怪事很多啦,我的老师讲,怀瑾啊,要皈依嘛,找一个有道的真罗汉去皈依。我说,哪里啊?我带你去东门,他说我,老师跟师母,先生跟师母,就是跟他太太都皈依他的,我带你去皈依他。我说,好啊。去一看,高不满三尺,比我还矮得多,长得样子真漂亮,怎么漂亮法?两个眼睛大大 的,像枇杷那么大,鼻子小的像大蒜那么小,真的哦,嘴巴大大的,弯上去,像菱角一样,耳朵像棋子一样,圆圆的、小小的,戴了一个金丝的大眼镜,光个头,走 起路来摇摇摆摆的。一年到头不管冷天、热天,穿一件纳衣,百衲衣。百衲衣你们没有看过,大袖的和尚袍子就是我们这个,有几十层,一针一线补起来做,头陀行的百衲衣,那个地方破了又剪一块布,这个地方又补又补,那个都是线都是线条;也不洗,臭的、脏的,没有臭哦,脏的好像很脏,可是我挨拢去闻闻没有什么臭味。就这么一件衣服,热天也好、冬天也好。我的老师带我去,一来老师看到他,很脏的地方,就跪下。师父,我给你介绍,要皈依你的,这是我的学生,要皈依你。好……好啦……不要拜了,就这样算皈依了,就那么简单。我说不要啦,师父,还是正式皈依。没关系……就这样,你讲吧,你讲吧,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 跟著念三次皈依了啊,简单的很。


两排坐的百把人等他看病,一个洋油灯,手里拿个洋油灯,一个指头在这个灯上面,这样,不晓得烫到没有?然后你那里痛啊?头 痛,那个人,不得了,师父啊,好痛、好烧哦,好烧哦,轻一点,轻一点,唉唷,好烫啊,啊……烫一下就好了,好了,好了。给他钱,放去,不给他钱,你走你 的,他也不问。然后第二个,哪里痛?肚子痛,按肚子,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牙痛按牙齿。我在那里看,这是什么?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用这个灯,他随便那里给你摸都会好的,但是他绝不愿意暴露,所谓有功夫神通,故意弄个灯。我们就等他,看他玩,一下子百把个病人,只要个把两个钟头,收拾得清洁溜 溜,都搞好了。然后我老师,老师给我推一下,意思不要动等他,等完了。师父啊,请你吃素斋去。好啊,好啊。就坐个车子,就把他拖来吃素馆子,叫了好多素 菜,但是他一个戒,过午不食哦!可是我们请他吃饭,麻烦了,你叫了八盘一定要吃光,吃完了,盘子还拿来舔过,不要糟蹋东西,罪过啊,罪过啊。他不吃也可 以,吃多也没有关系。身上呢,这里啊,头发啊,大概有半寸多长,有时候剃光头,有时候两三寸也不剃;身上有虱子,虱子你们晓得吧,你们生过没有?你们没有 生过虱子啊!虱子爬到这里,我说,师父啊,这里有个虱子。不要杀生,交给我,交给我。然后把这个虱子拿过去,裤腰上一放说:这样它就会不服水土。不服水土你听懂吧?叫我们不要杀生,这里虱子交给他,他把它放在腰里,它这个虱子就完了,不服水土;这里肥肉吃了,到……这里肥啊,把他没办法。


我们跟师父俩,跟老师俩整他。


有一次,我说这个师父究竟怎么样?好,有一天,我们有一个同学,好像是杨光岱还是谁?我记不得了,不是你俩个,不是邓岳高兄,李自申。杨光岱还 是王廼鹤去啊,师父啊,请你吃素斋。好啊、好啊。南怀瑾,吃了我们去找南怀瑾。好啊,好啊,很高兴。病人看完了,吃素斋完了。我那个同学叫了,师父我今天吃不下了。骂一顿,怎么搞的!一直吩咐你不能多叫,浪费,暴殄天物,罪过啊。我实在吃不下了,怎么办呢?好了,好了,拿来都我吃掉。吃了以后,我们都讲好 的,提了一碗素面,师父啊,怎么搞的?王廼鹤请我刚吃了素斋。我说,我也吃饱了,我想师父还没有吃饭嘛,看你病人看完了,想跟你俩谈谈所以带来给你吃,那算了, 把它丢掉好了。不可以……那怎么办?放到晚上吃。我过午不食的,你吃嘛。我说,我们都吃饱了。最后,好……吃了……到了那个忠臣那个地方,三义庙那个时候,什么那个茶馆,袁老师在那里等到。我们俩陪他来了,袁老师在……。师父,你来了,很好的油炸麻花,摆在……吃啊,吃啊。刚吃了,他也请我吃饭,他也请……吃啊,吃啊,还是吃了;他也没有事,譬如此类很多。


我就问他,师父啊,人家都叫你活罗汉,怎么来的?他说,谁知道,我哪里罗汉,他们乱叫,叫我罗汉就罗汉,算了,很生气的样子。我说,总要有个来源吧。他说,有啊,他说讲我当年……。就是我前天讲过在宝光寺做净头师,人家揩屁股的篾木片,洗干净以后,大便洗 好了以后,往脸上刮一下,怕人家屁股刮坏,这样做了三年哦!你想想这是一种什么行为!那里像你们这个样子啊,还晒干再换,天天洗,三年哦,三年啊,三年。 然后从遂宁,川北遂宁三步一拜,拜到五台山拜文殊菩萨,走三步路,拜一拜,走三步路,拜一拜,真的干。他说,我拜到五台山以后,走错了路,五台山后面啊, 那个金顶是,后山那么尖的,没有路,他不晓得从这里怎么拜上去的,他也不知道,反正很诚恳。五台山的老方丈夜里做个梦,文殊菩萨托梦给他,明天后山有一个活罗汉到,你们统统要迎接。老和尚相信文殊菩萨,第二天通知这些和尚一早站在后山那个,这个悬崖这里都排队等他。等一下他拜上来了,老和尚说,你看菩萨有灵吧?活罗汉来了。我也不晓得什么一回事,拜上来了,大家就迎接活罗汉,叫我吃素斋,他说我是四川一个烂和尚,从遂宁三步一拜,拜到这里来啊!他说,我是什么活罗汉?你们怎么搞的?一定找最高的席位给他摆好,活罗汉坐的,肚子又饿,推又推不掉,这些和尚一定讲我罗汉,我也实在饿了,罗汉就罗汉,坐上去 吧,吃了再说。他说就是这样给人家叫成活罗汉。他跟我讲得很轻松,你听听,我听了,不敢讲话,真是肃然起敬,这样怎么上去的,怎么三步一拜,拜上去啊,诚 则灵,也不是他的神通。


很多啦,他故事很多啦!还有袁淑平,你们都不知道,袁师母我那个师母的妈妈。这是袁老师告诉我的。有一次生病快要死了,我那个师母就跟我的老师俩个吵。你不是,两个人,都学佛、学禅,你不是说开悟了吗?妈妈病了你把她治好啊!他说,我也没有神通。那你这个学佛有什么用啊?这个夫妇之间就是达赖讲的,这个怎么讲啊,自叹神通空具足,不能调整伏枕边人。第六代达赖的情诗,我们那个老师当时也有这个味道。然后我们这个师母说这些,老师给她吵烦了。他说,走吧!我们叫个车子到东门去找师父去。两个人啊,就坐了一部车子到东门找光厚师父,师父刚好病人医得差不多了,问:你们两个来干什么?是,我的老师同师母,也是他皈依弟子。他说,师父啊,我妈妈病了。什么病啊?病得快要死了,真的快要断气了,没有办法,求师父去。要死我有什么办法,要死没有办法的,不肯去,要死治不好的。然后我那个袁老师作风素来很特别的,把师父一驾。师父啊,要去也去,不去也要去。他说你怎么不讲理呢!怎么不讲理啊,他说我们皈依你 干什么的?他又笑又气,就骂,说我那个老师袁焕仙啊,你就是这样一个人啊!好吧,走吧……。他去了以后,这是老师后来告诉我的,他说……你看看,有意思吧? 他说,我啊,当时给你师母逼得没有办法了,只好找师父,师父来了,妈妈躺在那里快要断气了,他跑到床边把老太太头上拍两下,起来……就起来了,就好了。就这样一个人,怪事很多啦!他的故事。


我们讲气脉问题,他只告诉我,后来他晓得我禅宗如何……人家宣传我禅宗又怎么样啦,袁老师也给他讲,我怎么怎么……。
我和光厚和尚两个单独一起。我跟他俩特别有趣,特别好,每一次有事情总是找他俩人一起,摆摆街上走走。他那个走路也有味道,一边走一边摇的,就是这 样摇起来走的,又很矮,好像站不稳的那个样子,一弯一弯的。你看这个人到世界上选美应该选他,第一等人。眼睛那么大,戴个大眼镜,鼻子那么小,嘴巴那么 大,耳朵就是那么小,穿个破衣服,摇摇摆摆街上走的。
还有一个了不起的事,他每天夜里起来,十二点子时以后,前面挂一个木鱼,一个敲木鱼,念过街经,成都东门这一圈,他都念。每条街,南无阿弥陀佛,咚!南无阿弥陀佛,咚!这一圈敲完了回来,天刚亮,天已经亮了。这个在东门好多年了,我没有看到,这还是我老师告诉我的。有一次,他的钱不是很多吗,看病看来的,他也没有锁,随便,这钱到哪里去了?这个师弟拿去做坏事了,他也不问。但是师弟把钱用光了,还要他钱。有一次啊,为什么事情,师弟下碗面给他吃,面里头放了毒药,把他毒死了,毒死了。把衣服裤子都剥光,弄一个畚箕把他抬出去埋。他住在东门,把他送到西门外。一个四川人讲壩子的空地的那个地方,就把他活埋在那里。他老先生在里头埋著睡了一觉,睡醒了,眼睛也看不到,好气闷哦!总算拱出来,可是毒得, 都毒得眼睛看不见,地下爬,他也感觉到身上没有衣服。早晨外面的西门外的人啊,那个乡下卖鸡的挑担子来,看到前面路上天还没有亮,有个东西在爬,围拢来一 看,是他,是东门庙子那个光厚和尚。他就听到有人了说:大家帮忙,脱件衣服给我穿穿,给我送回去吧。大家把他抬回去了。东门的人,那一天糟糕了,那个时候钟 表都有了,但是大家听惯了他的南无阿弥陀佛,咚!敲到这一条街,这一条街的人,搞惯了大概四点半,那一条街的人又听到,咚!阿弥陀佛五点了,就他,大家把 他当成钟表了。那一天早晨大家都起迟了,没得人,阿弥陀佛,咚!结果西门外的这些人把他抬回来了。东门人问,怎么搞的?这是光厚和尚在路上光光的,这些人都叫他师父哦!对他很恭敬的哦,这怎么搞的?人山内海的,当然很明显的,这个师弟把他谋死了。他自己一搞,把搞眼睛好了。你想他的徒弟很多,上中下生熟人等, 官大的、四川的军阀,我的老师都是第一流的调皮人,这些人都是他的徒弟。这些徒弟都来看他,还有军阀,要把他的师弟捉来枪毙。他就发脾气了,没有这个事,不 准!不准再枪毙他的师弟。那些军阀杀个把人不在乎,拖出去了,枪毙了,送一颗子弹就完了嘛!他不干,然后大家说,这样的坏人,不是为了你要枪毙他。不行,最后他发脾气,你们不要叫我师父;叫我师父,就要听我的,不准!大家给他骂了。你看,这是个什么人?这样也是和尚。
有一次,我们两个人在茶馆里头坐。怀瑾啊!人家都说你禅学得很不错啊,都说你……那不讲了,你自己说呢?我说,我也不知道,大概师父你那一套我也知道。他说:那当然,我这一套你知道;可是你那一套,我也知道。我说,当然当然,我是你徒弟嘛!我说,我要走了,要到峨嵋山去闭关去了。你要去闭关,几年?三年,闭关完了呢?我说,算不一定做和尚。 你做不成和尚的啦,你做不成和尚的啦!我说,我到峨嵋山闭关。闭关是闭关嘛,做和尚是两回事,你做不成的,就头剃光了都不行的啦!不过我也要闭关了。我问,你闭几年呢?我说,我闭三年,你闭几年?师父。他说:闭九年。我说,师父不要九年啦,同我一样三年,我出关回成都找你,我们再说,再多嘛,六年。他不,九 年。我说,太长了,不好了。我说,你关房在哪里?就在我那个城隍庙里头,我已经弄好了,带我去看,弄个关房。我们普通关房,有个窗子,送饭、送菜、送东 西,下面开一个洞,坐牢啊,闭关就是坐牢。以前有个护关的,把大便小便马桶,拿去倒了,下面一个洞,就送上。他不,弄了一个大柱头圆圈,圆圈空心大柱头, 这一个送饭的要什么,一个条子在柱头一转出来了,东西放上面人就不见。我们那个,还上面有个洞,还可以看看人,眼睛这……他这个关房,自己设计的,下面有个桶,马桶摆在这里转出来。我说,师父啊,你何必?你老人家再修持不需要这样搞的。他说:好,你既然问到,我没有讲过,跟你讲,记住啊,出去参学,出去拜访人家 参学啊,先关后开。我说,什么意思啊?你学了一大堆东西啊,向人家那里学,不要暴露。这等于学密宗的讲,你要变成法器,你要把自己的东西杯子一样,你要去听东西学东西,你要变成这个杯子,把杯子洗得干净,原来东西倒得光光的,人家给你灌什么你才好接受嘛。你们肚子里,自己有一堆茶叶,再叫人家牛奶灌下去, 又不是牛奶又不是茶叶了。同时先关后开,他说,你的心得不讲,先听人家,现在讲,就是绝对客观接受人家的。


然后啊,八个字参禅、成就、成佛:“疑参,破定,执著,起用”。他大概没有跟第二人讲过,只有跟我讲,后来,我也稍稍告诉过袁老师,疑参,破定,参话头是疑嘛,疑了就参,参了,破参开悟了;开悟了把它定住,执著,这个执著,不是执著妄念哦,执著法身、空、境界,光空不行,还要起用。我现在给你们那么解说,我们当年问法谈话哪里像你们这样啰嗦呢,东问西问,只要讲到这里,师父讲八个字,肃然起敬,已经懂了。疑、参、破、定、执著……他也不会写字,就是告诉我,我也没有带笔记,就脑子;回来我就告诉我的老 师袁老师。我没有告诉袁老师我要去闭关,他不知道,光厚师父才知道。袁老问:他怎么跟你讲?我说,他讲八个字。 我们袁老师听了,他有胡子 ,一摸,如来禅,很有道理,如来禅,很有道理。 所以现在几十年以后,想想他老人家真了不起,你不要看这八个字,佛法修持,一切就完了,所以你们统统给你们问的问题总答复。

南禪七日中的光厚和尚 - 十方准提